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李桂芳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25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大法弟子李桂芳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被多次抄家、三次拘留、两次教养、开除公职、党籍,被敲诈勒索。

李桂芳在没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多病一直不见好转,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处处按真善忍做人,却遭到非人折磨。

在99年7-20以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利用广播、电视、电台、报纸等所有宣传舆论工具攻击、谩骂、诬蔑法轮功师父。在整个宣传中,全是造假的欺骗和谎言。李桂芳凭着自己的良知和对大法的坚信,按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去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就被警察劫持绑架,不允许上访。李桂芳说:“上访是公民的权利,怎么能不让上访呢?电视上的对于法轮功的诋毁宣传全是假的,我们是亲身受益者,是来说句真话的,怎么能不让呢?”

警察说:“为法轮功上访,上边有令,不允许!”就把她们拉到天安门派出所。两小时后,驻京办的警察去接,一進屋就气呼呼的说:你们都来干啥?大过年的也不让我们过好年!”

李桂芳说:“大过年的谁都想和家人团聚,几千里路谁也不想来,这么好的功法遭到蒙冤,师父被诬蔑,我们都是受益者,怎么能在家过好年呢!法轮功从92年传出到现在,已有7年时间,没有一个来北京的,都按照功法的要求好好做人,谁来北京干什么!”

那位警察说:“就你说这话,都应该枪毙你!”李桂芳说:“我是在告诉你真象!”

到了办事处,警察搜净了李身上带的钱和物,然后把她非法拘禁起来,什么也不让干。几天后,单位领导和佳木斯市向阳分局警察将李桂芳带回佳木斯前進分局,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不写就投入看守所关押,当时正好是大年三十,家人都非常痛苦。

到了看守所里,吃的是玉米面窝头,喝的是没有洗过的菜做的汤,放几片菜叶,住的是4-5个人一床被的地铺,挤得立着肩互相抱着腿睡觉,半夜起来上厕所回来就没有地方住,接触的全是各种形式的犯罪人员,整天“码大排”(坐板)低着头不让说话。管教说骂就骂,几天一翻号,翻到大法书就搜走,要书就骂、就打,公安几天一提审,问炼不炼,说炼就继续关押。

开始送去时开的是15天拘留的票子,一关就是几个月。后来大法弟子们悟到:我们没有犯罪,不能承受这样的无理的关押,找有关领导谈话。领导不来,这些大法弟子就集体绝食抗议,又遭到警察残忍的灌食。警察弄来一帮刑事犯,把玉米面里面加上凉水和盐用很粗的管子往嘴里插,插進去再拽出来,来回多次。有一次看守所姓黄的男医生骑在一个女大法弟子身上拿着铁物撬牙,牙都被撬坏了还不罢休,一直把管子插進去迫害完为止。

每次灌食时都有好心人流泪。有个刑事犯对李桂芳说:“大姐你50多岁了,让他们这么折磨干啥,我替你写不炼了,你觉得好,回家再炼呗!现在好人难做,没人说理!”李桂芳就跟她说大法如何好,和要说真话的道理,告诉她善恶必报的道理。那人说:“你们老师真好,大法真好!”“你们真的都是好人,我出去也炼!”

李桂芳被送入看守所后,家属就不停的要人,一直被押了两个多月,市公安政保支队陈万友勒索家属交4000元保释金才同意放人。接人时,看守所按每天20元收伙食费,收了1200元伙食费。回家后家属告诉她说单位将她开除党籍、公职、另外又勒索交2000元现金,说是去北京接她的路费,就这样几十年辛苦的劳保费不给了,至今没有生活来源。

在2001年1月8日晚,李桂芳接到电话,说她租的房子跑水了,让她帮助收拾一下。李桂芳刚一到房子处,就被两名警察架走了,绑架到港务局派出所。她進屋看到桌子上摆的全是大法资料,这时一下子就围过来好几个警察搜她的身,把身上带的760元现金和钥匙全部搜走,硬把她推到铁椅子里锁上。然后一群警察一起逼供,让她说出资料点的情况,她说不知道,这群警察有踢她的,骂她的、还有伪善套取的。她什么也不知道,邪恶还不断的迫害她,她想上厕所也不让去,一直迫害一天一夜后把她交给市局。在市公安局,局长李运阳、政保科的陈万友又审她一顿也没有结果,就这样把她送入了看守所。

