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夜哭郎(上)


【明慧网2004年7月20日】根据《明慧网》报道的真实故事改编。

人物:(按出场顺序排列)
女儿:(10岁左右,学生)
夜哭郎:(男孩,奶名命根子,半岁左右,可用塑料娃娃代替)
妻:(农家妇女,30多岁,疲惫)
夫:(农民,30多岁)
大法弟子:(男,农民,30多岁)
电棍:(恶警一,男,30岁左右,体瘦,衣稍肥)
手铐:(恶警二,男,30岁左右,体胖,衣稍紧)

台景:代表屋里墙壁的景板上,左边挂一串红辣椒,右边挂两个玉米,中间稍低处贴一幅吉祥画。景板前面是一张桌子,桌子两边各放一把椅子。稍前面靠一侧的一个景板,代表农家屋子的后墙,以不影响观众视线为宜。

女儿身背鼓囊囊书包在紧挨桌子的景板后面上场:趁天还没黑,俺赶紧写作业,要不俺那宝贝弟弟一哭起来呀,俺就写不成啦。
说完女儿坐在桌子的左侧开始写作业。

(布景投影:夜,乌云,弯月隐约可见。)

半岁男孩儿的异样哭声。
女儿停止写作业面对观众:这不,说来就来了吧,俺家的小喇叭现在开始广播啦。
伴随男孩儿异样的哭声,妻抱男孩儿上场:俺家好不容易要了个二胎指标,生了个宝贝儿子,命根子一样,谁成想,自从生下来啊,就是个夜哭郎,夜夜哭个不停,这半年来折腾的俺呀,30岁刚出头就变成好像40岁的人啦,俺这命根子可真成了要命的根子啦。

男孩异样的哭声,写作业的女儿用手指堵住耳孔,头像拨浪鼓似的摇着。(哭声停,女儿就写作业,哭声起,女儿就用手指堵住耳孔,摇头)

妻:俺给命根子看了很多医生,花了很多钱,跑了很多冤枉路,愣是没治好。这不,朱砂用上了,说是镇惊,熊胆也用上了,说是壮胆,可就是不管用,命根子还是夜夜哭个不停。别的孩子哭啊是合着眼哭,俺这命根子哭啊是瞪着眼哭,死瞪着一个地方,好像那地方有东西吓唬他似的。俺这命根子一哭呀,好像揪俺的心一样,这可怎么好呀?

男孩儿异样的哭声。

妻:他爹,快来抱会儿咱命根子,让俺也歇会儿。

夫哎得一声上场,抱过命根子。妻坐在桌子的另一头。

夫:俺这命根子可真淘气,长大了俺一准揍他一顿,出出这口气。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大家评评这个理儿,命根子哭俺有什么过呀?打也打不得,骂他也不懂,讲道理他也不明白呀。嗨,怪就怪那些个医生,到医院里呀,又是抽血,又是化验,又是B超,又是透视,钱花得不老少,楞是没治好。都说现代医学越来越发达,可怎么连小孩儿的哭都治不好哩?嗨!

男孩儿异样的哭声。女儿又用手指堵住耳孔。

夫:本来呀,他姐的学习挺好的,俺这命根子一哭啊,他姐晚上睡不好觉,上课打瞌睡,学习成绩也落下来啦。

妻:让你抱会儿吧,发这么一大堆牢骚,还是让俺抱,你睡吧。
夫:昨个俺先睡,今个你先睡,要不也不公平啊。
妻:还是你先睡吧,你明个还干活哩,俺怎么也是舍命陪命根子啦。
夫把孩子递给妻:他娘,那俺就不客气了。把咱的隔音室拿来,让俺也睡个安生觉。
妻:啥隔音室呀,不就是堵耳孔的棉花球吗?
夫:这就是咱家特殊时期的隔音室,没有这个呀,还真睡不安生。
女儿:爹,俺也要隔音室。
夫:俺倒给忘了,隔音室在俺兜里呢。
夫从衣兜里掏出两个棉球递给女儿,又掏出两个棉球塞进自己耳孔,然后爬在桌上睡觉。女儿也用棉球堵住耳孔爬在桌子上睡觉。

男孩儿异样的哭声又起。

妻:这都大半夜了,俺这命根子也不知道累,嗨!越是深更半夜俺这命根子哭的越凶。
男孩儿异样的哭声。妻给孩子擦汗:看,哭的汗都出来了。
伴随男孩异样的哭声,一个30岁模样的农民走到代表屋后墙的景板那儿,四周环顾,然后工工整整的在景板上写上“法轮大法好”几个鲜艳的大字。“法轮大法好”几个字刚写好,男孩儿的哭声嘎然而止。写字的人退场。

