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轮大法创造无数生命奇迹的理解


【明慧网2004年7月1日】在我刚得法后不久,我读到一篇北京学员的心得体会,她在得法之前患有严重的肾病,被西医诊断为“尿毒症晚期”,求遍京城“名医”、“偏方”,最后还是被西医判了死刑,最多活半年,医生告诉她“除非用血液透析取代肾的功能,排除体内废物,否则很快会因体内废物聚集而中毒死亡”,血液透析费用昂贵,每年要花十几万元,她的家人去祈求她的工作单位给予资助,但是她的单位不是一个大企业,没有能力每年支付十几万来维持一个“废人”的生命,就这样她被推回家等死,万念俱灰。读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她曾是我参与医治的一个病人,她的心得中也提到我曾经所在的医院,她深褐色病态的脸、无望的眼睛还有她的家人痛苦低泣、哀求医务人员救她一命的情景都浮现在我的眼前,无助和无奈使我加深了当时的记忆,是她!我也想起来她的名字,难道她还活着?我非常吃惊,她也修炼法轮大法吗?我刚刚得法,老师讲的法理以及大法造就的奇迹对我的冲击力是可想而知,只是没有想到在我的身边就会有一个神迹。

这位同修在心得中说,在她天天卧床计算着还能活几天的时候,她的一个亲戚给她送来了一本《转法轮》,她流着泪读完这本书,万分庆幸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够闻到佛法,能够知道人为什么要活着、人为什么这么苦,“朝闻道,夕可死”,她觉得人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第二天她就下床去找炼功点,希望在有限的生命时间内尽可能多同化“真、善、忍”,她告别了所有的中药、西药,学法、炼功、修心很快使病怏怏的她变成为一个面色红润、精神勃勃的健康人,一下子她就象年轻了十几岁,她说她发自内心地感谢医院和单位把她推回家,她才有缘得大法。医院判的死期早就过去了,医生们说肾脏不起作用的她会因中毒而死,她不仅活着,她的生命在宇宙大法佛光的沐浴下越来越纯净、越来越长久。

我流泪了,我感到了伟大佛法的慈悲,老师在《转法轮》中说:“我们把修炼的人看得是最珍贵的”,“人在这个空间要能够返上来,道家炼功讲返本归真,他要有修炼的心,就是佛性出来了,把这颗心看得最珍贵,人们就会帮他。人在这么苦的环境下还没有迷失,还要往回返,所以人就会帮他,什么都可以帮他。”现代科学对一个病入膏肓的人只能无奈地判她的死刑,操纵整个社会的金钱至上又将她拒之门外,可是慈悲的大觉者来救度她,替她承担业力,再在她的身上下上光焰无际的法轮,又一个准备去见死神、满身业力的人走上了返本归真的路。

我的专业是肾脏病学,现在的科学教我的是这样一个概念:人的肾脏失去排废物的功能后,生命就不保了除非用机器代替。这位同修的心得帮助我進一步去除骨子里的观念,不仅仅是对一个问题的思索,而是对真理、真正的科学的思考。

现在的科学把人的每一个脏器都解剖了,结构似乎尽在眼底了,每一个脏器的功能也似乎都了如指掌了,甚至对每一个脏器的组织、细胞、分子都在大规模的研究中了,一个“专家”可能一辈子都在研究一个脏器中的某种细胞里的一个小蛋白质、小基因,他们认为这种科学方式会解开生命之迷,可是在大觉者眼里,就象看人在土堆里钻来钻去一样可怜,老师在《在悉尼讲法》中说:“现在的实证科学发展的形式非常笨、非常缓慢。真正的像盲人摸象一样,他认识不到整个宇宙的物质存在的形式,认识不到宇宙特性的存在。那么他摸到一点就认为是全部。他们只摸到这个象腿,他说:噢,科学是这样,这就是真正的认识生命、物质的科学。他看不到整个这个象什么样。所以认识不了宇宙是由无数不同时空所构成的,认识不了另外的空间和另外的生命与物质形式的存在,从而被那些头脑简单而又顽固的人统统说是迷信,这是使我们人类道德往下滑的最关键一个原因。”现代科学对生命的研究方式逐渐导致人们连大象腿都看不到了,摸到象腿上的一块皮了就以为抓住救命稻草了。几十年的研究结果并没有改写医学教科书上对大多数疾病对症治疗、减缓死亡進程的治疗方法。对严重病症晚期的病人更是束手无策。

