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国人讲真象的经验和体会


【明慧网2004年7月28日】在向中国人讲清真象的过程中,会碰到他们提出的许多问题,我发现,回答得好不好与我们对法的理解有直接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象是在检验我们学法是否扎实。在第一线讲真象,直接接触大量三教九流、思想复杂的中国人,包括邪悟者,我们的心常常会受到强烈冲击,有时甚至触及到修炼的根本问题和我们对大法的坚定与正信,如修炼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假的?为什么要修炼?等等。

这些问题在学法和与同修的交流中都能解决,从而更深刻的认识法,迅速提高上来,同时也使我们更加明确静心学法的重要性。如果不能坚持认真学法,这类问题就会越积越多,得不到解决,最终动摇了修炼的信心。还有些问题简直就是冲着我们学法的误区和漏洞而来。由于没回答好,印象就深,在以后的学法中往往在读到某一段时会突然一下恍然大悟:“咳,这书里全有吗,怎么就想不起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在讲清真象中提高,加深对法的理解;同时,在法上提高后促進更好的讲清真象。久而久之,甚至产生一种向中国人讲真象的渴望。其实只要学好法,什么问题都能给他说清楚。

刚开始讲真象时,我们喜欢抓住一个人就使劲儿讲,也不管他想不想听,结果常常把人吓跑。现在我往往会说:“您好啊,我是法轮功学员,您对我们有什么看法?如果我们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请多提宝贵意见。”不管他们提的意见多尖锐,只要没有攻击师父和大法,我都会说:“你说的是有道理的,我们会认真考虑你的意见。因为我们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如果我们哪儿做得不好,就一定要改。”因为毫无疑问我们有许多做的不好之处,使常人对大法有误解。这样一下就打掉了他的敌意和戒心,他会觉得你很和善,愿意和你交谈。在找到他的执著和障碍后,再有地放矢的讲。如果遇到邪恶之徒谩骂攻击大法,要想办法把它的嚣张气焰打下去。如果回答有力又带幽默感,让旁观者哄堂大笑,就会使对方自取其辱,而且还很佩服,感到法轮功学员一身正气不好惹,以后不敢妄为。当然要做到这一点不太容易,但这类事情碰得多了,同时我们抓紧学法,大法会开启我们的智慧,那时自然就知道如何做了。

2001年,波士顿一家中文报纸登了一篇污蔑大法是×教,使人得精神病的文章,当时很多学员给报社打电话,可我觉得还不够,应该更深入、透彻的揭露其邪恶本质。我理解,××党一贯撒谎造谣,愚弄全国人民,尤其江泽民集团更是采用流氓手段倒打一耙,诬陷大法;其实它们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教,所有强加于大法的罪名戴在他们的头上最合适!于是写了一篇文章澄清事实:

“据我所知,在北美和台湾有几十万人炼法轮功,却从未听说有人因炼法轮功而得了精神病。在中国大陆,有几千万人炼法轮功。江泽民政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拼凑了几个案例,却根本经不起推敲。因为撒谎总会出破绽,尽管撒谎已成了他们的习惯。当初他们不是说六四事件中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吗?现在又导演了一场“天安门自焚”骗局诬陷法轮功。凡是看过“自焚还是骗局?”录像带的人都清楚地看到,所谓的“自焚”者之一的刘春玲不是被烧死的,而是被警察当头一棒打死的。这说明江氏政权在千方百计为其镇压制造借口,为了政治的需要,他们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如果说法轮功真能导致精神病,法轮功学员早就都放弃了,还用得着江泽民一伙花这么大力气来镇压吗?法轮功讲“真、善、忍”,邪在哪里?相反,江氏政权用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炼功,把十八名女学员扒光衣服扔進男牢,把几百名学员活活打死,这才是邪到家了呢!

所以我们大家千万不要去助纣为虐,替杀人犯涂脂抹粉、制造借口,否则他们还会干出更邪的事来。”

这家报纸刊登了我们两篇文章和道歉启事,报社编辑还说,希望我继续给他们投稿。

在学法中我注意到,因为学员不明白,师父在回答问题时经常打比方;当新学员较多时,师父会说是讲个笑话。但我们都很清楚那是法理,不是笑话,这给我启发很大。因为很多常人提出的问题都不能直接回答,那样容易讲的太高,如果采用打比方的办法,就能化解这个难度。

论坛讲真象典型问答:

1、“你们老师只是中学毕业,为什么你还相信他的理论?”