到看守所后,李桂芳绝食抗议,被看守所的警察强行灌食折磨。国保队的陈永德、陈万友、高东旭还不断地非法提审她,也不管她的死活,每次都逼着她出来,逼不出口供,陈永德不是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就是骂她、踢她。

在这期间,恶警还经常骚扰李桂芳的家人,各方逼供,搞得她家人非常痛苦,恶警还告诉她家人看守所不让任何人接见。李桂芳在里面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家人却一点也不知道。

就这样迫害了三个多月时,陈永德一看还没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就变着招迫害,将她押向外地,提外审加重迫害。陈永德一上车,就指使手下高东旭给李桂芳戴紧手铐,李桂芳不让,陈拿起电话给要去的地方打电话。车一到,就来了一个又高又凶的警察奔这里恶狠狠的问:“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李桂芳看着他。他又说:“你以为你是谁呀?在你们那里没人敢动你。”接着他的手就伸向李桂芳被铐的手说:“我给你捏残废了!”

当时李桂芳看着他笑了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人,我什么罪都没有,咱们也没怨没仇的,我们炼功人都是对别人好,你想怎么样你自己决定吧!”那人骂了一会走了。晚上把李关入了禁闭室,是死刑犯待的地方,三九天窗户没有玻璃,用纸壳挡着,住的铺板上放着两层布就是褥子,还安排了一个邪悟者预谋套取李说出些什么。

后来,不法人员们提审李桂芳时,陈万友说“你交出一个,马上放了你!”李桂芳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交谁呀?”他们一下午用了很多招,一看还是没得到什么,下午马上就翻脸了,陈万友大喊一声:“李桂芳,把脸转向墙!”这时一个姓刘的马上把李按下90度大弯腰。李桂芳50多岁了,身体非常虚弱,满脸豆大的汗珠往下淌,还被反戴手铐。

李桂芳猛然站起来说:“你们把法律条文拿来,我看看我犯了什么法?我犯了什么罪?即使我犯法有法律制裁我,不要你们这样对待我。你们没有亲朋好友姐妹兄弟吗?你这样对待我你们忍心吗?”他们说:“那你不交人!”李说:“我不知道,我交谁呀?”整个一下午就这样迫害她,到最后陈永德气呼呼地说:“李桂芳,不用你不说,下半辈子我让你在里边过!看你给家人多丢脸!让你的亲朋好友咋看你”李说:“我家人都知道我炼功身体好了,处处做好人,亲朋好友都知道我是什么人!”

最后,陈永德拽起李的头发往墙上撞,陈万友说:“李桂芳你真不够意思,我们星期天都没有休息,白陪你一天。”就这样把李又送回禁闭室继续迫害。3月7日又押回佳木斯看守所。

到同年5月,没有任何手续,李桂芳被非法关入佳木斯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这期间,提审时,省公安厅邱志博经常跟着。

到了劳教所,管教又是一顿搜查,内衣内裤全都脱下搜查,然后分到洗脑队。12-13的平方的房子,放着四张床,一个屋子里有三个邪悟的人,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劳教所企图用邪悟人员来搞乱大法弟子的思想,每天还要不断的更换床位,让十多个邪悟人员一起围攻洗脑,还放些污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和录像,还上课洗脑,灌输邪恶谎言,并逼迫写汇报。

在劳教所吃的是发霉的馒头,每天起床还要把被子捏得有棱有角,捏不好就挨骂,有的挨打。60元买的破被套,收150元。

李桂芳由于长时间被迫害,不能学法炼功,风湿性心脏病、高血压、脑供血不足等病状全出,折磨得她整天睡不着觉,再加上邪悟者整天围着她说一些邪理,当时她觉得头晕脑胀,不清晰时让邪恶钻了空子。恶徒们逼迫她写悔过书,李桂芳拿起笔来写完这三个字就觉得不对,这时也就由不得她了,邪悟者围上来好几个,按着她的手写,写完抢着就跑。等李完全清醒后大哭一场,往回要此书,恶徒们说什么也不给。

