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市沂水镇洗脑班残暴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明慧网2004年7月21日】2000年2月份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沂水镇大规模的迫害大法弟子,先后绑架了20多名大法弟子,集中关押在沂水镇城郊派出所的南院(原计生办的家属院)暴力迫害。

原沂水镇政法委书记何法江和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李宏伟,从十三个村、街中分别调出二、三个打手,每晚由在镇政委工作的主任轮流带班,主任怎样下令折磨,打手就怎样执行。总指挥是何法江,轮流带值班的主任是李宏伟、王建军、马兴峰、康传杰、庄××、刘成前、于勇等。跟值班的有茶庵街的李树军、刘本强;阳西街的李忠德、杨××;南关的韩立波;阳东街的安玉东;七里的郭春建。其中打人最凶狠的是李宏伟、王建军、刘成前、于勇、郭春建。其次是李树军、康传杰。

以下是沂水镇邪恶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的几个实例。

1、大法弟子张军娥因长期被逼坐在雪地里,被冻的闹肚子,王建军却不让她上厕所,张军娥爬起来往厕所跑,王建军硬是跟在后边追。当快抓到张军娥时,张军娥已憋不住,随即大便,王建军无奈才往回走。张军娥来月经时,李宏伟也不放过她,鲜血染红了地上的白雪,李宏伟硬是逼她坐在雪地里。

2、大法弟子苏莉被李宏伟用手铐吊在树上,脚尖离地,然后李宏伟用我们洗脚盆从下水道里舀出脏水浇到苏莉头上,一直灌到脚。

3、大法弟子苏纪香见苏莉被迫害,立即上前去保护,却被李宏伟用橡皮棍毒打,打昏后再用凉水泼醒,连续打了好几个来回,用凉水泼了好几次,正月的天气还是寒风刺骨的,苏纪香的棉衣、棉裤从里到外全湿透。此时正是夜半十二点以后,直到李宏伟打够了,一看不行了,才将苏纪香送到医院抢救。到医院一检查,苏纪香的全身已成了黑紫色,苏莉的双手也被手铐深深地勒進肉里,双手当时失去了知觉。

4、徐家洼村大法学员梁桂贞被七里片凶手郭春建拉出毒打,用拳、掌猛打头部、脸部,用脚狠踢腰、脊、腿等处,被打得惨叫不停。那一夜满身伤痕,痛得她一夜没合眼。

5、梁桂贞的婆婆得知儿媳被恶人残暴毒打后,饭都咽不下,便找李宏伟评理,质问她儿媳犯了什么罪,凭什么把人打成这样?李宏伟明知理亏却气急败坏的打110,要无辜拘留这位60多岁的老人。

李宏伟等人的暴行激怒了善良的乡亲,众乡亲出面与警察评理说:“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的是李宏伟这帮打人凶手。”警察见状赶紧开车跑了。

6、大法弟子田付奎被李宏伟一顿毒打后,李宏伟还不甘心,便用手机命令镇综治办、司法所、办事处及各街道的治保人员全部到洗脑班紧急集合。人到齐后,李宏伟命令一部份人看着其他大法弟子,挑出七、八个打人凶狠的打手,把田付奎单独扭到派出所办公室毒打,几个打手有的扭胳膊,有的揪头发,李宏伟一边骂一边朝田付奎的裆部猛踢,随后又命令打手往死打。

几名打手便一拥而上,拳打脚踢。田付奎实在无法承受暴徒的袭击后,发出悲惨的叫声:“打死人啦,打死人啦!”

听到这样的惨叫声,其他大法弟子不顾街道治保人员的阻拦跑出去救田付奎。多亏善良的派出所民警听到惨叫声后急忙前去制止。但李宏伟不但不听,还说:“不关你的事,你少管闲事。”

民警正义告诫李宏伟:“闹出人命谁负责,你愿打我不管,但不许在派出所办公室里打。”恶徒李宏伟无理,只得退回关押大法弟子的小院子里。

7、大法弟子陈允峰因善言劝说李宏伟不要再行凶,李宏伟便强制陈允峰坐在齐腰深的脏水坑里,并用臭泥抹在陈允峰的脸上,还用各种脏话侮辱他。然后李宏伟再次来到田付奎跟前,让田付奎坐在地上、双腿伸直,然后找来方凳骑在田付奎的腿上,李宏伟坐在方凳上,脱下自己脚上的鞋抽打田付奎的面部;再用烟头烧;拔眼睫毛、眉毛和头发,折磨到深夜两点多才罢手。

8、大法弟子丁西香被李宏伟照头一凳子,当场昏倒在地,李宏伟扬言说:“打死白死,打死也没有找狗皮的。”当大法弟子高玉梅把丁西香唤醒时,丁西香的头上已鼓起鸭蛋大小的血包。李宏伟还不罢手,端起一茶缸热水,狠狠的砸向丁西香的头顶,大血包被砸破,满脸是鲜血。

