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学法想到的


【明慧网2004年6月7日】这些日子因为改字,我把以前的大法书都找出来了,今天刚改完《法轮大法义解》,学了两遍,收获很大。当看到师父说长春地区同修的背书热、“我们有能力的、年富力强的,除了年岁大的、记忆力不好的,都要把这书背一背”“可是有许多地区,很多学员都背得非常熟。人家学习的时候根本都不用书,都背着念”时,对我震动很大。我们经过这场魔难才真正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才去背书,其实师父早就要求我们背书了!真痛悔当初没听师父的话,如果我们中国大陆的同修当初都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的我们怎么做,都把大法书背下来,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还至于在迫害到来的时候不知所措吗?还至于在被抓、被打、被上酷刑时想不起师父和大法,只知道“妈呀,妈呀”的受罪吗?一部分学员也不至于或多或少的走弯路了。可是我们无法再使时光倒流,重新来一遍,好在一切还没有结束,慈悲的师父还在等待着,我们还有背书的机会,那么,海内外的同修们,不要再靠了,抓紧时间吧。

关于背书,明慧刊登了许多同修的宝贵经验,我也简单介绍一点,我为了加深印象,每背完一段就把这段默写下来,把整本《转法轮》默写完一遍后,再通背第二遍时就快很多了,有时间的同修不妨试试。我这里主要说一下关于老年同修的背书问题。我觉得我们老年同修不要被常人的观念障碍住,师父说“得法即是神”嘛,当然由于文化水平低,老年同修对法的理解能力可能与年轻人有差异,但我们也有优势,我们比年轻人有时间,只要横下一条心,下一番工夫,我们老年同修也是可以背书的。

举个例子,我母亲学大法前不识字,是大法的神奇使她能通读大法,只是读的慢,特别是心性不好的时候,有的字明明以前念过、认识的,就是想不起来。像这种情况要让她整段整段的背下来很困难,所以她就一句一句的背,背过这句再背下一句,第一讲还没有背完自己就感觉很不一样了,像是大法在脑子里充实着(其实背过书的同修都有这种感觉)。当然贵在坚持,不要嫌慢,严格要求自己,抓紧一切时间,等背下第一遍再背第二遍时就容易的多了,以后会越背越快。

我觉得我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特别是经历着这场迫害,我们对师父和大法的认识应该有很深的理解了,作为大法弟子连大法都记不住,实在不应该,最起码我们都应该把《转法轮》背下来,对我们个人修炼提高和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是有很大帮助的。

以前我炼功非常懒,背书之后不知不觉就严格要求自己起床炼功。在这场迫害中,我的父母也是几進几出,再加上自身的不足,周围的环境搞的很紧张,连邻居都会成为邪恶的眼线,特别是我父亲被非法劳教以后,母亲的怕心起的很厉害,有许多次她半夜起来打坐,都会听到有脚步声走到我家门口就停住了,第二天早晨会看到门口有一堆烟把儿或鞋底带的泥土。有近两年的时间没敢出去做一次真象,偶尔出门办事跟人家讲的时候,还得东张西望,先看看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然后再压低声音或干脆趴在对方的耳朵上说。后来父亲回来了,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加强了学法,同时也重视发正念,现在母亲发真象小册子都会面对面的给,也和同修一起骑着自行车走很远的路走村串户讲真象,沿途挂条幅、贴不干胶、写标语。虽然不如其他同修做的多做的好,怕心也还有,但与过去前怕狼后怕虎、拘拘束束的状态相比,已经有很大的差别了。

所以我在这里向我们老年同修提一个倡议,师父千辛万苦的才找到我们,我们千辛万苦的才走進大法,不要因为旧势力非常差的安排,影响了我们精進的步伐,师父说“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梅 元曲》)“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

另外我还有这样一个建议,我知道有好多同修早就已经在这样做了,就是我们要把在家庭中或在社会上单纯做体力劳动的时间利用起来。通常在走路或干活时脑子闲下来什么也不想的时候非常少,多数都是被常人的杂念所占据,那么这个时候最好在心里反复背诵我们能记住的师父讲法,哪怕只有几句(当然会背的越多越好),或者默念发正念口诀,特别是在中国大陆的农村,人们是看着日头劳作的,农忙时只要天一亮就得下地干活,太阳落山了才回家,还得做家务、喂牲畜,的确很忙,这样的话要把白天的时间利用好,可把当天要背的法抄在一张小纸片上揣在兜里,干活休息时拿出来看上一两眼就能背很长时间。当然即使这样做了,有很多乌七八糟的思想念头或想入非非还是会不自觉的反映出来,那没关系,一旦意识到了,立刻发正念解体它,坚持这样做下去的话,我们的思想会越来越纯净,每一思每一念都在同化大法。只要心在法上,师父会时刻看护、提醒弟子精進,我想我们每一位同修都应该有这样的感受: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希望我们所有的同修都能做到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不要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殷切期望。最后,让我们以师父《洪吟二》中的诗共勉:

精進正悟

学法不怠变在其中
坚信不动果正莲成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