在教训中清醒


【明慧网2004年3月26日】最近,我市的大法资料点、上网点被邪恶悉数破坏,损失惨重,多位同修被绑架,设备、材料折合人民币加上现金少说也有几十万元,全被洗劫一空。更为严重的是,我们失去了和明慧网的直接联系,在正法洪势迅猛推进、整体形势趋于圆容的关键时刻,中断了大法弟子讲清真相的资料来源,给救度众生、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我们地区的资料都是流离失所的同修负责的。他们自己在形式上要求还是比较严的:保持单线联系;资料点、上网点均分散在不同地方,在家的同修直到资料点被破坏,才知道原来在自己的身边就有资料点。可是常人中的安全方式考虑的再周到,只要心性有漏、整体有漏,抱着不放的执著做正法的事,特别是做大法资料源头工作的事,就免不了被邪恶钻空子。

最初感到资料点、上网点有问题时,是在去年12月份。有的同修写的挺不错的文章被搁置一旁不能及时发给明慧网。到了今年元月份,有个同修才提及资料点、上网点的人中有两对早已陷入了男女私情之中,其中一对已经有了孩子。当时我们也没有把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认识到位,知道流离失所的苦楚,心里面在原谅他们。

恰巧《明慧周刊》上有几篇文章专门谈这方面的事情,特别是明慧编辑部的文章分析的很透彻,要求的很严肃。我只和印资料的同修有点联系,提及一些上网的资料时,才了解一点情况。原来资料点的不协调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后来又听到有几位同修和这两对交流时,气氛非常不好。去谈的同修有些急躁,不够理智,指责的成分多,慈悲不足,效果自然不好。而这两对不但不正视,反而找借口,最后不欢而散。鉴于这种情况,我和同修切磋后认为,应该善意地指出他们的执著。但是在他们陷于情中实在不能自拔时,大法工作一定要绕开他们,要考虑重新组建资料点。

以前同修们都能及时得到大法资料,有时有人谈到做资料同修的辛苦,特别是生活上的清苦和工作上的劳累,心里挺不是滋味。也知道他们工作的性质和重要性。对于他们对情的执著大家都不谈,在知道他们不协调时,也只是给他们提过一些建议,针对个别情况写了一点东西请同修捎去。当时,我们多么希望资料点的同修能认真向内找,赶快提高上来。有了漏洞,不及时修补,不就给了邪恶破坏我们最大借口了吗?而我们这一地区的正法形势正处在轰轰烈烈、大有席卷邪恶、直捣邪恶窝点之势,同修们的配合也很默契。

那时,了解一些内情的同修都在担心我们的资料点上网点能不能正常运作——他们的作用太大了,邪恶呢,它们不清楚资料点的作用吗?它们太想破坏资料点了。有了漏洞,邪恶怎么能轻易放手呢?正在同修们协调一致,准备再一次揭露邪恶时(我们已经成功地在一个城市大规模地在同一时间内发放真相资料,效果极好),却传来了我们的资料点被破坏的消息,而且几乎是全军覆没,多处资料点上网点同时被抄,同修被绑架。有两个小弟子正念走脱。据说那两对在这事之前已经自动背着手提电脑到别处去做资料了。

痛定思痛,且不说邪恶的这次破坏给我们造成的巨大损失有多大——那是无法估量的,单就我们自身的原因,我们应该认真的反思一下。我没有在资料点工作,也只能就我所了解的一点情况谈一下粗浅的认识,或许能给其他做资料的同修提个醒。

情与寂寞。只有修炼的人才能知道修炼的最大敌人,就是寂寞,那种难耐的寂寞对于一切人心几乎就是一道死关。“高处不胜寒”,越往高处走,越要去掉一些人心与执著,适应那一层次的标准要求。《转法轮》中师父讲“修炼要专一”时,举了一个例子,讲到那几个大觉者,“四、五个人坐在那里边,都静到那种程度,象一潭死水什么都没有,我想感受他们感受不了。……我们一般人想象不到,感觉不到的,完全是无为的,是空的。 ”我们大法修炼者,在常人中修炼,可是对于去执著心来讲,一点都不能含糊的。内心达不到所在境界的纯净,不止是一个静不下来的问题,抓着执著不放,任其发展,是非常危险的。流离失所的同修做资料,他们的环境相对隔离与孤立,环境造成的寂寞相应也比较大,仅有的同修相处所产生的相互依赖并由此产生的情是极不易觉察的。这里不仅是男女私情的问题。这次被绑架的同修中有一对母子(一女同修与一小弟子,年龄相差二十多岁,同为流离失所,遂以母子相称)之间的亲情,也是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滋生的。

修炼是严肃的,该去的执著心不去,肯定会干扰自己。当事人往往又不易觉察,而且又常以“符合常人状态”为自己找借口。师父在国外讲法中,讲到一个和尚救治一头鹿后,与鹿相依而产生情,后来转生成鹿的故事。正法到了今天这一步,一些隐藏很深的、不易觉察的执著都到了该去掉的时候了。对于做资料的同修来讲,执著心越少,越能耐得住寂寞。

对于那两对到处做资料的来讲,也必须正视这一问题,只要修炼,就必须摆正自己的心态,是没有任何理由为自己找借口的。明慧编辑部的文章剖析的相当直白、深刻、透彻了。一定要认真地想想自己,不是说这次没有迫害到自己,自己就没有问题了。站在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同时也为自己负责的角度好好找找自己吧!

