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海外中国人的困惑:剥夺我的护照意味着什么?


【明慧网2004年7月17日】四年前我的护照到期了,按照手续我将过期的护照寄到休斯顿领馆申请延期。不曾想护照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刚开始,在等了一个月还没有得到回复的情况下,我开始打电话去中领馆询问。因为领馆的电话当时对外接通的时间很短,所以在开通的时间段里,总是线路因为很忙而占线。我只好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的拨。等到终于接通了,签证处的工作人员问是我什么事,我告诉她说我的延期护照的申请,等了一个月还没有回音。对方问了我的名字,然后让我等一下。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有了声音,对方带着明显是已经知情但又不愿明说的态度告诉我,我的护照还需要等一等,然后就挂了。

之后我又打了几次电话过去询问,由于每次可能是不同的工作人员,所以每次的表现形式都和第一次一样。给我的感觉是我的护照出了问题,但他们不愿给个明确的交代。

这一拖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我觉得我有必要亲自开车去休斯顿一趟,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预定的那一天,我请了假,一大早从达拉斯出发,驱车开了四个多小时到了休斯顿领馆。说明来意之后,被带進了会客厅。

一位姓徐的领事出来和我见了面,在我一番问讯之后,才知道我的护照被扣原来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功。在给我亮了底之后,这位徐领事开始态度“和善”的给我作起了思想工作。他说他的父母在文革其间也被政府迫害的很厉害,他们当时作为孩子,被迫跟随父母迁居异地。但是,他觉得他不应该恨政府。接着他又提到法轮功,他说法轮功对人民有害,造成1400人死亡;他还说法轮功学员在海外的请愿,让海外的中国机构的官员面子上很难看;其间他还提到他和江泽民有一面之交,觉得他很和善儒雅,云云。

我当时看他表现的一番诚意,也就很诚恳地针对他的看法谈了一些我的想法。首先,1400例的宣传只不过是政府先定性,后舆论造势中所捏造的一个谎言而已。据我的亲身体验和观察,法轮功修炼者都是非常理性和和平的。但就那1400例而言,如果政府有胆量允许第三方做调查和核实的话,是不难验证它的真伪的;法轮功学员在海外的请愿不是因为要和中国政府作对,而是希望政府能尽快意识到这种把亿万和平民众推向对立面打压的做法是非常错误的;让海外的中国人感到难堪的真正原因是政府的这种荒谬的做法,而不应该是将其恶行公诸于世的这种行为本身。

对于江泽民是何许人,我个人当时并不是很了解,所以也没做太多评论。但是几年后的今天,当我越来越多的听到和看到中国的老百姓和国际社会对他在国际交往中的种种丑态,包括当年痛骂香港记者时的蛮横粗暴的言行,还有他出卖国土,生活腐败,专于权术斗争,不关心人民疾苦,大搞个人崇拜的种种行径所表现出的反感和厌恶,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到今天人们已经都心知肚明了。

当时在我给这位领事列举了很多我所了解的法轮功的真象,对方也感到了政府的指控苍白无力,无法站得住脚。所以,他表示希望我把更多的真象情况通过电子邮件寄给他,而且还留给我他的电话。至于我的护照,他表示会向总领事帮我争取一下,然后他就请我先回去了。

但是自从与这位领事会面以后,我就再也无法和他联系上。他也从不回我的电子邮件和电话留言。等我再打电话到签证处,所碰到的情况又和最初一样。我的护照也就这样一扣就是四年。

就我个人而言,所幸的是在护照被扣的时候,我的绿卡当时公司己经快帮我申请下来了,所以我目前还可以在美合法居留。相比而言,一些我所认识的同样修炼法轮功的朋友,他们因为护照被扣却被置于一个非常被动和困难的境地。

四年以来,我虽有合法居留的身份,但是我无法回国看望家人和朋友,无法因公出差,无法出国旅行。

在工作上,因为我所工作的公司是一个跨国企业,有好几次因为工作需要,老板考虑让我去其它国家出差。但最后都因为我护照的问题,让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当我每每向他们解释我的护照被扣这种难以理喻的情况时,他们往往是回以同情和无奈的一笑,好像他们拿中国政府也实在没有办法。

在家庭方面,护照的被扣对我来讲,无疑是成了引发家庭矛盾的导火线。这个消息一传出来,我的不修炼的太太,我国内的父母和我太太的父母都好像一下子被一种无形的压力和恐惧所震慑。

虽经历了不少风浪,但我的父母当时内心的担心和焦虑不用他们多说,我也能感觉到。何况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

我的父母本因我年纪轻轻就来美并学业有成,又很顺利的找到工作而颇感欣慰。而且他们也看到我因为修炼法轮功,人变得更勤快和有责任感,努力遵行良好的生活方式,身体也变得非常健康,所以倍感放心。可是镇压突然开始了,紧接着我的护照这又被扣了,国也回不去了,想必是肯定上了个恐怖的专制政权的黑名单上了。对于两位老人来讲,如何能让他们不担心呢?

在镇压刚刚开始时,海外的政府,媒体包括身在海外的华人,当时所能听到的唯一的声音就是来自大陆媒体的宣传,所以我身边的很多华人朋友也都多多少少听信了政府的宣传,有的甚至也对法轮功带着仇恨的心态。在这样的情势下,尤其在得知我的护照被扣之后,太太的态度也马上出现了180度的变化,由原来挺支持我炼功,变得越来越反对,使得原本平静安定的家庭生活不时会有矛盾发生。

在这种内外交困的环境中,在这种大环境和小环境都充斥着敌意的氛围中,我做为一个对政治运动本无太多体验的人,一下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被一个专制政党所迫害时所面临的艰难处境。

时过境迁,漫长的四年过去了。在法轮功学员不懈的努力下,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大忍已经为越来越多的政府和人们所了解。中国以外的国家,象加拿大,美国等尊重人权的国家都越来越多站出来,谴责这场对一亿善良的人群的迫害。同是一个祖先,同是中国人的台湾,从政府到民间都对法轮功给予大力的支持。镇压让台湾人知道了有这么一种身心修炼方法,继而修者日众,现在已经有几十万人炼法轮功,从教授,律师到老妈妈都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而我的家庭也在几经波折之后,又恢复到了原来的和谐的状态。

但是国内的镇压还在继续着……我的护照还是没有还给我。我还是无法回到那生我养我的土地,去看望我的家人和众多盼望我回去的亲朋好友。

对于政府不给我护照这件事我一直有很多困惑不解的地方。首先扣压我护照,对于政府来讲,是要传达什么意思?要达到什么目地?剥夺我的公民权利?我作为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难道连生存权都没有吗?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就算是我有何过错,有何必要用这种企图置我于困境的做法来对待?我国内的亲人生病需要我回去探望怎么办?

中国政府自称现在的中国是一个法制的国家,现在是“人权的最好时期”。可是从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如何能看到“法制”和“尊重人权”的影子?记得有好几次,我在电话里问领馆工作人员能否给我出示一下他们扣留我护照的书面依据,他们每每都含糊其词,躲躲闪闪。我能体会到他们其实也是觉得“理亏”的。他们说不定自己也知道政府的这种做法其实是很邪恶,很不人道,同时也是非常不讲“法制”的。

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最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就此放弃要回我护照的努力。既然人间有天理公道这个词,我就不应该放弃争取我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最基本的权益的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