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建平县优秀教师李广珍被害死(图)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三日】辽宁省建平县马厂乡中心小学52岁的优秀教师李广珍,其丈夫周喜荣是马厂镇中学英语教师,夫妻二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不法人员抄家、关押、毒打,被勒索罚款。2002年10月份夫妻二人又被公安不法人员绑架关押,2003年3月份二人被非法判刑三年,李广珍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到最后也不能吃东西,骨瘦如柴,于2003年10月份被保外就医,于2004年6月18日不幸离开人世。其丈夫周喜荣目前正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折磨,生命危在旦夕。

李广珍
李广珍

2002年10月22日,周喜荣在老家烧锅营子再次被绑架,当天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又被投入第二看守所,后来又被劫持到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判刑后,被秘密送往锦州监狱,后又被劫持沈阳东陵监狱,被列为重点“看护”起来了,被强制洗脑。周喜荣现在已被迫害得眼睛几乎失明了,耳朵也近失灵,腿部不能走路,情况十分危急。

据报道,建平县朱碌科乡下营子村60岁的法轮功学员蔺志平,因到北京请愿,被非法判刑三年,2002年10月11日被绑架到沈阳大北监狱,11月25日被监狱恶警迫害致死。蔺志平头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断,大北监狱不让家属到跟前看遗体,将遗体火化了。

下面是李广珍生前的自述几年来夫妻二人修炼法轮功的经历,以及在法轮功遭受迫害之后自己所遭受的迫害。

亲身感受法轮大法的神奇

我是一名教师,干了三十多年没落下别的,却落下一身病。结核性胸膜炎、腹膜炎、子宫肌瘤、冠心病、胃溃疡、高血压,做了两次宫外孕手术,术后留下后遗症肠粘连全身浮肿,全身都是结核豆,右腿韧带拉伤,吃什么药都过敏,打什么药都中毒,花了多少钱也治不好,至今单位还有2000元药费单据没报,家里还有2000多元药费单。就在我求生不能、欲死不行的情况下,1994年我修炼了法轮功,听完课后,全身的病没有了,亲身体验到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真正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1999年5月,我骑摩托车上班,与一辆拉砖的大汽车相撞,昏迷了8个小时,头骨塌陷,鲜血直流,肩胛骨撞断,肋骨断了两根,左脚压掉了四个脚趾头,也就是压去了脚的一半,目睹现场的人断言,没有指望了。医生、主任、也下了判决,脚得截肢,胳膊打上支架好了顶多够着脖子。听了“判决”后,我不为所动,决定继续炼功,当天晚上就回家了。我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没讹车主一分钱,更没有给单位找任何麻烦,给国家、车主、个人节省了一大笔钱。

就在我撞车受伤才78天,因出去炼功,国安大队就将我拘留半个月,胡说我“扰乱社会治安”,当时我的左脚还没有完全好,还在化脓。

后来我的脚全好了,既没有截肢,胳膊没有任何残疾,又一次体验到了法轮佛法在我身上的神奇。

发生在1999年之前的迫害

1996年因炼法轮功,我被乡政府,总校调出,到离家有5公里外的小学教学。

1996年9月:县国安大队刘莫选等人和马厂乡派出所所长李光等十几个人,去我家抄家,没有任何证据,把师父像、香炉、香、打坐垫等抄走,还拿去学生交的学费现款980元,又罚款2200元钱,开的白条。

1997年,因为炼法轮功,乡政府下令将我丈夫--中学教师周喜荣开除公职,给半年生活费,每月200元钱。儿子、儿媳受到牵连迫害。

1998年10月,因炼法轮功,我被开除公职,发半年生活费,每月200元钱。

1998年10月,42名因炼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回来后,我和丈夫周喜荣的公职得到恢复。但工资没给补上。

1999年7月20日之后的迫害

99年7月30日因炼功,我们被抄家,录音机、录放机、镜架、香,孩子考学用的歌曲带等被不法人员拿走,我们夫妻被非法逮捕。当时我因公撞伤才78天,脚趾被压掉四个,还在化脓,就被拘留,半个月后写所谓的保证,交了2500元钱保证金(有单据)。

2000年派出所多次进家里骚扰,孩子买的歌曲带被拿去不给。我去儿子家串门,派出所打电话追。有一次去儿子家,半路被截回派出所,又翻包,又问,没有任何他们所认为的“可疑”才放我回家,还必须天天给他们打电话,毫无人身自由可言。

2001年4月因回老家,去山上捡了一份传单放在弟媳家,弟媳家被抄,弟媳顺口说:“大概是我嫂子捡的。弟媳被勒索罚款1000元,我被勒索罚款2000元。”

