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法小弟子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7月24日】我是一个湖南小弟子,今年刚刚初中毕业。三个月前,我还是一个胆小怕事、正念不足的弟子。我小学时就得了法,可是由于自己怕心太重,一直都在家中偷偷的炼,不敢同别人讲。在别人看来,我与普通的同学差不多,惟一的区别便是比别人老实一点。直到上小学六年级,发生了“自焚”等一系列诬陷法轮功事件,天塌了下来。有同学曾看见我与爷爷奶奶在炼功点上炼过功,于是在一天,班里签名抵制大法时,他便高声大叫,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的脸便红到了脖子根,出于怕心,我违心地签下了名。从那以后,我一直将这件事埋在心中。学法炼功也不太积极,认为自己干脆算了,就这个样子等到“平反”算了。就这样我从小学升入了初中。在师父一次又一次的点化和妈妈的帮助下,我没有振作起来,在老师和同学面前也是一样。

可是到了初三,一件又一件事使我惊醒了,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成立;36名西人学员来天安门证实大法……,更多的是比我小的大法小弟子们证实大法的事迹影响到了我。于是我走入了证实法的行列。我开始向同学们讲清真象。

我们班的同学们性格不一,爱好也不同。但看过诬蔑大法的电影后,对“法轮功”这个词存有不小偏见。我就从发起这场迫害讲起,许多同学明白了真象,但我也确实碰到了许多“硬钉子”。

我们班上有一个同学,物理成绩好,逻辑思维能力强,当我向他讲起江××如何坏时,他还能接受,法轮功教人向善,他能理解。有一天我给他看《正见周刊》,里面涉及到一些常人默念“法轮大法好”出现的奇迹、和一些炼功人修炼祛病的神奇事件。他说:他的父亲看了以后哈哈大笑,说这简直不可能,我说:这是真的。他说:要是气功这么好,那要医院干啥?我说:气功不是“药”,他对人有心性要求的,你如果抱着一颗想治病的心去炼功,那当然不会起作用。他还是不相信,也不想听了。我当时想:算了,他已经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但是我心里依然很难受。不知道是否应继续讲下去。

有一次,我在乘公交车,碰见一个小学老师,我向她说起法轮功,她说:法轮功,那离我太遥远了。于是我向她讲了一些真象,由于时间短暂,我只得向她告别。

“太遥远”这似乎已经成了许多同学的特点。他们的眼中只有“追星”、“成绩”、“网吧”等一系列现在变异社会的东西。他们已经被旧势力的所谓“社会主义文化”灌输下渐渐迷失了“真、善、忍”,至少我看见的同学是这样。但我知道,这便是我要破除的魔障。于是我将每一期的《正见周刊》、《明慧周刊》看完,用嘴去讲。我坚持每天做好三件事,渐渐地,全班同学几乎都知道了这个法轮功,老师也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一百多天的时间过去了,尽管只有几十个同学了解了真象,但是在高中,我将会继续下去。

最后,希望许多像我这样年龄的小弟子们走出来,多讲真象,记得我曾经做过两次梦:一个是在自己重新开始修炼时做的梦,梦见自己坐在一条路上,看着道上的人们一个又一个从我身旁走过,最后我终于站了起来,迈步向前,当时我真想哭;另一个梦是我梦见在夜里,月亮不见了,变成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门,在天幕上格外耀眼。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点化我,让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