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赤山监狱奴工劳役 肖慧生、肖志强遭非人折磨

大法弟子身受残酷迫害 仍不忘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4年6月5日】被劫持在湖南赤山监狱的大法弟子肖慧生和肖志强因抵制监狱恶警的无理奴役,遭到恶警的非人折磨。

大法弟子肖慧生,衡阳人,医生、20多岁、未婚、身材瘦小,性格文静。肖慧生于2001年底被劫持到赤山监狱五监区。管教办主任黎飞文和教育干事何勇,安排肖慧生每天要穿三千粒彩灯泡。中队长齐志刚看他干了几天,就召来犯人陈明:“明天起要他完成三千五百粒。”他本已力不从心,第二天他只好尽最大努力干,想尽量赶头班(晚上收工时,按先后分成一、二、三班回监房休息,谁先干完就先下班,头班车一般是七、八点)回监房炼功。这样又干了三天,他几乎支持不住。没想到齐志刚、黎飞文又找到他谈话:“你这几天表现很好,认罪服法的态度还可以,从明天起,每天要完成四千粒。”肖慧生一下子惊醒了:“我干不了这么多。”黎飞文说:“你要想清楚,抗拒改造,就是对抗政府、对抗人民。等待你的是严厉的惩罚,这些天你看到那些‘反改造分子'的下场了吧,他们再顽抗就送禁闭室、严管队,那里就是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齐志刚说:“这样你先穿四千粒,坚持几天就会适应的,试一试吧?”肖慧生没做声。这时犯人陈明一把扯走肖慧生,威胁说:“小杂种,你没吃过苦头吧,劳改队共产党的手段你还没领教过吧!老实告诉你,你穿四千粒也是暂时的,还有五千、六千在等着你,你不穿,有种?只要你立得过政府的刑具,比你强壮十倍的犯人都挺不住,你这小粒子不熬死才怪呢!干部讲了,整死你们炼法轮功的都算你自杀,你死了还不如一条狗。认清形势老实干,干不完你等着看家伙!”肖慧生心想要抵制这种没完没了的劳务迫害。

正在这时大法弟子肖志强从教育科分到了五监区(2002年2月)。肖志强,60多岁,湘潭人,当过中学校长,湘潭市煤炭公司劳动服务公司经理等职,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判刑三年。肖慧生、肖志强为了抵制这种没完没了的劳务迫害,第二天一早,肖志强搬条凳子索性到墙角上去了,肖慧生则轻轻走到车间大门口,盘腿打坐炼功,值班干部马上带着三个犯人冲上去,他们嫌手打不过瘾,干脆用穿皮鞋的脚猛踩猛踢。肖慧生闭着眼睛,手脚怎么也扯不开。犯人陈明在干部授意下,把他拖往管教办公室,在水泥地上肖慧生被擦得血肉模糊,手脚被拖开后,肖慧生仰面躺在办公室门口,陈明又当着干部的面猛踩他肚子。只听“哇”的一声,水、饭菜从他口里被踩了出来。黎飞文等人看了,也不制止,默许陈明等犯人打累了不想再打了,又下令把“二肖”各吊在一个篮球架子上,两手向两边扯开高高吊紧,脚尖着地。犯人们都知道这种刑罚是最痛苦最难熬的,许多犯人一般都在一、二天内受不了。大法弟子不只是遭受被吊铐的痛苦,还要被坏人毒打,犯人陈明、耿涛等人在恶警的授意下,象疯狗一样对“二肖”拳打脚踢。每天晚上解下来时,他们全身伤痛、内脏都痛不可忍。二人绝水绝食抗议,但仍天天被拖出来吊起,仍天天被拳打脚踢,“二肖”轻轻的背《论语》、《洪吟》,又招来一顿暴打,二人仍坚持背。

这一次他俩连续被吊铐、毒打了十多天,每时每刻撕心裂肺的疼痛。他们天天背大法,最后一天肖慧生昏迷过去,等醒来时已经被解下来了,原来他们发现肖慧生昏死过去了,害怕担责任,不敢再行恶了。以后就没吊了,也不再逼他们出工。

黎飞文等人给“二肖”每人安排了两个干不了多少活的年老有病的犯人同住一室,日夜监视,黎飞文交待这些监控犯人:“不准他二人在一起说话,不准他们炼功,不准他们离开宿舍区(宿舍区大约50米X100米大小),不准他们和别的犯人谈论法轮功情况,要完全孤立他们……”

过了一段时间,干警颜晓明、黎飞文又把“二肖”拖出来出工干活。手段还是和上次一样,“反正不能让法轮功份子过轻松日子”。只是吊铐的地点改在车间的窗户上。“二肖”不去车间,黎飞文就交代:“他们自己不走路上班,就拖”。犯人陈明就带两个犯人天天把肖慧生在监舍到车间的马路上拖出去拖回来,“二肖”又绝水绝食抗议,自前一次迫害以来,“二肖”这次抗议中明显感到体力比上次更虚弱了,楼上中队的吴指导员见肖志强年纪大了,动了一点良心,就要犯人别拖他,用装垃圾的斗车把他装出去装回来,有个犯人见斗车很脏,就垫了一块塑料布,老肖告诉他“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修炼真善忍,谢谢你的同情,你未来会有福报的。”该犯人说:“老肖啊,虽然我们是刑事犯,与你们相处半年了,大部分都知道你们大法弟子为人是最好的,这帮杂种怎么不早点死?!”老肖含笑着说到:“他们这样害我,我没有希望他们早点死,仍然善意的希望他们从政府的欺骗与高压中觉悟过来,分清好坏,珍惜大法,了解真象,从罪恶中走向善良与正义,同样有幸福未来。”该犯人眼睛都湿了:“大法真的好!如果我以前学了你们的大法,就不会犯罪坐牢了。”老肖向他合十:“恶有恶报,邪恶的迫害不会长久,你一定会有堂堂正正修炼大法的一天。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有机会给你背师父的经文。”该犯人慌忙摆手:“现在不行,让干部知道了,他们会打死我的,我余刑只有两年了,我出去以后再学,那时他们管我不了,我一个人在家里暗中学,我会去找你们的功友学。”老肖鼓励他:“这样也好,千万要坚定信念,电视里对法轮功全是诬陷、造谣,你千万信不得,你一信它就会跟着它起来仇恨大法。”犯人说:“XX党的把戏骗不了我,十年牢狱中,共产党当年夺取政权时,是要向资本家争取八小时工作制,可现在呢?他们监狱管理局的告示是八小时/天,星期日休息,不得刑具逼迫。可事实上你看到了……XX党阴一套、阳一套的做法肯定也会用在你们法轮功身上。我一看就明白。不光是我,稍微有点脑筋的犯人和你们住到一起,不要十天时间就会发现大法弟子是好人,政府是搞假的……干部过来了,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