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悉尼明慧学校扩大招生、走向社会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4年7月24日】2001年3月,在各位同修的大力支持下,我们悉尼开办了明慧学校。三年来,风风雨雨经历了许多考验。由原来的十多个学生增加到现在的80多名,现有七个中文班,另加一个西人中文成人班,5个绘画班,2个舞蹈班和1个声乐班。并向当地教育部正式注册成为社区文化语言学校。

为了進一步向社会讲清真象,让更多的华人了解法轮大法,今年1月份,我们在大纪元时报上刊登广告,扩大招生和招聘老师。当时反映非常好,每周都收到7-8个电话,平均每周都有3个学生报名入学,有一次一天报名入学八个学生。当家长报名时,我们首先向他们介绍学校情况,带他们去参观每个班级,并告诉他们这个学校的特点就是让孩子们保持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注重德育的教育。在人类道德日益下滑的今天,家长们也非常担心他们的孩子变坏,当听到我们用真、善、忍来教育孩子,都十分感兴趣,再从教育的角度向家长讲静坐,气功对幼儿发育的好处,因为两年前澳洲教育界在许多杂志上刊登这方面的文章,并转发各幼儿园。最后告诉他们我们这儿很多孩子炼法轮功,告诉他们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四.二五中南海事件,自焚真象等。走时再送光盘给他们。大多数家长都能接受。并告诉家长一切都是自愿,你们小孩要炼功可以早来,不炼功的孩子可在10点半开始。后来有个别家长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小插曲,有一些争议。当时有许多同修送孩子来明慧学校后,就在操场上炼功,有些常人来报名时,一看这情况就拒绝报名,后来我们告诉同修不要在操场上炼功。有的同修就认为应该堂堂正正洪法,通过交流,我们达到了共识,因为澳洲华人社区在邪恶的宣传下,对大法有一定的看法,他们根本不知道真象,在这种情况下要让他们先了解我们,让他们看到这个学校对小孩好,教育质量高,收费低,然后再向他们讲真象,就容易接受。后来我们多次打电话向那位家长解释,告诉她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虽然她再也没有来,但她也没有激烈的反对我们。

在向社会公开招聘教师中,也有一些小故事与大家分享。有一天清晨,一位年轻女教师来应聘,非常有兴趣地看到所有的孩子都在炼功,当我告诉她是炼法轮功时,她的脸色一下发白发青,嘴里不停地说:“他们要杀死这些孩子的……。”我从来没看到一个人听到法轮功三个字会吓成这样,我也呆住了。我一面发正念,一面和她交流,原来她刚刚从中国来,今年19岁,是来澳洲读书的,受到邪恶的宣传,根本不明真象。当我向她解释清楚,并把真象光碟和资料给她时,她十分愿意地接受了,但仍心有余悸地说:“他们会杀死这些孩子吗?”当时我心里很难受——邪恶的宣传毒害了多少世人。

大法弟子讲真象任务是很艰巨的。

还有一个青年男教师前来应聘时,他一来就告诉我,他知道这学校是法轮功办的,并问我为什么法轮功这么有钱,有自己的电台、报纸,是世界上最有钱的组织,并说美国在支持我们、给我们钱。当我告诉他这个学校是我办的,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没有报纸、学校,法轮功只有修炼,他惊呆了,从上到下看了我几遍,嘴里一直说:“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这是真的吗?”我告诉他,美国没有给我一分钱,我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我有自己的生意,我有这个能力来支付,我修大法后,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改变,这完全是出于自愿,并告诉他我们学校有许多法轮功学员作义务教学,所以我们对学生的收费是很低的。相应对教师的工资也是偏低的。他听后十分敬佩我们的奉献精神,尽管工资偏低,欣然接受应聘。

还有一位有经验的女教师,当她了解真象后,接受了我们的应聘,但回家后受家人的压力,丈夫很害怕,不愿意让妻子在这儿教书,她辞退了工作,她家离学校很远,但特地赶到学校,谢谢我们让她有这个机会了解法轮功。她会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并愿意义务为我们上一堂中文课。

在短短几个星期的招聘中,共有61位的常人教师来应聘,都是最近从中国大陆来到澳洲,都不了解大法,通过这次应聘他们都了解了法轮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知道了真象,知道了大法的美好!

明慧学校扩大招生,走向社会,在另一方面也就要求我们在各方面做得更好,如果我们做得好,邪恶就无法钻空子,安全问题:我们开始比较大意。校门口没有门卫,任何人都可以進出,放学时小孩子在停车场上乱跑。现在门口设门卫,放学后学生全部坐在红线之内等待家长来接,小班小孩上厕所有专人接送。

吃食物问题:由于大法弟子之间彼此很熟,家长有时买些东西给其他小孩吃。当常人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在吃一个陌生人的东西时,很不高兴,怕食物里面放毒品,让小孩吃上瘾。为了这个原因,2个常人孩子退学。在澳洲社会,从幼儿园起,我们就必须教育孩子不能和陌生人随便交谈,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道德的败坏,使人与人之间根本不能信任。