妻显出惊讶的神色:今个怪事了,过去命根子这会儿哭的正欢哩,今个怎么就不哭了呢?别不是闹其它的事吧?(妻着急的摇着孩子)命根子你哭呀,你哭呀,你可别吓俺呀。
妻用手在孩子鼻子那试试,松了一口气:出气还挺匀实哩,是睡着了,睡得还挺香呢。俺把他放下,也缓缓劲。
妻到景板后面把孩子放下又上场:命根子不哭了,安生了,可俺倒睡不着了。孩子哭的俺头蒙脑胀的,俺到外面透透空气去。

妻走到代表后墙的景板那,看到“法轮大法好”几个醒目大字,显出惊讶神色:这是啥时写上的呀?还有漆味哩,肯定是刚写上的。要说这炼法轮功的呀,可都是好人哪。俺村炼法轮功的呀,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不偷不抢,不争不吵,净吃亏让人,还做好事。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得罪上边那个主了,这么好的人也要挨整。要说也真不容易啊,他们白天干活,这黑灯半夜的还要发传单,写标语,抓住了还要罚款判刑的,俺真为他们担心那。这法轮大法好可谁都知道,这写在墙上和不写在墙上又怎么样哩?这肯定是不一样,要不人家怎么冒险还写哩。哎!俺想起来了,俺那命根子停止哭的时候,肯定就是这几个字写上的时候。(恍然大悟状)哎呀!说不定这“法轮大法好”几个字还能治俺命根子的夜哭症哩,也真奇了,俺赶紧把这事告诉他爹去。

妻向屋里喊:他爹,你快出来。
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丈夫没有反应。
妻:嗨!俺给忘了,他爹还在隔音室里呢,俺去把他揪出来。
妻来到桌子那将丈夫推醒,又把他耳孔的棉球拿出来:他爹,快从隔音室里出来吧。
夫揉揉眼:他娘,该换班了?
妻:不用换班了,咱命根子的夜哭症好了。
夫抠抠耳孔,显出惊讶神色:他娘,命根子的夜哭症是怎么好的?
妻拉着丈夫:到外面看看就知道了。
妻拉着丈夫出去,女儿也醒过来:他们出去也不叫俺一声,俺去看看他们搞什么名堂。
女儿蹑手蹑脚走到门口,偷偷向外瞧着,侧耳倾听。
妻拉着丈夫来到写着“法轮大法好”几个字前面:就这几个字把咱命根子的夜哭症给治好了。多少医生都没有治好咱命根子的夜哭症,可这几个字写在咱墙上,咱命根子的夜哭症立马就好了,你说奇也不奇?
夫:俺在法轮功传单上看到念法轮大法好就能治病,谁知道写在墙上也能治病哩。
妻:咱村的刘大妈得了胃癌,医院都判了死刑,就是念“法轮大法好”给念好了,俺当时说给你听你还不信。
夫:这事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谁信呀?今天俺是真信了,俺也要念法轮大法好啦!

妻:他爹,你说这江泽民本事大呢,还是法轮功师父本事大?
夫:要说治病,这法轮功师父比江泽民本事可大多啦,这法轮功弟子在墙上写上“法轮大法好”几个字就能把咱命根子的病给治好了,念“法轮大法好”就能治了刘大妈的癌症。你别看江泽民平时神气活现的,他怎么也治不了癌症,在治病上江泽民可差远去了。可江泽民有军队,有警察,有电台,有电视台,有报纸,在这上面江泽民要强得多。
妻:你是净和稀泥,谁也不想得罪。要俺说呀,法轮功师父比江泽民本事可大多了,法轮功师父不用露面就能把咱命根子的病给治好了,还能把刘大妈的癌症治好,这有多大本事啊。要俺说呀,这会儿法轮功师父是让着江泽民的,到时候一定能治得了它,法轮功传单上说:善恶有报终有时。
夫:都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俺看你这次见识也不短啦。

妻:你过去说过法轮功是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要俺现在看呀,保不定法轮功是大腿呢。
夫:过去咱没经这事咱不是不清楚吗?(丈夫指着“法轮大法好”几个字)把这几个字给俺看好了,谁动俺跟谁拼命。
女儿突然出现在父母面前:你们刚才说得俺都听见了,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要是学校再让俺揭法轮功标语俺可不干了。
妻:好象是有人来了,咱们还是先到家里去吧。
三个人躲到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景板后面。

“电棍”和“手铐”同时上场。(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