9、原沂水镇政法委书记何法江是指使李宏伟等恶人行凶的主凶。何法江还不解恨,便想出更狠毒的点子。2000年的七八月份是最热的时候,何法江强迫所有大法弟子(包括伤痕累累的)到沂水镇自己办的三十亩地植物示范园,奴役劳动除草,顶着炎炎烈日,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中午可回洗脑班吃一顿饭。

10、大法弟子苏莉因不愿配合他们的迫害,又被李宏伟用铁皮舀子毒打面部,只打得面目皆非、两眼青肿、嘴肿得牙缝都不能张开。李宏伟还不解恨,又用树条猛抽她的背部,还厚颜无耻地说:“苏莉怎么变成大熊猫了。”

11、大法弟子杨金生60多岁了,李宏伟还不放过他,李宏伟叫杨金生和李学名两人头对头、面对面站好,双手臂平举,然后把两人的头上放上砖头。

不法人员使用肉体上的折磨和精神的摧残都达不到目地时,李宏伟气急败坏的指使李建军,用大法弟子吃饭喝水时用的缸子和水桶到厕所里舀出大便和尿搅和得稀薄,涂扫在大法弟子的房间地面上,臭气弥漫了整个小院。大法弟子张培芬和陈允峰身上还被溅上尿汤,整个房间泼成了水牢,连被褥都湿了。

夏天是蚊子最疯狂的季节,何法江却命令手下人将纱门、纱窗全部拆掉,让蚊子叮。大法弟子炼功打坐时,何法江命令所有的值班人员提水往大法弟子身上泼,何法江和李宏伟还用扫帚苗戳大法弟子的鼻子,把学员的鼻子戳出了血。

迫害的实例太多了,几天几夜也说不完。从1999年7月份到2000年的9月份,沂水镇先后办了九次洗脑班,每次都是疯狂的迫害,每个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受到各种毒打折磨,每次都向每一位大法弟子勒索500元、750元、3000元、4200元不等的罚金。大法弟子孔宪臻家被罚得倾家荡产,女儿虽然学习成绩很好却因无钱而被迫辍学。恶人明目张胆的扬言:“把这些炼功人罚得分文没有了,看看还炼不炼。”

沂水镇2000年2月这次被绑架迫害的大法弟子有:阳西街的王永东、孙庆香、田付奎、王丽红、向桂英,阳东街的丁西香、等等,茶庵街的苏纪香、刘明海、李明艳、苏莉、陈允峰、杨金生、李纪珍、闫培广、陈允明、李冠英,南关街的刘乃刚、李艳龄、高玉梅、刘清芬,徐家洼的梁桂贞、孔宪臻,七里的赵柯贵、张军娥,贺庄的张培芬。

被不法人员何法江、李宏伟等邪恶之徒迫害的不只是沂水镇大法弟子,包括各乡镇及县市的,都受到肉体折磨、精神摧残及经济上的敲诈。邪恶之徒叫嚣:“对法轮功学员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不为过,即使打死人也没罪,反而有功。”只有在江××集团的授意下,这伙歹徒才敢这样践踏法律、践踏人权、为所欲为。

善恶有报是天理,等到报应那一天后悔就完了。在此,我们真诚的奉劝那些至今还不计后果,死心塌地的为江××集团充当迫害工具的人,赶快醒悟,停止一切迫害,为自己留一个未来,并挽回自己在盲从中所干的错事。

敬请善良的人们看到此文后,要分清善恶、明辨是非。切莫被江氏集团的欺世谎言所迷惑,只有向善的路越走越宽。


========
山东省沂水县讲清真象电话号码

李明成 杨庄司法所长 13188715656
何茂贞 官庄司法所长 13854909824
袁伟封 夏蔚司法所长 13953997351
马德吉 院东头司法所长 13589669680
刘 军 崔家峪司法所长 13954475652
公 伟 沂水镇法律服务所长 13864909424
王增升 龙家圈法律服务所长 13969999388
张德胜 道托法律服务所长 13854993345
王升见 高桥法律服务所长 13355026339
郝苗青 马站法律服务所长 13573923744
纪玉强 沙沟法律服务所长 13575997358
贾立福 四十里法律服务所长 13954945488
武玉华 许家湖法律服务所长 13053951185
张玉东 姚店子法律服务所长 13053979594
张廷华 高庄法律服务所长 13854912445
赵响应 泉庄法律服务所长 13589673406
刘桂胜 诸葛司法所长 2753807
鞠永旺 圈里司法所长 13869927737
刘光明 司法局秘书 13665497296
笺明峰 黄山法律服务所长 13864914840

恶徒何法江现已调离龙家圈乡;恶徒李宏伟被调到临沂防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