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法 换新颜(图)


【明慧网2004年7月11日】四年多前的我,抽烟、喝酒、打牌、炒股票样样来,满脸倦容,那时有朋友看到我护照上的照片,还以为我是黑道大哥呢……,如今我衣着光鲜神采奕奕,虽然已年近五十但是看起来还不到四十岁哩。

年轻时我在台北补习班教过书,当过外务,也自己开过贸易公司,开过补习班,拉拉杂杂做了一堆,但是奔波到最后却是一身空。甚至是已经订了婚,不知道那天才有钱可以把太太娶回家。

某次在与朋友聚会中,恰巧有从事重机械相关行业的朋友,不经意提出要我去经营重机械材料买卖。我开店后,原来当地有的一家店又碰巧收掉了,我成了独门独市,因此生意真是随便做就有。虽然那时开店是有赚钱的,可是不知怎么内心却有一股很深很深的失落感,那种完全找不到人生意义与方向的感觉,使得自己只好藉由烟酒与赌博来麻痹自己与耗掉空闲的时间。因此,我的生活慢慢陷入一种连自己都觉得是慢性自杀的状态,抽烟、喝酒、打牌,几乎是每天的例行公事。烟抽到是整箱整箱的买,喝酒也是直接开着小货卡去载,一次就是几十箱搬回家,至于打牌则是一周至少5天以上,每天不到深夜1、2点不会回家!

也因为这样,脾气自然是变得很糟!不但平常对自己家人如此,甚至连对上门来的客户也是如此。那时还记得,自己只要到了吃饭时间若刚好有客户進来买东西,保证就是给一顿气,总认为别人为什么不知道现在是用餐时间,难到不晓得不要来打扰自己吃饭吗?遇到客户非营业时间临时要调货买料,更是爱理不理,完全以自己的情绪来对待客户,一点都不会顾虑到他人的感受!

从小到大,几乎不曾生过病的我,在某次感冒时症状竟然延续了一个多月之久,后才猛然的意识到自己已经年过四十了,可不能再像年轻时那样放纵,得开始保养身体才行。

当时不知怎的,认为保养身体绝不是靠打针吃药或進补,而是要练气功,也知道气功不能随便练,得找到正确的气功才行。公园里那些练气功的,看来看去总是看不到令自己满意或动心的功法。

直到某天早上,平日喜欢去公园跳舞的太太,在回家的路上顺道進去一家书店买些文具,就在结帐时一抬头,视线突然被桌上一张小纸片吸引住了……“法轮功,免费教功!!电话×××××”,那名片般大小的纸张,在那杂乱的柜台上,竟然有如大海报般的显眼!

抄下卡片上的电话号码后,太太一回家就立刻向刚起床的我讲这件事。说也奇怪,平常太太讲什么我总是先听听后过几天才会進一步去思考,这一天却毫不犹豫的就拨了那通电话:“喂!我想了解法轮功……”听到电话那头的陌生人热络的回答:“太好了!今天晚上刚好是我们九天班第一期要开班,请你一定要过来喔!”那天,正是1999年的9月1日,也就是江氏集团刚开始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疯狂邪恶迫害的时候。

高精度图片
学员集体读书学法
高精度图片
晨炼

高精度图片
学员在大礼堂進行心得交流
高精度图片
学员在台南齐白石真品展讲真象

我当时隐约记得不久前电视播过大陆打压法轮功的新闻,心想:只要是中共反对的,要打压的,就反而是好的。为了想進一步了解这个在大陆被倾全国之力打压的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我决定准时参加了第一天的集体看录像学法。

以前,为了透过一些形式上的方式来找出自己人生的方向,有一段期间我曾参与某密宗门派研读经书,后来因为经书实在太艰涩难懂而放弃。因缘际会巧遇法轮大法!正在第一天要去学法前30分钟,家中突然来一通电话,是两年前自己所参与某密宗门派的负责人。他说刚好有新班要开希望我再去学习,由于已答应法轮功的学习班了,我没想太多,也就婉拒该负责人的邀请。

“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第一天学法的时候我被李老师的这句话深深的震撼到!我心想:法轮功已经传出7年多了,世界各地学习的人也相当多,李老师敢讲出这样的话,这可要真有其事才行,这么多年来,也没听说世界上有人对此有意见,反而大家还这么样地去学习,可见老师讲的都是真的!就这样,第二天,第三天,不知不觉就把九天的课程都听完了。