2001年10月周喜荣正在上课被派出所骗去,说是到敖汉核实材料,结果被非法拘留40天,花了8000元。这一年周喜荣教初三英语,学校和政府升学率发给奖金580元。

2002年4月,派出所把我和4岁的小孙女骗去派出所,不法人员逼着写保证,并且拿我儿子的工职作威胁,要送县洗脑班。我被迫走了,从此以后,流离失所。

2002年10月在一个同修家被绑架。警察把背包里的东西全部拿走,里面有现金2000多元,新买的手机,呼机、牙具等,还非法搜身,强行绑架到车上。恶警们说:“真象当年国民党抓刘胡兰”。

到了拘留所,警察又非法搜身,搜出现金1000多元,等到三四天后才开清单,让签字,清单怎么要也不给,并且拘留50天。因为我在流离失所时传了100本书,就判刑三年,

2002年12月10日,公安局下逮捕令,我没有签字。第二天我被送到第二看守所。到看守所的第三天,本是拘留50天,一个姓杨的副队长让我们签15天的拘留证。我问:那些天算干什么的?杨说:算是办班吧。我说,也没办班,这个字我不签。杨骂骂咧咧的就走了。

不许辩护的开庭审判

2003年3月28日开庭审判的时候,不许说话,不许辩护。恶警没有任何根据,我们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一拳打在我的耳朵上,当时就肿起来了,那时高血压还是190,恶警还狠狠的把我拥得倒退了好几步。判决书上我们也没有签字。

等到执行通知来的时候,不让我们见家人,强行把我们带走,他们让家人给送钱,不让我们带行李,让家人掏钱买行李。警察把我偷偷的送到沈阳大北监狱,到了那里检查身体三项花了150元。

在大北监狱遭折磨生命垂危

在大北监狱的第一天,狱警就将我带去的书搜了出去,就安排着两个犯人看管着。晚上我刚要起来炼功,就上来十几个人,用被子蒙上头就打,打得我不省人事。头脑刚刚清醒过来的时候,听犯人说:整死没关系,她家里没人,她对象也关监狱了,不死就给她扔小号。我头脑清醒就开始背法,后来我被抬到床上。早上五点我被逼着照样出去干活。等警察上班的时候,她们把我骗到二楼,十几个人拳打脚踢的用铁链子铐住我的手,把我绑在铁窗上,用胶带粘住我的嘴,粘上我的眼睛,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最后逼着写不炼,不写就天天整你。最后她们抓住我的手写听政府的话,面对现实。

这时我的病业全反出来了,我要求看病,她们一拖再拖,每天吃饭吐饭,吃菜吐菜,一天三吐,开始还给个脏水桶,往里吐,后来她们把脏水桶藏起来,让我去厕所吐。去厕所吐说是耽误时间,就让我找方便袋,往里吐;她们说有味,就又找一个小桶。

狱警们看我吐的太脏,想让我绝食,就把我的饭勺给扔了,不想让我吃饭。掐我的细粮,想要把我的身体搞垮,后来我一再要求看病,拖了半个月以后,才给我看,检查出了子宫肌瘤、膀胱肿大,做胃透视,要求进一步检查,高血压190,心脏病。就这样我还被迫每天坚持干活,后来监狱打电话给我的家人要钱。7月25日我哥哥和妹妹来给我扔下500元钱,狱警们一拖再拖近两个月,才领我到医大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她们还不相信,又强行到肿瘤医院,检查出的结果比医大的还坏。

狱警们把我弄到犯人医院,连一口热水都没有,仍然看着我不许炼功。专家都说马上手术,监狱当局又非法关押了我26天,其中11天11宿没吃也没喝没睡,最后狱警们怕我死在那里,2003年10月5日同意我“保外就医”出来了。

* * * * * * *

李广珍于2004年6月18日不幸离开人世,丈夫周喜荣在大北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已危在旦夕,家中还剩下一个无依无靠的女儿,靠亲属接济过日子。

=====
沈阳东陵监狱 邮编:110015
接见室电话:(024)24711741转8064
恶警周喜忠(周喜荣的叔伯弟弟),手机为13909810318,住宅:(024)24312442
迫害直接责任人:李荣华、刘维岩

辽宁省建平县公安局电话:区号:0421
局长室 7814424 城镇中队 7813314
办公室 7813186 交通股 7814586
行政股 7813412 值班室 7812240
值班室 7812719 治安管理大队
户政股 7815545 大队长室 7827060
刑警大队长室 7823158 国内安全保卫大队 7813081
教导员室 7827191
办公室 7816516
副局长:潘占先:宅电:7814865,办:7812024
政保科:7813081
政保科科长:姜杰:7814048,刘英选:7815820,手机:13942112945

建平县法院 电话区号:0421
院长室 7822188 立案庭 7815468
政治处 7821230 研究室 7817774
纪检组 7816936 法警大队 7817610
监察室 7821197 值班室 7813432
办公室 7812823 叶柏寿法庭 7820404
法医室 7820280

建平县人民检察院 : 电话区号:0421
检察长室 7814802 公诉科 7813094
7812073 渎职侵权检察科 7814414
7811043 监所检察科 7815057
7811045 控告申诉科、举报投诉中心 7812000
7811931 民行检察科 7819674

建平县马厂镇派出所:767100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