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7月28日】尊敬的师父好,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做娜西亚-李(Nathea Lee)。我是华府的法轮大法学员。三年半以前我在精神层面上的追求,使得我开始在大法中修炼,并且使得我人生产生许多改变。我无比的感谢师父把我从一个困惑而迷幻的人生中救起,但是我今天并不是要跟大家分享我得法的故事。

自从去年九月份开始,我成为一个英文网站的协调人之一,该网站的宗旨是帮助西方人了解法轮功的真象、中共政府的真实面貌、以及我们目前想尽办法结束的对于法轮功的疯狂镇压。

我加入该网站是因为有一位学员要求我在一个电话会议上分享英文写作技巧的讨论会。因为我一向不太好拒绝这位学员的要求,所以我就答应他的要求。在我还没有想清楚以前,我就答应帮忙协调该网站的英文写作工作小组了。在我加入以前就已经有另外一位女学员在协调英文写作小组了,我感觉她刚开始的时候并不太欢迎我的加入。而且她并不住在北美,所以我们之间的沟通就更加困难。她回到北美之后,有好几个星期的时间,我们在沟通上还是遭遇到很多干扰。但是因为我们都是修炼人,我们两个都会诚实的讨论我们之间的问题,最后我们彼此都过了心性关,也克服了各式各样的干扰。

* 在洛杉矶法会期间举行的工作会议

在洛杉矶法会期间,这个英文网站的许多负责写稿以及编辑的学员第一次见面。一直以来我们都只是在电子邮件或者电话会议上沟通,我很高兴现在我终于有机会可以把他们的名字跟面孔对起来了。

我们克服了各种各样的不良沟通以及误解,终于在今年洛杉矶法会一周前,我们编辑小组决定要做出一份模拟的印刷版,然后在这次会议中让大家审核。其实我们都不是很确定是否有必要出版印刷版,因为每天出版这个网站内容就已经够大家忙了。我们的编辑和核心翻译人员已经够少了,每个人都几乎到了力不从心的地步,所以我们没有时间在法会一周前,做出一份印刷版让大家审核。结果呢,其它的学员志愿承担起编辑模拟印刷版的任务,而我们的翻译协调人也志愿超负荷的搜集文章。

模拟印刷版让我们部份编辑和写稿的西人学员,和这个网站中文版的中国编辑们聚在一起讨论印刷版的内容、目标读者、还有排版设计。看完模拟印刷版之后,我们几个和大家分享我们的心得,我们认为以西方读者的需求为主是很重要的。另外我们还讨论中西文章风格的不同,还有许多我们经历过的沟通问题。

帮忙中文版网站及印刷版的中国学员们的那颗心,让我觉得很感动。他们非常清楚自己该做甚么,我也因此更觉得我应该更尽心尽力。对于出版印刷版,我的思想上也更加开阔。

但是在洛杉矶法会之后,我们的协调小组又经历了另外一次状况。我们最主要的协调人之一需要做其它方面的工作,因此另外一个人必须接手他的工作。

新旧协调人交接的过程并不是很顺利,因此部份组员不太适应,其中有一位学员开始对新主编产生疑问。这样的混淆状况持续了好几周。我觉得这是一种干扰,我应该要否定这种干扰。这两位编辑同修都很有能力,他们都启发或者鼓励很多其它学员,包括我自己,出来帮忙。我试图不动心,继续支援这个网站的需要,我也鼓励他们主动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同时,我记得师父说,两个人发生冲突,连第三者都应该找自己。虽然他们两位不是公开发生冲突,但是他们很多时候没有办法一起做协调工作。他们之间的矛盾让我看到自己的执著,特别让我看到我自己执著己见的情形,还有我在大法工作中求名的那颗人心。

* 在纽约经历的干扰

今年纽约法会前,有位同修和我计划开一个写作讨论会。我们想开这个讨论会的原因是,我们注意到很多西方学员都想支援这个英文网站,但是他们对于自己的能力不太有信心。我们的英文写作小组里面有几十个西方学员,但是他们很少有人固定写文章,大部份西方学员主要都是修改中国学员翻译的文章。我们也觉得这个英文写作讨论会应该对于其它工作小组也会有帮助。我们上次在洛杉矶法会期间办英文写作讨论会遭遇到一些干扰,但是最终收到很好的反馈,所以我们觉得这个想法值得做。

我和其他几位华府的西方学员一起开车到纽约参加今年纽约法会,然后住在纽泽西的一家旅馆。忙碌一天之后,我们回到旅馆休息。然后我们三个又开车回到纽约市区去开英文写作会议。但是我们不幸的遇到纽约著名的每日塞车“盛况”,我们忘记把塞车时间计算在交通时间里面,看到交通移动的情形,我很清楚一定会迟到,于是我各种人心与执著纷纷涌上心头,我不停的告诉自己要保持冷静。

我想我应该先打电话给那位跟我一起办英文写作讨论会的同修,让他知道我遇到交通阻塞所以会迟到。但是当电话一接通之后,我很难再继续保持冷静:因为他告诉我他不但也会迟到,而且他还没有时间影印所有讨论会需要的资料。更糟糕的是,他正开往纽约市另外一区的另外一个开会地点。原来我们两个居然安排了两个不同的开会地点,然后告诉大家两个不同的开会地点。天哪!怎么会这样呢?我们两个做事一向都很负责、很理性、有条不紊的,怎么会搞出这种乌龙呢?