学法回家后,睡觉时就发生了一件怪事!以往除了不生病外也几乎是不做梦的,每天都是一夜好眠。偏偏当晚做了一个怪梦,梦境竟是如此真实且历历在目……只见自己匆匆忙忙的在逃跑,身后是一群身穿某密宗门派服饰的追兵,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出现了一批法轮功学员协助掩护,终于逃过对方的追捕。隔天醒来,直觉梦境与当天所接到的电话是如此相关,这也许就是在考验我的抉择。

在初期炼功自己站桩或盘腿打坐时,由于常因先前的旧伤而痛得哇哇大叫,或是站着站着姿势就严重变形,使得心里也有个障碍不好意思出去参加集体炼功。有一天,不知怎的心血来潮,突然就出去外面炼功点与大伙儿炼功。原本炼功时大家眼睛都是闭上的,谁也不知道谁的动作如何,当在炼到第三套功法结束时在小腹推动法轮动作,有位老学员突然睁开眼睛在看我,发现我把顺时针推动法轮动作做反了,做成是逆时针推动,就当场温和的帮我纠正过来。也因为如此,我才体会到集体炼功的好处。

有天就在炼站桩时,手肘突然感到有东西在前后快速移动,感觉是如此真实与明显。站桩结束后惊讶的发现,原来手肘处在学生时代因打网球受伤的地方,就在折腾了20几年后就这样不药而愈了!再炼下去,腰痛也好了,身体又回复到以往的健康状态与感觉。

至于说到打牌与烟酒,在第一次上完九天班后,就把打牌戒掉了!连带原本玩股票的习惯也改了。

以往没学法前也都知道抽烟不好,但想戒又戒不了,强迫要戒时瘾头一来,就像吸毒的人一样全身发抖,做啥事都提不起劲,因此就一次一次戒却又一次一次失败。就在学法7个月后某一天早晨醒来,突然闻到烟味就想吐,甚至严重到店门口有人抽烟,自己人在店内已经开始反胃了,直到现在虽然不再呕吐,但也不会再想抽了,抽烟的不良习惯就这样戒掉了!

对于酒,除了瘾头外,总想用喝喝酒可活活血的歪理由来安慰自己,一直也都戒不了。自从炼了法轮功后,自省如果哪天还在那儿喝到烂醉,这可不就给大法抹黑吗?不行!我一定要戒!就这样,我把酒真的就戒了。

记得第一次参加九天学法炼功班的第五天,那天早上七点左右,一位王姓常客由于机器技术上的问题紧急来找我处理。他刚到店门口看到我时,满脸惊讶的说:“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是不是昨晚没睡觉啊?以前若要找你,不到九点是看不到人影的咧!”我说现在清晨四点半就出去炼法轮功了。他眼睛睁得更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这法轮功可真神啦!居然可以让你起得这么早,嘿!你脸上也长出笑容了,不再拉着脸臭臭的啦!”

作为台南县矿油商业同业公会的会员,我们每三个月定期要开一次理监事会议,每次开完会后大伙儿就成群到市上找乐子,不过半夜不醉不归。自从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后,我下定决心断去这一切烂习,我要跟定李老师了。

这一切看在商会理事长石先生的眼里,他赞叹道:“法轮功实在太厉害了!他不但让小甘不再打牌、喝酒、跳舞,也把公会里面这个找乐子的圈圈给瓦解掉,现在每个会员在会后都规规矩矩的回家了。”石理事长为了让大家更進一步了解法轮功,特别在一次会议中拨出半小时来让我介绍大法,就这样,法轮大法的美好在公会间传开了。

我刚得法时就是江氏流氓集团全面疯狂抓捕、镇压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时候,在透过学法炼功后我越加明白这场残酷的迫害是邪恶的、可耻的!一个江氏集团怎么可以动用国家军警、电台等一切人力来残害自己的百姓呢?何况法轮功学员只是一群真正要求自己做好人的善良百姓。

我一定要将江泽民的邪恶告诉全世界的人,将他的邪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于是我开始在网路上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象,我也直接打电话到大陆去,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江氏集团造假的谎言,我还告诉他们罪名昭彰的人权恶棍江泽民及其追随者在多国以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等被起诉。听我讲电话的很多人都是同情法轮功的,他们也知道江泽民干了天下最愚蠢最邪恶的事,最近他们说法轮功快要平反了!

法轮大法是真正的正法,李老师是真正来度人的,所以现在全世界各国都有法轮功学员。由于自己身心的变化实在太大太神奇了,随后,我太太,我母亲,我子女一一跟着来学法,我家成了名符其实的大法家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