李桂芳想,决不能让邪恶阴谋得逞!接着她就写了声明上网,同时给劳教所有关管教写信,告诉她们她写的东西作废!悔过是错的。从此后,劳教所的一切要求,她都不配合。由于长期迫害,她身体极度虚弱,晚上上厕所时一下摔倒在里面,很长时间没气,眼珠都定住了。经长时间抢救,李桂芳才醒过来,到市里大医院一检查,医生说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劳教所才答应保外。

2002年4月9日,佳木斯市公安局迫害大法弟子,每个警察有名额必须抓到三名大法弟子居留或劳教,永安派出所在4月9日一大早就去李桂芳家骚扰。李桂芳已经知道他们抓了几个大法弟子,就没给他们开门。警察就一直按他的门铃,不开就打电话,骚扰不停。后来李桂芳正念走脱了。不法警察们就在李家蹲坑,李桂芳的丈夫下班回家一开门,他们一拥而入,到屋里一顿大翻。因为没抓到人,警察经常去李家骚扰,吓得孩子总哭,给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

2002年8月,李桂芳去亲属家串门,因为亲属身体不好,也想学法轮功,李带了点资料前去看亲属,在途中被警察劫持,逼迫她骂法轮功师父。李桂芳说:“中国五千年文明之邦,你身为人民警察叫我骂人,你让我骂谁我也不能骂。”

警察们一看李桂芳不骂,就将她绑架到向阳分局,到向阳分局警察让报名,她没报,三名警察拼死命的把她塞到铁凳子里。李桂芳当时不配合,警察往死里迫害她,企图让她签名、按手印和照相,李桂芳全不配合。警察就撕扯她强迫她做,当把她关入看守所时,李桂芳身上42处紫黑色淤血。当时看到的刑事犯说:“我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被打成这样的,没想到今天我亲眼看到了,他们怎么这么狠呢?真是没有人性!”

因为李桂芳在向阳分局已经被迫害折磨,两天一夜没吃东西,警察送她到看守所时骗她说送她回家。这期间,市局的陈万友、陈永德伙同向阳分局警察去李家再次搜查,多次骚扰家人。

来到看守所,李桂芳绝食抗议,那里的警察根本不管她的死活,看守所的孙连生因她绝食把她“大”字形定在铺板上,两手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因为李桂芳不穿看守所的衣服,被管教袁海龙一顿毒打,打得口角流血,脸都肿了。李告诉他们:“我不是犯人,死也不穿!”最后,谁也不逼她穿犯人的衣服了。李桂芳被迫害得都不能走路了,每次警察来提审,都得人搀着。提审时,恶徒们想大做文章,李桂芳一看一架摄像机对着她,就看透了他们的阴谋,决不配合他们造假坑害百姓。恶警们一看实在没办法,一个警察一把拽住李的头发把她的脸对准摄像机,李当时指着他说:“这个镜头如果照上,法正人间时就是你们迫害大法弟子的见证!”后来也没照上,灰溜溜的走了。

不法警察在看守所把李桂芳迫害了20多天,又强行把她送去劳教三年。

劳教所环境极度紧张,整天强制洗脑。因长期遭受迫害,李桂芳的身体极差,根本就吃不下饭,有一次她6天没吃饭,劳教所不法人员就插鼻灌食,那种滋味非常难受。

到了10月份,劳教所把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在一起迫害,整天坐小凳子,当时李桂芳骨瘦如柴,屁股硌得扒掉几层皮,还整天抽搐,那他们也不放过,每天一直坐到晚上11.50分,谁一闭眼就加十分钟。李桂芳跟他们讲道理,被陈静连踢带打。

由于长时间遭受迫害,最后李桂芳的身体承受不了,心脏病、胰腺炎、脑供血不全,肺心病等都出来了,最后起不来床了,120多斤的人剩下70多斤了,最后医院诊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奄奄一息的抢救中才得以保外就医。

5年的迫害中,李桂芳经历的迫害太多太多。这些迫害她的所谓“执法人员”实是邪恶之徒,执法犯法,严重违法乱纪,他们对李桂芳的迫害,触犯了刑法238条的非法拘禁罪,刑法的239条绑架罪,刑法的243条非法侵入住宅罪。这些邪恶之徒迫害善良,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