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和父母谈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9日】

尊敬的爸、妈:您们好!

我自医院闯出已经半年了,我知道家里非常惦念我们,现在我想告诉您们,我的身体已经康复了,不要再为我担心了。您知道以前我的身体非常不好,没炼功前患有气管炎、心跳过速、咽喉炎、鼻窦炎、肝胆疼痛、两腿无力、脸色枯黄,去医院也治不好,多种方法锻炼也不见效,自从炼了法轮功,全身的病不治自愈,我真真切切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因此我按师父说的做,学法修心做好人,坚持信仰真善忍。

由于大法的神奇,修炼的人越来越多,修者上亿。江××出于妒嫉,99年7月20日在全国范围内公开镇压法轮功,把一个众所公认的好人群体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不法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非法抓捕羁押大法弟子,而被关押的学员面粥咸菜都吃不饱,不写保证书就被酷刑折磨:坐小板凳,长时间不让动,电棍电,吊打,绑死人床,灌盐水,强迫干重活,不让睡觉,不给水喝。我自2000年2月和平上访至今4年多,没在家呆上二个月,一直被关押,身体被迫害得血压高、尿血、脸肿得变了形,多次住院身体状况极差。

4年多的关押迫害,所受的罪数不清,我没告诉二老,是怕您们心疼啊。现在我告诉您我为啥要从医院闯出来,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去年11月3日,我发烧40度,连续输了三天液,仍不退烧,越治身体越坏,全身发麻,舌头发短、发木,说不出话,神智不清,有时失去知觉。矿上610分处和医院联手迫害我,说我是肺癌,不出一个星期就得死。我不明白,得肺癌的人怎么会一个星期就死呢?怎么会全身麻木,腿不能走路,舌头发麻、发短说不出话呢?

当我被妻救出后半个月的时间一直神智不清,整天昏睡,全身的肌肉没知觉,肌肉萎缩,紧接着全身疼痛难忍,过后又出了一身疙瘩,奇痒难耐,尿的尿是桔黄略带红色。看到我被迫害的惨状,妻哭了,而且非常后怕。如果我不闯出来,我早已没命了。

头脑清醒些后,我就又开始学法轮功,身体逐步恢复,现在已经康复了。在医院越治身体越坏,而修大法不用吃药打针,身体却越来越好,您们不感到惊喜吗?不感到大法的神奇吗?是法轮大法又一次救了我的命。我修真善忍做个好人,绝对没有什么错,我没有做任何坏事,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不坑不骗,更没伤害其他人,没做任何犯法的事。而矿上的恶人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不顾国法民怨,在我们出走后,听说家里窗玻璃也砸了,家也抄了,全车间停产派几十人到处抓捕我们,他们这样做是真的在犯法呀。有权的人做了坏事也是坏人,他们这样迫害好人,将来我要起诉他们,为自己讨回公道,为大法讨回公道,这笔帐早晚有一天是要清算的。

现在全世界有六十多个国家上亿的善良人在炼法轮功,为啥在中国不让炼,是因为江××邪恶毒狠。现在江泽民已经被告到联合国、美国、韩国等7国,大审判已为期不远了。所有对好人行恶者,不会有好结果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希望二老明白真象后,再也不要协助坏人找我们转化洗脑。“转化”什么?不就是好人转成坏人吗?这不就不对劲了吗?如果人类这样下去,社会将走向何方,可不可怕?

比如古冶东北区派出所原所长彭敬,在打大法弟子时曾恶狠狠的说:“你知道我们穿这身绿皮衣服的人管干什么的吗?告诉你,江××养着我们这帮子人就是打手,就是土匪!”边说边打,这不就暴露了恶警的邪恶本质吗,他们以耻为荣,不讲道理,执法犯法。其实这些人只为眼前一点小利,而不顾将来会有恶报恶果。

而我们是堂堂正正做好人,做一个完全为别人好的人,大法弟子发传单,讲真象,就是为了让被谎言蒙蔽的人明白事实真象后从而得救。所以您们也不要怕他们,只要您们把我受迫害的事实讲给他们,讲给左邻右舍,他们就会怕您,因为他们干的坏事是见不得人的,嘴上说是执行上边任务,实际上都是为私为己的,怕丢官,怕少开钱。当大家都知道他们的丑事后,他们也就老实了,也就不会再找您们的麻烦了。

希望家里所有的亲人都行动起来告诉人们真象,揭露迫害,减少迫害,一定会得福报的。我们在外边虽然很难,但有功友和素不相识的好人象亲人一样帮我闯难关,我从心里由衷的感谢他们,祝福他们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请二老尽管放心。

最后祝二老身体健康,亲朋好友工作顺利生活幸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