教学质量和教师不稳定的问题:常人家长对教育质量要求很高,一学期结束,如果孩子在中文知识上没什么提高就很有意见,由于小小班人数太多,我们没有及时分班造成个别常人孩子没有得到相应的提高。由于大多数教师是大法弟子,而周日洪法活动很多,所以造成教师相对不稳定,这也是常人家长不满意因素之一。有时一下子缺了几个弟子教师。为了使学校能照常上课,我们就延长常人老师的工作时间。再让有能力的弟子教师同时带几个班,从而圆容了教师人手不够的问题。

常人教师埋怨孩子的出勤率的问题:由于大法弟子很忙,大家住得很分散,有时不能及时将小孩送来明慧学校,有的班这周有16个孩子,下周可能只有10个,这样给教学上带来很多不便。开始我们总是抱怨家长,不重视孩子教育。通过学法交流,我们向内找,我们站在家长的角度上为他们着想,其实他们不是不想送孩子来,有时确实有实际困难。后来大家想办法,互相帮助接送。如果那次实在不能来,我们把这周的功课传真给家长,让他们在家中教会孩子,使小弟子能跟上教学進程,家长也尽量保证小孩的出勤率。

出勤率的问题使常人舞蹈老师很难安排舞蹈课程,她很不理解为什么家长这么不重视,她说在其他学校教学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现象。我们就耐心向她解释,進一步讲清真象,为什么小孩不能来上课,因为他们的父母太忙了,他们不是在为自己忙,他们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在讲真象,在救人,在向全世界呼吁停止迫害。因为在中国大法弟子每天都在惨遭酷刑,每天都在死人,谁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在优美的乐曲中翩翩起舞,陶冶情操?她听了深受感动,认为大法弟子是无私的,是伟大的。从此以后,她再也没有埋怨,在技术上更好地配合了。

关于中文课本教材问题:这也是一个争议的问题。有的学员认为我的孩子到明慧学校是来学法的,只要学《转法轮》,不要学常人的东西,要学常人的东西我可以進常人学校。通过学法交流,大家认识到由于孩子出生在海外对中文最基本的句子结构和语感很差,要想扎扎实实的学好中文,还是要从最基本的学起,一定要打好坚实的基础,才能更好的理解法,至于中文课本中一些变异的东西和不符合法理的东西,在教学过程中我们都会舍去,所以明慧学校的中文教学不同于常人的中文教学,课文的选用和教学内容都贯穿着大法的法理,高于常人,是修炼人的道理。师父在美国讲法(第135页)中说:“我告诉你们,我在国外走了许多地方,我都发现这个问题,所以我往往看到我们弟子,我就告诉他,我说一定叫孩子学中文,不能失去你黄种人的那种特点。因为白人世界里没有你,你还要回到黄种人世界,你要是学法理解不了法的真正含义那才是最大的事。”

下面我再谈一点在自己经营的幼儿园内教西人孩子学法的一点体会。起初我在幼儿园只是每天教小孩炼功,用真善忍法理来教导孩子,清理掉幼儿园所有外星人玩具,图片和书籍,不给孩子们看电视,但从来没有想到教西人孩子学法。

一次偶尔的机会,我在幼儿园准备明慧学校教学的《洪吟》和“论语”卡片。一个孩子走过来问我“这是什么”并要我教他。我就用中文教他,谁知孩子越来越多来了一大群。他们读得很准,读了一首又一首,最后他们还一定要读“论语”。我看那太长了,但他们坚持要读“the long one”(长的那篇)。当时我十分激动,我做梦也没想到可以教西人孩子学法。我以为他们不懂,但他们明白的一面很清楚,他们是抢着来得法的。

还有更神奇的事发生了。我教了他们四天,当我把师父的诗“缘”这张卡片拿出来时,还没等我读,两个孩子就认得那个字是读“缘”,还告诉我这张卡片上有两个“缘”字是一样的。我高兴地差点儿跳了起来,他们怎么认字呢?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教他们学法、背《论语》、《洪吟》。

现在大多数孩子都会背“缘”,“圆明”、“助法”、“正大穹”、“无为”、“学大法”、“求正法门”、“天又清”、“真修”、“秋风凉”、“因果“等。有两个孩子可以背“论语”第一段。尽管他们是西人孩子,但他们认识字的速度比明慧学校的小朋友还快。因为明慧是一周一次,我们这里是每天都读。

有时他们在玩玩具,几个人一组,有的孩子脱口而背出“洪吟”。每个人都以能背“洪吟”为荣。

一天一位家长告诉我,在一次生日Party上她的孩子突然站起来当众背诵《洪吟》。虽然家长不知道孩子说的什么,但是她非常自豪她的孩子这样做。

有一次我坐在办公室里,为一件什么事发愁。一个孩子走过来对我用中文说,“处处修心性”。我恍然大悟,师父在用孩子的嘴在点化我。

现在我们每天下午炼功,唱“法轮大法好”,学法,一共25分钟,有时还完不了,每个人都要站到前面来背《洪吟》。有时我不在,他们还一定要我补上,还问今天你为什么不教《洪吟》?

通过这件事对我启发很大,我们一定要放下自己的观念,不能按照老观念办事。孩子们人的一面不清楚,但明白的一面知道。

最后以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来结束全文,“当然呢,办明慧学校是了不起的。既然办起来了我希望大家越办越好,越办越大,越办越多。对于众生来讲是福份,对邪恶来讲那就是在清除它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