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朋友奥列格的调侃和感慨


【明慧网2004年7月17日】奥列格是一位移居美国的俄罗斯小伙子,我们在同一个导师门下攻读博士学位,也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在美国留学,能碰到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国家和民族的学生,大家多半都能友好相处,但一般很难深交,可是我和奥列格的友谊常常让我想起京剧“萧何月下追韩信”中,萧何跋山涉水追上韩信后,道出的那一句感人肺腑的念白:“将军,千不念,万不念,还念你我一见如故,是三生有幸……”

奥列格是十年前随家人从俄罗斯移民到美国的。那年他才十五岁,正是天真不知世事的年纪,应该对共产统治没有多少记忆,可是他却谙熟社会主义经营之道。

有一天我们俩到学校书店买办公器材,在校园里看到一位中国学生正在放置介绍法轮功的展板,就一起凑过去看。

第一张展板上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被殴打的图片集,奥列格笑眯眯地对那位中国学生说:“你们的政府会说你这是泄露国家机密。”第二张展板是海外学员到美国首都华盛顿请愿的照片,奥列格又笑嘻嘻地说:“你们的政府可以宣传说你们是在投靠利用国外势力。”接着他用手摸了一下用透明胶拼接在一起的图片,调侃地说:“还好,一看就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提供的资金做的。”说得我和那位学生都情不自禁地笑起来。不过看到第三张展板时,我们都笑不起来了,我气愤地指着展板上的酷刑图证说:“人都被打成这样了,可是你刚才说的那些骗人的话还真有不少中国人听呢!”因为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的图片集实在太惨烈,奥列格也立即收回了他的嘻笑和调侃,一言不发地和我一同回到实验室。

回到实验室后他对我说:“你知道吗,虽然所有的共产国家打击异议人士时都宣传说他们投靠国外势力,可是这样的宣传在其他国家还不是那么见效,唯独在中国可以煽动很多人。我上大学本科时历史课选修的是中国近代史,我知道从明朝以后中国人就不断受外来民族欺侮,中国人一直有这样的民族感情、民族创伤,所以你们的政府利用这一点,宣传说‘国外势力都是想要欺负我们’,确实能骗倒很多人。”

说实话,我从来不受中国政府煽动民族情结的宣传所蛊惑,可是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会这样盲目的听从中共狭隘的民族主义宣传,没想到我的困惑竟然是被一个学了一点中国历史的俄罗斯学生透彻地解答了。从那以后,奥列格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仅仅是一名聪明过人、擅长做科研的学生,他分析社会问题的清醒和理智让我感到由衷的敬佩。

可能因为小时候在共产国家的生活经历,奥列格对中国问题的关心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有一次,奥列格在浏览网上新闻时,看到一则西方记者采访中国马三家监狱的报道。文章说马三家监狱被法轮功学员称为人间地狱,西方几大媒体闻讯前去采访时,记者对监狱的“焕然一新”感到很可疑,认为马三家一定是为了应付采访更新了设施,遮人耳目。奥列格看完后很激动,对实验室其他学生说:“嗨,这些西方记者只能看出这是假的,可是这些虚假粉饰的背后掩盖的事实到底有多残酷他们都没法去想象!”一边说一边感慨万千地摇着头。

奥列格对共产国家践踏人权、靠谎言维持统治的了解和他当时离开俄罗斯的年龄实在很不相称。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他:“你对共产党残酷迫害无辜的事情怎么会这么了解呢?你们家里有人受到过迫害吗?”

他告诉我说他是由外公外婆带大的,他的外公是前苏联高级知识分子,航空专家,是前苏联最好的理工大学的毕业生。(当时奥列格看到我还不以为然的样子,提醒我说苏联的航空技术可是世界一流的。)

奥列格小时候,他外公的同事们经常到他家里聚会,有时还到附近的小树林散步,大家在一起谈笑风生,可是每次一谈到有人遭到政府迫害时,最后的结局总是在激烈的争论中不欢而散。那些关心受害者的人总是很痛心,觉得政府不对,而其他人则坚持说受迫害的人一定是做了反政府的事,而且一定是极少数人。一直到苏联解体后,很多残酷的事实被揭露出来,那些坚持维护政府的人才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奥列格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对共产政府迫害的手腕和愚民的伎俩当然一清二楚。

我常常想,奥列格的外公和他的同事们真可谓是“谈笑皆鸿儒,往来无白丁”的高级知识分子,可是连他们当中也有很多人因为轻信政府而受欺骗,连朋友的苦心劝告都不听,可见独裁者操纵所有的官方喉舌,不分昼夜、铺天盖地的宣传,加上人们出于对自己民族感情的维护,不愿意相信自己国家的政府真有这么无耻,还真能让诸如“慈父般的斯大林”之类的荒谬谎言诓骗几十年呢!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谨以此文献给在中国国内受到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请你们相信谎言已经不可能长久,有很多明智的人和逐渐清醒的人在关心着你们;谨以此文献给中国大陆所有生活在官方垄断媒体的诽谤和造谣声中的同胞,我希望我的朋友奥列格的经历和他的睿智能启发你们深思明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