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宾县大法弟子曲桂珍五次被非法关押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五年来,法轮大法被江××一伙迫害,有多少善良的无辜百姓被迫害致死,有多少大法弟子被逼得有家不能回,有多少亲人遭受着精神折磨。就是因为我坚持信仰“真、善、忍”,向世人讲清真象,先后五次遭到江氏集团的非法关押。

第一次,2000年6月13日,因上访,被关進宾县第二看守所,时间15天,被江直接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罚款2000元人民币,常安大队700元(我们一共三人,每人700元)费用。大队书记郭庆昌、会计范金生、屯长刘颜彬等人没给任何票据,对我家罚款现金700元,我女儿让他们写因为法轮功而罚款,他们写的是陈欠。其实我们从来没有欠过大队一分钱。

第二次,2001年7月20日下午,原常安乡政法书记杨建、张维福(光恩乡转来)、派出所开车临时工司机刘荣,开车闯入我家,他们利用欺骗手段,要《转法轮》看看,被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伎俩。杨建使个眼色,同伙开始抢书。因当时屋里有两个同修,我在另一同修的配合下,终于把《转法轮》抢了回来。我郑重的告诉他们,这本书使多少人受益,医院治不好的病,都在大法中得到康复,这本书比人的生命都值钱,有多少钱没有缘份得不到,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亲身受益,我有责任把事实真象告诉你们,不能让你们在不知真象的情况下,对大法犯罪。我说,你们闯入百姓家中抢书,虽然受江指使,不情愿的,你们也是做着伤天害理的坏事,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你们不能利用人民给的权力来迫害无辜的好人,大法书是让我们做好人,这本书是我的私有财产,我不同意给,你们就是抢,你们××党的干部赶上土匪了,党的章程哪条规定到百姓家中抢东西?!他们三人无话可说,灰溜溜走了。

第二天2001年7月21日上午,原常安乡政法书记杨建带领政府工作人员凑了一车人,原派出所所长张旭东、民警刘守发、张忠福等人怒气冲冲到我家强行绑架,将67岁母亲推倒在地,女儿前去阻拦,问为什么,他们说不出理由,说没你事,女儿边掉泪边用凳子阻拦。我让她放下凳子,不要这样对待他们,他们是在无知中造业,看着也怪可怜的。派出所张旭东、张忠福等四五个人连拖再拽,张旭东腰扭伤了,围观的人议论纷纷说:报应!大白天到人家抓人,不就炼炼功吗?真无聊!僵持了半天,张忠福说:抬也得抬走。给他们怎么善意的去讲,他们也听不進去。这时我家的门外门里站满了人。望着那些政府的工作人员和民警,我在想:你们真可悲又可怜,坏人坏事不抓,只抓法轮功,听信江的密令乱抓无辜,你们的良心何在呀!我说:你们放开我!我整理一下衣服,梳梳头后被强行绑架,将我非法拘留一个月,家人找人提前10天释放,还上交公安局300元钱(每天30元)费用。