例如,一次在发传单时,一个人走过来问道:“看你也象个学生,可你们老师只是中学毕业,为什么你们这些博士硕士还相信他的理论?”这类问题直接回答比较困难,因为师父讲的是宇宙大法,不来源于人类的知识,不是从学校里学来的,直接告诉常人他们理解不了。人类历史上许多伟人的卓越成就,都不是在学校学习的基础上取得的。于是我就用类比的办法回答他:

“那么你知道孔子是中学毕业还是大学毕业呢?可是孔子的儒家学说在中国传扬了两千多年。禅宗六祖慧能不认字,为什么状元王维等文士那么崇拜他?只要他说的好说的对,人们就会按照他说的去做,谁还管是中学毕业还是大学毕业。美国的发明大王爱迪生也只上过小学。没有爱迪生发明电灯,大家可能还在点蜡烛照明呢。

还有啊,您知道钢琴神童莫扎特吗?他在演奏上可是无师自通,他3岁就开始弹钢琴,6岁作曲、9岁写交响乐、12岁写歌剧。他7岁时开始第二次为时3年半的巡回演出。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啊。”

2、“为什么你们老师不回国,不‘舍生取义’?”

在论坛上,每天都有许多大陆中国人進来,是一个很好的讲真象和收集常人反馈的园地。一次有人发帖子问:“一个好人,什么是好人?相对论学过么?没有真正的好与坏。对于某些人来讲,不让他们享受荣华富贵就是最坏的……既然这么多人因为要做好人而被打死打伤,李老师就应该出来叫大家不要练了,然后回国舍身取义,一个人救了那么多受苦受难的人。”

修炼人当然明白这里有旧势力的安排,迫害大法等因素,但我们不能和常人讲修炼的道理。由此问题可见人的观念变异的很厉害,提出的问题都很刁钻古怪。现在很多常人认为只要有钱就行,好人受到伤害是自找的,对师父误解很深,师父教人做好人也成了“罪过”。不理解大法弟子为什么坚持修炼,为什么要讲真象。如果不解释清楚,让他心服口服,他可能转而相信邪恶的诬陷,认为师父有什么目地,或大法弟子在搞政治、反政府、不爱国,被国外反华势力利用等等,所以需要非常深入细致的讲清真象,解开其心结。我首先从纠正他的变异观念开始,启发他的正义感,岳飞不畏生死、精忠报国就是最好的例子:

“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是有一个标准的。你不能说雷锋是坏人,而秦桧是好人,对吧?

你会不会说岳飞傻呢,管他亡国不亡国呢,自己升官发财就好。充什么英雄好汉?

如果人人都这么想,我看是都该当亡国奴。

江泽民说信仰真善忍的人是邪教,是精神病、杀人犯,编造无数谎言,是不是在颠倒黑白?它把好人关進监狱,而贪官污吏和不少罪犯却逍遥法外,为所欲为。它想把这个国家引向何方?

当一个国家到处充满了谎言,无人敢讲真话,这个国家就危险了。大跃進时讲亩产几万斤,结果饿死几千万人;文革中诬陷刘少奇,国民经济几乎崩溃;赵高指鹿为马,众臣都附和,秦朝很快就灭亡了。

法轮功学员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让人们不被蒙蔽,揭穿谎言,不惜舍命,不可贵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好的人吗?这不是在舍身取义吗?

还有,岳飞一回朝就被酷刑害死,古往今来多少人为之痛惜!

那为什么李老师就该回国呢?”

3、“你们都不练了,不就不受迫害了吗?”

另外一个人的问题虽然类似,但则更進一步:“为什么你们师父不出来让人们不要再修炼了,先说明,不是说法轮功不好,而是为了保障人民的安全,如果人们都不练了,那共产党还迫害谁去啊?”这个问题也是针对师父而来,表面上没说大法不好,实际上是“政府不让炼就别炼了,一定要炼就是自讨苦吃,或者是在闹事,被人利用,和政府对着干,破坏稳定”等的变种,有一定代表性,要讲清楚,使常人能理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就打了个比方:

“既然法轮功好,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炼?怕遭迫害?你这逻辑有问题啊!

举个例子,当初日本侵略军侵略我国,搞大扫荡,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抗日军民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前赴后继的浴血奋战,直到最后一个人。宁可战死,决不投降。按你的说法,就该说:‘你们这些傻瓜,赶快举手投降吧,为了保障人民的安全,大家都不许抵抗!当亡国奴,苟且偷生也比死了强啊。’甚至会有人说:‘干脆我们学汪精卫当汉奸,还能升官发财,荣华富贵呢!’