我们当时也没有时间弄清楚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因为一位同修已经打电话到我手机,告诉我说他已经到了我要去的开会地点,但是门是锁着的,而且现场没有人有钥匙。我跟另外一位主持人在电话上惊慌失措的讨论了一下该怎么办,然后我们觉得他还是去他的开会地点,去看看是否有人到场。我还是去我的开会地点,去看看我到的时候还有谁留在现场。

最后我们终于到了我的会议地点。我内心充满了沮丧,但是我尽量不表现出来。只可惜我的脸一向藏不住心事。看到我这么不开心,跟我一起来的华府女学员想逗我开心。她说迟到并不是我的错,她还说我办这个会议是件好事。我很感谢她善解人意,但是我还是感觉到很失望,忍不住想这次失败会议的后果。我想所有人应该都已经离开去做其它事情了,他们一定觉得我们差劲透了,居然连开会地点都搞双胞胎,居然没有先让旅馆工作人员打开会议室的门。

我整整迟到45分钟。等到我到会议室现场,看到会议室不但坐满了同修,而且他们已经在讨论网站的工作事项。我实在太惊讶了。原来有学员找到人把房间门打开,然后另外一位学员志愿主持会议。我心中放下一块大石头,我感动的想哭。会议室很热很挤,但是大家还是耐心的交流。当时我对我们的同修充满了敬佩之意。我一直只想着我自己,只考虑自己的名誉,而且假设同修的反应一定会像常人一样。我一直假设大家一定都觉得我浪费了他们宝贵的时间,一定都已经离开去做其它事情了。但是等到我到场才发现我错了,30几位学员挤在一间小房间里面开会,而且当我进去的时候,大家都和颜悦色的欢迎我加入。没有人埋怨我,他们很诚恳的学习彼此的经验,而且很有兴趣听我关于英文写作方面的认识。这次会议结束之后,有两位做技术方面的西方同修开始比较积极写文章,有一位到两位西方学员开始帮忙润饰中国学员做的英文翻译。

* 出版印刷版

回想我们自从计划出版印刷版开始遭遇的困难,我想到师父的话。师父在《二○○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

每次读这段话,我都会忍不住停下来思考一番。我觉得这段法非常清楚的阐述否定了旧势力的意义。我们出版印刷版的计划不断的遭遇挫折,但是那些绝对不是师父的安排。有时候我能够感受到变异的神或者是黑手们攻击我们。我们遭遇了不同层次的意见冲突,老学员们经历了严重的身体干扰,有些学员出车祸,有些学员们手机被偷或故障,有些学员失去常人工作,有些学员的车被烧毁。我在想:我们对于黑手的干扰的接受,是否加强了旧势力的安排?

在准备出版印刷版的过程中,我没有彻底否定、没有彻底消除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做出几个不同的实验版本,工作的很忙碌。而且我们同时还必须每天在网站出版文章,慈悲的对待遇到挫折的同修。有时候,我会和同修争执、批评同修、而且坚持印刷版一定要达到职业水准。

我们目前期望的读者是在社会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人士,他们平时阅读著名的报纸和杂志。他们是很重要的读者,因为他们是中共政府反法轮功宣传的主要对象之一。也许我的意见太强烈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的出版品应该在外观上达到像其它正规出版品一样的职业水准。也许这是一个错误的观念吧,但是我认为如果我们的刊物没有内容、没有职业水准的排版设计,我们的目标读者不会有兴趣。我在这方面和同修有意见冲突,因为我觉得我们做的每件事情都应该要高水准才能符合大法的形象。但是这需要时间,正法的进程飞快,我们无法等到一切做到完美才出版。

有好几周的时间,我们就僵在那里。但是在许多同修的鼓励和支持下,我们又开始继续努力。这个计划渐渐变成一个“整体”的计划。

过程中还发生很多其它的故事,基于篇幅限制,无法尽述。最后,我想谈谈炼功的重要性。我个人知道很多同修每天炼功整整两小时。我也希望是其中之一,但是很遗憾我并不是。我发现我可以坐在电脑面前几个小时,编辑文章、写文章、回电子邮件,我也可以花几个小时的时间开电话会议、做生活规划、和家人相处。我每天一定读或听一讲《转法轮》,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坚持每天炼功。我知道还有很多同修都跟我有一样的毛病。我们很用心做大法的事情、我们学法、我们修心性,但是就是很少炼功。

我们多少人等待了生生世世才得法,这是多么珍贵的机会呀。我现在每天都这样提醒自己,照师父的教诲勤炼功。不要老是坐在电脑前面,有时候站起来炼炼动功。每天早起一个小时、或者晚睡一个小时炼功、或者利用午休的时间炼功。不管你怎么安排,不要偷懒不炼功。

谢谢大家宝贵的时间和这个机会。感谢师父让我在大法中修炼。

(2004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