第三次是在2001年11月30日,我履行宪法赋予我们的公民权利進京上访,当时邪恶铺天盖地,天安门警察好象都在给江××站岗放哨。我走近金水桥,眼望着中国首都的天安门,我的心象刀割一样。中国有着上下五千年的文明,人民竟找不到一处讲真话的地方,真是可悲呀!这时迎面围过两个警察问我:知不知道法轮功,你到天安门干啥来了?我回答:我就是学法轮功的,到天安门正法来了。边说边从裤脚里拽出写好的横幅打开,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警察问我写的什么,我又喊一遍。其中一名警察要捂我的嘴,我对他说:孩子,你还年轻,不要做迫害好人的坏事,法轮功根本不象电视说的那样,法轮大法要求做的是好人,炼功人处处为别人着想,那么迫害好人的人不就是坏人吗?自古以来,善恶有报,要为自己的生命永远着想啊!他连连点头没有捂我的嘴。不到五分钟我被押到一个屋子里,不一会关進几十人,真是五湖四海,不同阶层。恶警不让去厕所,打开电冷风吹,不让我们自由说话,还搜身照相。有名男大法弟子不照,恶警打他嘴巴、薅头发,将头发拽下一大绺。恶警逼我们报出自己的姓名、住址,让各省、地驻京办事处的工作人员认自己地方的人。我们大法弟子自己受尽折磨,不愿牵扯别人,坚持不报姓名、住址,并要求无条件释放。晚上我们被送進各拘留所强行拘留。我问警察为什么要拘留这么多无辜好人?他们说:找江去,是它下的密令,你去告去,这是江的天下。说着,抠起十指强行按手印,拘留,编号:14366.12月1日,我开始绝食抗议,3天后警察利用最残酷的手段,灌食插管不拔,说什么只要不吃饭就得带管,否则再灌你遭罪。其实灌食是最残忍的一种迫害手段,四五个恶警将我拖到一间大屋子里,据同修说,前几天就在那屋子里被灌食迫害死一名大法弟子。恶警将我戴上背铐,按倒在地,進行野蛮的强行灌食,嘴上还说:再不老实给你扒裤子。我喊流氓!卑鄙!我挣扎着,嘴角流出了血水,胶皮管子从我的右鼻孔插入嗓子插到胃里,上下活动。我不配合,咬住管子。它们骗我说:不插了,松开。我信以为真,松开了管子,它们还是插个不停,胃粘液流了满身,那种痛苦,简直用语言难以表达。灌完后,它们把我拖回监号的水泥地上。晚上大法弟子(医生)见我呼吸困难,将管子拔出,却遭到了号头几人的毒打(打耳光)。第二天又把我拖出监号,继续灌食(带管、背铐同时進行)。不知是插管插的,还是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在家刚过例假,又流下鲜血,自己还不能自理,让犯人护理,脏兮兮的,真是度日如年。绝食5天,插管24小时,背铐48小时,我始终没报地址姓名。13天被无条件释放。分文没有的我要了1.2元钱,买了一元钱的站台票上了火车。上车后同列车长说明没钱回哈站请帮忙。他说:只能坐到沈阳站。晚一点半到了沈阳,肚子没食,又没钱坐车,等到晚一点半才坐上一列条件较差的火车。10多点钟到达哈站,没想到出站口还有一道关,经检查没票被带進屋里,搜身看到底有没有钱。我说:我决不会骗你们的,你们看我的站台票,还是要的钱,我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你们放我走吧,也是积了功德了。他们上下打量了一下说:可能是炼法轮功的。我回答:炼法轮功的到处都有,他们都是好人,包括你们的亲人也有学的。他们看了看我说:快走吧!