学法与向内找。这次资料点被破坏,邪恶是做了充分准备的。邪恶找到线索也正是在资料点个人与整体均出现有漏的情况下。从时间上看,也正是这样。从我有限的接触中,做资料的同修确实存在着学法不足的问题,有时他们自己也谈,学法跟不上,静不下来,一听说做大法的工作才打起精神,也就是为大法的工作再怎么辛苦,怎么累都愿意。可是学法真的静不下来。按一般人的理解,他们的环境比较静,又无外人打扰,应该静得下来的。可是大法修炼是直指人心的,去不掉心中的执著,法理怎么能显现出来呢?尽管有时时间较为充裕,反倒放松了学法,不知不觉中把做工作放在了首位。和他们的接触中,我还发现,向内找的时候少,顶多有时说一句“我也有责任”就敷衍过去了,而说到其他做资料同修的不足时,分析的头头是道。同修的不足能够在资料点上长期存在,是不是每一个同修都或多或少的存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是如何做的呢?同修在一起交流时,谈自己去执著、从而提高上来的太少了,整体上都没有形成向内找的氛围。不然的话,如果大家凡事都能找自己的原因,就不至于出现当别人指出自己的不足时,竟然失去理智的说出“明慧网”也有问题的话了。不是说自己在一两件事情上没有问题就没有问题了,那个心去掉没有,是不是认认真真的找自己了,往往明慧上谈到的问题都带有普遍性,既是大法整体形势体现,又能很理智的从法理上分析大法弟子中存在的在一个时期内带有共性的问题。师父正法是有序的,那么对于整体大法弟子去执著从而圆容一体的安排,也应是有序的。在这一个角度上看,明慧谈到的一些情况,是所有大法弟子都应慎重对待的。对于男女私情问题,不只是做资料的存在这个问题,在家修的存在不存在?有家有室的大法弟子是不是看淡直至完全放得下这些因情而生的执著了呢?向内找不到自己的执著,怎么去掉?学法中又怎么能静得下来?学不好法而去做大法资料源头的工作,存在着多少隐患啊!

基点问题。这个问题明慧上多篇文章都谈到过,谈得很好,很到位。我想说的是,流离失所做资料的同修的基点。不是说,自己流离在外,几乎抛弃了人中应有的一切,而且又全是做的大法的资料工作,自己的基点就是正法修炼的基点了。关键是自己的心中,“执著于自我”的成分有多大。当然,我们修炼的过程是一个逐渐放下自我,达到无私无我的过程。可仍有一个基点问题,是不是在放下自我的过程中做大法的工作。有时是不自觉的加强了自己的执著,或者在旧势力安排的路上随着安排滑了下去。旧势力针对它们所认为的正法的整体方式与个人修炼的一切都做了它们的系统安排,对于流离失所的修炼人,为了考验你的心性,给你安排了一个异性,看你怎么对待?两情相悦,难舍难分,自己还认为是天赐良缘,或者是尽量符合常人状态。殊不知,旧势力已经把你拉下水了。如果你只是认为这是考验自己的心性,一定要守住心性,可能确实也守住了。那么旧势力也不过认为你过了这一关,够个修炼人的标准。而你还是站在为自己的提高而舍弃,还没有完全脱离旧势力的安排。只有完全站在法上,大法造就的生命除了证实法、救度众生外,其余都不去考虑,旧势力就再也抓不住把柄了。心性达到这一步有个过程,停留在一个层次时间过长一点,都可能被邪恶钻空子。正法修炼,时不我待!

基点问题关系重大,不是嘴上说说的。真正站在正法的基点,自然就能做到正念正行。关键是自己的执著过多,又不愿意去,怎么谈也顶多是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正法到了这一步,我们真得抓紧啊!

常人形式的安全问题。此次资料点被破坏,从常人形式上讲,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一次性购买复印纸过多,被邪恶跟踪,因此被长期监视盯梢,逐渐摸清情况造成的。在心性到位的同时,这些方面我们也应引起注意。在资料点被破坏之前,已经有同修发觉有人盯梢。他们只是换了一个地方,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和重视。这就要求彼此的联系要更隐蔽,不能被邪恶顺藤摸瓜。而且资料点的联系和进资料宜相对独立,不能贪图便宜、方便,要从大局、长远着想。还有一个原因,邪恶动用了检测仪器,一个上网点被破坏后,周围的群众说,怪不得这几天有几个人老是拿着个仪器在这里测,还有辆车来回转,原来是在找法轮功啊。关于安全问题,明慧上也做过多次介绍,如何把握好,请做资料的同修慎重考虑。

层次所限,语有不及,请同修指正。也请了解情况的同修做更加深入细致的总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