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学员的差距


【明慧网2004年7月14日】有一位老学员,他曾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在迫害开始之前,他用学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把《转法轮》这部法背得如流水一般,非常熟炼。在劳教所时我们在一起,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和邪悟最疯狂的日子里,只要有机会,我们就请他为我们背法,那真是指哪背哪,而且基本上没有漏掉字句的地方,我为他而称奇。正是由于这些老学员在当时恶劣的环境下所发挥的正面作用,才使得我们一批同修在高压面前没有邪悟,也使得很多邪悟了的同修清醒过来。

我98年得法,悟性不高,99年初才出来炼功,步入实修。接着就是“4.25”、“7.20”、上访和劳教,出来后被迫流离失所,投入正法洪流。细想起来,其实根本就没有象老学员那样,有一个扎实学法、炼功、集体熔炼和精進实修的过程,“7.20”后,师父把我们推到了位,而不是修到了位,也正是由于“基本功”的问题,才停留在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性认识上,才在两年劳教期满的最后时刻害怕加期,放不下根本执著,违心的妥协了,记得当时也是这位老学员在严酷的环境下悄声对我说了一句:“一念之差呀!”……。这就是差距。

师父为我们讲过和四五个大道思想联在一起时的那种感受这一段法,那种“静”的状态,完全是“空”的,是“无为”的,非一日之功能达到那种程度的,用人的语言也无法说明。我们有很多老学员是修得非常扎实的,长年的学法修心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无论环境怎么变化,对师父、对大法坚信的这个根本问题解决的很好,反映在平时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象的过程中,反映在平时的言谈举动处理事务中,都是修炼人的那种特有的状态,“心性多高功多高”“这个人功有多高,一眼就看到他的功柱有多高”(《转法轮》)。没有长期的、踏踏实实的实修过程是达不到的,那种慈悲和祥和、那种“纯”和“静”,那种心性和状态是长期扎实地修出来的,装是无法装出来的。

我周围有几位这样的老学员同修,都在政府部门工作,有的还身居要职,迫害之前就是炼功点上学法炼功的带头人,迫害发生后到现在,一直长年不懈坚持讲清真象,周围的环境几年来被他(她)们正的很好,当地政府官员、610头目换了一批又一批,他(她)们讲了一批又一批,同时,他(她)们身体力行,理智、智慧和慈悲地讲真象,处处体现了法轮大法修炼人正的形象,使得很多众生不但明白了真象,有的还走上了修炼道路。当地的正法环境也相对宽松,从没有办过什么班的,就连目前的610主要官员明白了真象后对我们的同修说:“你们真正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而相邻的市区情况就截然不同。

不仅如此,这些老学员还长期支持其他大法的工作,由于修得扎实,几年来一直正念正行,所以也从末遭受过常人式的那些迫害,可是按常人理他(她)们应该是迫害的重点。这里不是说老学员就修得很完美了,没有一点执著了,他(她)们也还存在问题,就是那位背法很熟悉的老学员也是一样,只是在我现在看来,他(她)们的“神体特征”越来越明显了。

和老学员的最大差距就是在学法上的差距。至少读《转法轮》的遍数就没有老学员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一个长年累月不懈的积累,也是一个由人体向神体转化程度的过程,没有捷径可走。前一段时间,我在一次正法活动中受挫,师父又一次慈悲地保护了我,才免于魔难,之后我反复悟道,痛定思过,在同修的帮助下才深深的明白了,其实就是法学的不扎实,修炼基础差。

为了弥补这个“先天不足”,缩小与老学员的差距,尽快的提高上来,我选择了背法这种学法方式,以前也背过几次但最后都放弃了,究其原因还是被自己给障碍住了,什么年龄偏大、记忆力不好、文化程度不高、没有时间等等,其实都是干扰。真正地把这些心放下的时候,横下一条心背法时情景就不一样了,“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师父会为我们重新安排,常人中的那些因素根本就不起作用。

贵在坚持。刚开始背法时的阻力是很大的,除发正念清除外还要找到适合自己特征的一个背法的方法,才能更好地提高背法的效率。比如我是每一个自然段反复通读十数遍,然后再把每一句法的头一个字和标点句号写下来再反复读背,直至背下来再進入下一自然段,背完一节后再把这一节连起来背几遍就基本上行了。背第一遍时可能有漏掉字句或背了后面忘了前面的现象,这是正常的,因为还有第二遍、第三遍…直到完全背下来。这种“笨”办法对我还行,习惯了之后進度也不慢,我现在已背到第五讲了。写出来对中老年有心背法的同修可能有借鉴。其实,《转法轮》我们已经读学了几十遍了、上百遍了、几百遍了,已经非常熟悉了,为什么不更上一层楼,把这部宇宙大法背记下来呢?我曾问过上面提到的那位背法的老学员:你怎么背得如此熟悉得不可思议?他当时回答道:進入到书(法)里面去了,顺着书(法)里面的法理、老师讲法时的神态和语气就能背下来。这还是2000年底的事。

读法和背法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背法也不是目地,是学法深入的一种方式,也适应现在的正法形势,真正的同化大法才是目地。这方面的交流体会文章网上很多,有一位同修这样讲过,如果正法有结束的那一天(当然是肯定的),那么我们的学法、修炼是不是同样有结束的那一天呢?很有道理,而且这一天我们都知道不远了,是到了深入背法的时候了。其实在我周围的同修中,都基本上在背法了,有的同修已背了很多遍数了,写出了很多很好的体会文章。大家都明白,只有扎扎实实地学好法、同化大法,才能够更好地完成救度众生的重任。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再一次为我们慈悲指出:“…要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对我们大陆的每一位弟子都是有很深触动的,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学好法是至关重要的,是做好一切正法工作的基础,“法炼人”的功法一切功、一切状态都来自于法中。

有时我在想:师父安排我们得法较晚的弟子做一些正法的事情,并不是我们有多么大的能力,而是师父要我们在做正法事情的过程中不断发现自己的问题、找出自己的执著,在摔打中有所悟道,尽快地提高上来,缩小与老学员的差距,达到正悟正觉的标准。否则,师父挥手之间正法即可完成。我们可真的是不能再拿师父的慈悲不当回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