第四次是在2002年1月12日,迫害仍在继续,原乡政法书记杨建、派出所原指导员凡洪彬、张忠福等人,跳大门将我绑架,将师父讲法带拿走,强行将我拽上警车。当时就我一人在家,我丈夫回家后去政府找杨建,他却推托责任回答:我不管。我丈夫说:你闯入我家抓人,你怎么说不管?他无言可答。就这样,在家二次遭到绑架。到派出所也没提审,车挑过头来让我上车。我不上,我说:你们太过分了,迫害大法弟子是在犯天大之罪。它们将我拽上警车,我要跳车,指导员凡洪彬说:给他戴上手铐!民警刘守发从兜里掏出手铐。我说:我没犯法,我不戴,手铐应该你先戴上,你们是在执法犯法!我又跟它们讲了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民警刘守发将手铐揣進兜里。我仰面靠在后车座,光着脚,穿着被拖拽时撕坏的裤子,又被关進第二看守所。我想,不能继续承受迫害,于是我绝食抗议。因为这个地方,对法轮功不审不问,推進去少说15天拘留,可能劳教、判刑。面对狱医,我给他讲真象。他说:在哪个地方见过你。我说:缘份吧,如果咱在外地相见,老乡,得相当亲热,可在这邪恶的地方,你却在迫害着我。我们大法弟子做的是好人,就是说句真话向世人揭露谎言才被迫害的,我们没有罪,不要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我们是受害者,劝你们不要给江××当权小人去卖命了。当大法昭雪的那一天,谁做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坏事,都要偿还的,而且还要加倍的还。这时插管到了我号,狱医带着身边几个人(二看烧锅炉的),还有管教(后勤的),谁也不肯帮忙,有的说手没劲,插不進去,将我放回监号。邪恶的薛管教(女)第二次提我出去灌食,狱医无可奈何,插管一下子好象上不来气了,急忙将管子拔出,嘴里冒出粘粘的血水,我睁眼看看不能吐地上,别人还得扫,叫别人拿来手纸吐在纸上。有个人小声说:还是炼功人啊,处处为别人着想,在痛苦的时刻还想着别人!另一人(烧锅炉的)说:我让她喝吧。就这样,边往嘴角倒边用纸擦,我一点也没喝,他们第二次保护了大法弟子。第二天,我们三名女大法弟子一行被送入大狱。我们不配合邪恶,不背监规,不穿马夹。下午一点多钟,610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提审我们三人,强行给我们戴上手铐脚镣。问我们为什么要绝食,我说:我们没有说话的地方,把我们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迫害成这个样子,只有绝食抗议,才能使你们警醒!他们没话可说,同另一人说:让他们回去吧!于是提审当天被释放,9天时间被勒索人民币200元(二看8天100元,大狱1天100元)。

第五次是在2002年4月12日早,我还没起床,原派出所所长张旭东、刘守发、张忠福等人便闯入我家,骗我丈夫劝我到派出所说几句话就回来。我丈夫说:今天要扒房子,不能去,没时间。他们装出了对我们关心的假象,同我丈夫唠起了盖房子的事。我丈夫上了他们的当,劝我,又给我穿鞋,又找衣服,无奈何上了车。到了派出所,所长张旭东就变了样,到我跟前将我戴的法轮章抢走。民警刘守发问我:你起早干啥去了?我回答说:“你明知我在家刚要起床,我丈夫还在家,你若不信你去问他。”不一会,我丈夫進来了,我说:他们给我栽赃陷害,问我干啥去了!我丈夫向他解释。他不好意思的说:我顺便问问。我说:你们警察就可以随便栽赃陷害无辜吗?这时,他们正琢磨吃什么饭,让我在里边小屋呆着。我没有听他的,正念闯出派出所,过了一年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的艰苦生活。

我们大法弟子只是受尽了折磨,但我们问心无愧,我们大法弟子最担心的是那些受江蒙骗的政府工作人员和公安干警。2004年3月份,我看电视《方圆之间》节目,联防队打死小偷都违法,都将法律制裁,何况江下密令迫害死900多名大法修炼者。有的被拘留、劳教、判刑,有的被送進精神病院,有的女大法弟子被恶警、犯人强奸。谁在违反宪法,一清二楚。大法弟子为了宇宙的真理,为了呼唤众生心中的善念,在邪恶迫害中大义凛然,宁死不屈。而那个一手遮天,利用手中的权力镇压人民,已经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的当权小人,岂能代表政府、代表国家?经过文革的人都知道,文革结束后立即一一清算,打人受罚,杀人还命,分毫不差。“四人帮”时期也是中央有领导下令,屠杀天安门请愿的群众,杀人者都被标榜为英雄,奖金、提拔,红极一时。可仅一年的时间之后,就被绳之以法,并没有因为他们是执行中央领导人的命令而得到丝毫宽容。我善良的同胞们:在这历史的特殊时期,我们要摆放好自己的生命位置,当法轮大法昭雪那一天,当我们面对良知和历史时,我们敢说一句自己在法轮功问题上问心无愧的话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强权者虽然能暂时封住知情者的嘴,却抹煞不了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打人凶手等待的将是无休止的在层层灭尽的痛苦中偿还它们所干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