可是在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中,为什么患有白血病、肾功能衰竭、心肺功能衰竭、晚期癌症等绝症的修炼者能够起死回生呢?这些在现代医学看来是丧失重要脏器功能、必死无疑的人怎么会不仅不死反而获得新生呢?这些有“不可逆性损伤”的脏器怎么会恢复功能?李老师在《转法轮》卷二中说“西方的科学走到了极端。”我在自己的层次理解了为什么它会走到极端,现在的科学被自己下的定义和偏曲的经验完全封闭住了,没有人有这样的勇气和见识去怀疑这些定义和定论,比如就这位同修曾经失去功能的肾脏来说,在现代科学病理解剖中用肉眼或者用显微镜看到组织、细胞萎缩、硬化了,没有哪一种药可以使这样一个烂糟糟的肾恢复功能了,这是现代医学的极限了,可是大觉者可以逆转这种“不可能”,在这位修炼者身上发生的奇迹就是明证,那么大觉者是怎样使萎缩的脏器复原的呢?从李老师的法中我们可以理解到不同层次的理。

李老师在欧洲法会上讲法说:“因为这个病不是在常人这个身体最表面得的,它是在最大的分子粒子构成的身体以下的微观粒子层得的。分子有不同微观层次的粒子构成了人的身体,每一层粒子就是一层空间。当然它的空间不是叠起来摆放的,它是小的粒子构成大的粒子,可是那每一层小的粒子那个境界,它就是一层空间。有很多这样的空间,也就是很多病的原因在那里。并不是从表面得的,而反映到皮肉组织表面,这只是一种表面上病的现象而已。”疾病的根源既然在微观,当然它就使得这一层空间的有限的科学鞭长莫及了,现在的科学也试图从分子的微观水平去寻找疾病的原因、从分子水平去治疗疾病,他们也发现了有病的组织在分子这一层已经不正常了,但是比分子更微观的层次如何变化,现代科学是想也不敢想了,因为现代科学对分子这层了解的只是孤立的浅表的皮毛,但是病的原因比分子还要微观,它怎么可能触及得到呢?

大觉者可以把那个微观的病因去掉,因为他的功威力无比,可以打到比疾病病因所存在的空间更微观无数层的空间中。老师说:“其实我告诉大家,这个空间中极微观下,包括那个庞大的弥漫物质,他们都是神”(在欧洲法会上讲法),老师还说:“什么是科学啊?那个佛啊,神啊,掌握的那是最高的科学。他最清楚地认识物质,他在微观下已经能看到物质的一定微观了,也看到宇宙更大物质了。”(《转法轮》卷二)老师在美国讲法中说“大家知道,人是非常低能的,低能到什么程度呢?人要想完成一件事情,做一件事情,得亲自动手动脚,得经过你的体力劳动把它做成。而佛不用,佛只要思想,想就可以。因为佛有许多神通,有许多功能,他自己还有强大的功。那个功的每个微粒都是他本人的形象,那微粒又是由更微粒组成的,都是他的形象。你想想,他一想的时候那个功就出去了。在极微观上都在改变那不同层次的粒子的结构,时间又是用最快空间的时间,瞬间就做成了。佛做事是非常快的,不受我们这个空间和时间的限制。一瞬间他就从最基础上把那个物体改变成别的东西了。这就是佛法神通所起作用的原理。”把一个被现代科学诊为废物的肾脏从微观到宏观修复或再造对大觉者来说就是一瞬间的事,就这么简单。在这个空间再去检查这个肾脏,萎缩和硬化消失了,分子的异常也消失了,一个正常的肾脏恢复了。当然这只是个人能理解到的一个方面,大觉者神圣的功在微观世界里所能做的是用语言无法尽述的。一个人只要想真心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大觉者就可以无条件地帮他,什么都可以帮他。而作为一个常人,一个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去不择手段争取的人、一个只想着自己的人、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就将被人间的理所约束,如果肾脏坏了、心肺衰竭了,那么就性命难保。

希望所有不愿意自欺欺人的人都从法轮大法修炼者中出现的生命奇迹对生命、科学進行理性的思考。完整地通读李老师的《转法轮》以及其他法轮大法的法理书,你就会发现你進入了一个真理的世界。久远的年代早有预言神迹将在人间再现,可是没有想到神迹再现甚至就在身边,在迷中深陷的人已经视而不见了。人是神造的,人的生存环境是宇宙大法造就开创的,人做出来的任何东西如果偏离了神规范人的道德行为、生存方式,离开了神这个基点,面临人的就是死胡同,不存在科学、正见。

(原载正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