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正念理性帮助犯过错误的学员


【明慧网2004年7月17日】最近,在我们江西部分地区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一些曾经被所谓转化过的学员,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做得不对,一方面又有常人心、执著心、怕心。法也在学、书也在看,因为有怕心,有执著,不敢堂堂正正的走证实法的路,既放不下佛,又放不下人。他们到各个地区东串西走,到处游说。说要办企业赚钱将来给大法用,在各地学员中筹款,提出“有钱出钱,没钱出力”。并说什么不用讲真象了,讲真象有国外弟子做就可以了。为了达到筹款目地,个别人还说,同修在这种企业投资了一万元,就可以有一个“万”的功德。着实迷惑了个别很少学法、怕心很重的学员,还真有些人为该“企业”出钱出力呢。他们拿师父《正念除黑手》中“黑手数量很大,在这个空间的形体表现得很小,大的象一枚硬币,小的象钢笔的尖,多数都是钢笔尖大小的。”作为邪悟借口,说什么:我们要从中悟一悟,为什么师父讲硬币和钢笔尖,那不就在点化我们要赚钱给大法用吗?所以我们只需要赚钱将来给国外大法弟子讲真象用就行了。他们还胡说经过他们的手办企业赚来的钱,微观上的物质生命也同化了法,得了救,所用过的纸张,微观上的物质生命也得救了,在企业中干活的常人因此生命也都得救了。

对于这种错误倾向,很多大法弟子都能明辨是非,正念抵制。但是还是有那么极少数学法不深或走出来晚或没做好的学员附和了。

针对这个问题,前段时间,我们地区部分同修,包括我本人都有这样的想法,认为那些人根本就不配是一个大法弟子了,不配再救再要了,离他们远远的。而不是抱着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来对待他们,对待这件事。

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发表之后,我连看了四遍,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促使自己拿笔写出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实际的表现,我看到,有一部份表现得非常的不好。但是大家知道师父是来干什么来了,我在正法这件事情中就是为了救度众生,包括地上的世人,(鼓掌)能救的就是要救。我看问题和大家、和世人不一样。人看到一个人犯了错误简直不可饶恕了,我不这样看问题。我全盘的看一个生命的整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师父还说:“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想落下一个人,所以呢,师父的想法啊往往和你们想的不一样。有的时候你们觉得有些人不可靠、有些人不可度、有些人如何如何,我可不是和你们一样的想法。大家知道,我今天度人的门开得这么大,人类社会众生的工作也就是这样,干什么的都有。每个人我都想度。只要他学了法了,我都想度他,我不想扔下他们。”当我第四遍看法时,这些字眼猛然映入脑际,心中惊呼自己过去的想法、做法偏离了法。

毫无疑问,那些人的做法是错的,限于篇幅,本文不展开论述。本文意在抛砖引玉,探讨如何使那些人及一些—直在家里学法或根本就很少学法、不重视讲清真象的学员走出未来的路。

个人认为:首先我们对待那些“糊涂了的人”的糊涂做法一定要正念抵制,要和善的指出他们的错误,并加以纠正。比如,当他们说要办一个歌舞厅时,有学员就指出,办歌舞厅不符合修炼人的要求,因为迪斯科是带有魔性的,有些歌曲是政治性很强的,他们后来没办歌舞厅。当有学员指出,投资了一万元就有一个“万”的功德,纯属邪说,他们就不承认说过这话了……这些足以说明我们学员的正念能抑制一些不正的因素。只是我们学员的语气不和善,不祥和,没有达到最佳的效果而已。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从每个人做起,真的把我们这个环境啊变得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解体,一切做不好的学员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就会促使他们做好。”

其次,我们要尽量想办法,让所有得了法的人都做好。让那些“糊涂了的人”都明白过来,让那些还在家里看书学法的,甚至已经放弃了的学员重新学法,走上证实法的路。我们有些学员过去有过这样的想法,看到有些学员不知精進,不知机缘难得,你把师父的讲法和资料送给他,他就接,接过去也不抓紧看,一阵没一阵的看看停停。给果有些同修就心灰意冷,惑者不愿送资料去,或者根本就不给他资料,结果导致恶性循环,越不给他资料,他离法越远,越难往回返。师父说:“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当然啦,人类社会毕竟有那么一批世人已经不行了,那就随他去。我今天讲的主要是讲我们大法弟子要做得更好,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第三,由于那些“一会儿明白了,一会儿又糊涂了的人”及走出来晚的和一直没有走出来的学员,常人心重、执著大,在交流时很难听進别人的意见。我曾经和一个私交很好的同修交流时,督促他多学法,做好证实法的三件事时,语言不是那么很恰当,结果引起了他的逆反心理。所以,我们和那些人交流时,心态一定要祥和,要有博大的胸怀,宽容他们、慈悲他们。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这里不是说这些学员不行,我说了,摔了跟头的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不放弃你,你也不能够失去信心,机会还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还没有信心吗?(鼓掌)那么,我们在这个时候作为一直做得很好的学员啊,你们对他们要善意的帮助,不要象对其他学员那样语言上过重呀,有些话无意的说可他会有意的听,所以你要善意的说,告诉他怎么做。当然你别让他察觉出来,察觉出来他觉得你对他又是两样了,他又在心里产生障碍,会造成心理矛盾。我们有些新出来的学员也要注意一些,听听别人的意见是有好处的,修炼嘛,忠言逆耳啊。”

第四,由于这部分人中,有个别人在魔难中没有正念或正念不足,每每关过不去,屡次出卖同修,使本地大法工作遭受了很大损失。过去我们对这些人避之犹嫌不及。现在想来我们的做法离师父的要求和法的要求相差甚远。但是,虽然我们不应抛下他们,在和他们接触、交流时,又必须注意方法,要理智清醒的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避免遭受不应有的损失。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不要担心这个、那个太多,但是大家也要警觉。要考虑到你们要做的事不能叫邪恶先去破坏,大家要考虑这个问题。我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没有怕世人知道的,我们也没有违反法律的事,但是对于邪恶来讲,我们也不给你行恶的机会。对于邪恶来讲,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就是不叫邪恶知道,所以有很多时候大家还真是得注意。不能够没等你做什么事恶人先去了,把坏事干了,那么就给你讲真象、度人造成了麻烦,加大了难度,所以这些事是得重视。”

第五、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自身一定要学好法。因为“法能破—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如果我们自身没修好,法没学好,在常人心、执著心和怕心的作用下,接触那些“糊涂了的人”,不但不能使一切不正的因素解体,反而容易受到干扰。很多同修不愿和那些人接触,有多种原因。其中包括担心自己受干扰和担心不安全。事实上已经有些人受干扰了,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没学好法或思想中离开了法,才被邪恶钻了空子的。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而那些出了安全问题的同修,必定是在某些方面被邪恶抓到了迫害的借口,被抓着了迫害的借口又不知道如何否定它、排斥它,才造成的。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同时呢,有一部分学员,特别是第三部分学员还有一定的业力,所以它们会利用这些东西钻空子。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

个人体悟、层次所限,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