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难和魔难

读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 面对新加坡目前出现的严重干扰,与同修一起学习师父这段特别有针对性的讲法有一些平时不易获得的体悟,写出来与更多的同修一起切磋。

我们每个弟子在修炼前都有生生世世积累的如山的业力和执著,修炼的过程就是在大法高层次法理的指导下,不断消除业力和各种执著心,不断向高层次升华,直至圆满的过程。师父为了让我们能修出来,根据每个弟子的情况和承受能力安排了各自不同的修炼道路,在过关时,只要主意识强,只要正念足,师父就能一点一点的给我们拿下那些执著。但不管是消病业或心性关,都是师父为弟子安排的修炼道路。师父在《转法轮》中称这些过关为‘磨’难,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没有这些磨难你怎么修啊?” 师父在早期的讲法中也多次提到‘魔’难,如《道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 和 《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都是指各种邪魔干扰修炼的情况而不是师父为弟子安排的过关。99年7.20之后,师父在讲法中提到魔难的次数就更多了。

如果没有旧势力的迫害,我们会按着师父安排的这条路一直走下去,直至圆满。但旧势力的参与使情况变得复杂。旧势力为了在这次正法中毁掉它们不想要的生命,安排了这场迫害。为了救度众生,我们开始向世人讲清真象。旧势力当然是想破坏讲真象的,但是直接破坏讲真象是连旧宇宙的理都不允许的,因而旧势力就需要找破坏的借口,它们最经常找到的借口就是利用我们那些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执著或漏。恰恰我们又都是修炼过程中的修炼人,还有许多没有去掉的常人心,在面对被邪恶宣传严重毒害的世人时,讲真象第一线的情况常常非常严峻。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那些尚未修去的争斗心、显示心常常不是被抑制,而是更加膨胀。加上我们常常忙着做事,而忽视了学法,就会导致思想和行为明显偏离法的情况发生,使得邪恶的干扰乘虚而入,如果我们这时又没有有效的发正念清除干扰,久而久之魔难就会发生。

魔难发生时的确能使我们看到一些平时忽视了的执著心,看到了就要认真的看自己修自己,坚决的将其去除,而不是以正法修炼为借口来掩盖个人修炼中的问题。但暴露我们的执著并不构成邪恶迫害的理由,我们更不能有魔难能帮助我们修炼的糊涂想法。作为法轮大法这一门的弟子,我们的修炼就是要逐步去除各种执著心,达到高层次的要求,但这些从一开始就是由师父管着的,由师父安排引导的,在修炼过程中我们只要不偏离这条路,就一定能功成圆满。通过魔难修去执著不是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修去执著的目地也不是为了更好的讲真象,如果不是旧势力安排的这场迫害,我们的修炼甚至并不包括讲真象的内容。

我们有些同修在魔难中没能走过来,是因为错误的把魔难当成了磨难,没有理智、清醒的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能坚定的走回师父为我们安排的那条修炼之路。魔难发生时,在严峻的考验下,在各种各样的压力下,特别是在对大法造成损失的愧疚中,我们难免会陷入深深的自责,或带有某种情绪的向内找,或简单的想让个人承担一切委屈和损失来保全大局,这都是用常人的观念对待修炼中的问题。这种行为和想法所表现的实际是软弱和游移,而不是坚定和坚强,是对修炼的敷衍了事,而不是对自己、对同修和对大法真正的负责,结果只能是对旧势力的姑息、纵容和配合,给迫害造成更多的借口。

修炼是严肃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必须以法为基点。如果我们只是追求常人观念的对法负责,或表面上的向内找,而偏离了大法的内涵,我们可能找不到师父要我们修去的真正执著,而是陷入常人式的自省自责,就有可能在魔难中偏离了师父原本为我们安排的路。这是我们处于魔难中的同修和整体要特别注意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