是不是这么回事呢?这不行啊!坚持真理、坚持正义,这是做人的最基本原则啊!”

4、“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多,领导人自然感到威胁”

在法轮功为什么遭到迫害的问题上也是如此。有一个人说:“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多,国家领导人换成我,我也会将这种可能成为威胁的迹象扼杀在萌芽状态……”这也是典型的变异的思维方式,必须纠正,他才会明白。奸臣秦桧勾结昏君赵构残害岳飞一家的例子就很能说明问题。所以我答道:

“国家领导人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国家民族的利益,把国家建设好,使人民安居乐业,使国家繁荣富强。而不是一心只想保住自己的权位,看见不顺眼的就打、杀,斩草除根,置之死地而后快。那就是昏君、暴君!只会毁了这个国家。就象赵构害怕岳飞功高镇主,就伙同秦桧杀害岳飞全家及部下,从而遗臭万年。江泽民不也在做着同样的事吗?”

5、“法轮功如果真的好,为什么还被禁止呢?”

另一个人则问:“不明白的是,法轮功如果真的好,为什么还被禁止呢?”

这一次,我想到了白雪公主的童话故事,就说:“其实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一个人的决定。政府中有许多人是反对镇压的,只是不敢说或被压制下去了。江泽民说不好就不好吗?

我看是江泽民要当核心,想让全中国人民都听它的,围着它转。可是一看,怎么有上亿人炼法轮功,都按着李先生说的做。共产党员一共才6千万,还不是每个党员都听它的呢。它就妒火中烧,“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悍然发动了这场祸国殃民的血腥镇压。

听说过白雪公主的故事吧?即使白雪公主躲在深山老林七个小矮人的屋里,恶毒的王后都想尽办法害死她,是白雪公主不好吗?不是。是因为王后心胸太狭窄,妒忌白雪公主太美好太善良了,反衬出她自己的丑陋和凶恶,使其受不了。江泽民不也一样吗?”

我感到在讲真象时,用这种打比方、举例子的办法,往往效率很高,三言两语就能把问题讲清楚,而且也让人心服口服。

打电话营救同修、讲真象

打电话营救同修是一种很好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方式,大法弟子讲真象时的一身正气和大慈大悲就能使世人得救,让邪恶胆寒。一方面,我们打电话到公安局、劳教所窒息邪恶以减轻迫害;另一方面,打电话到被抓弟子家里,给弟子家人讲真象,加强正念,让他们支持自己的亲人,在探望弟子时,告诉他世界各地都打电话来,我们大家都非常关心他,鼓励他坚持到底,邪恶猖狂不了多久了…

在给国内司法、公安部门打电话时,他们往往说:“法轮功已经被取缔了,法轮功学员发传单、讲真象是违法的,就是应该被抓、被判刑。”“我们必须依法办事”等等。

这是以前在海外华人社区讲真象时没有遇到的问题,因为在海外崇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里,练任何功法、散发传单都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在国内,这却是非常普遍的观念,许多人,包括一些学员的家人都不理解大法弟子为什么讲真象。

要给常人解释清楚这个问题,在法理上必须有清醒的认识。那就是:炼法轮功、讲真象不犯法,造谣诬陷、打死打伤大法弟子才是犯法。江泽民才是最大的违法犯罪分子!被抓、被判刑的应该是它!我们讲真象恰恰是在揭露它的违法犯罪行为。难道检举揭发犯罪分子也犯法吗?然后正好借这个机会告诉人们传单上写的迫害事实。

下面是几次打电话的经过:

1)政府官员

对方:你们老打电话骚扰,到处贴标语、发传单,破坏安定团结。

我:镇压以前有这样的事吗?如果现在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你看还有没有人打电话、贴标语?我们吃饱饭没事干了吗?其实破坏安定团结的是江泽民,它在全国各地办洗脑班、监听电话,动用无数人力物力,耗费上千亿人民币,这都是人民的血汗钱啊!为什么不用来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却用来镇压讲真善忍的好人?现在这么多工人失业下岗,很多农民连饭都吃不饱…

2)法院工作人员

对方:“为什么起诉这几个学员?不是因为他们在家炼功吧。”
我:“是因为发传单、讲真象……”
他:“这就对了,难怪要抓他们了,这叫扰乱社会秩序。”

我:“你知道吗,宪法规定言论自由,讲真话就不犯法。你知道传单上写的什么吗?是揭露全国各地监狱、劳教所、公安局打死打伤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违法乱纪的罪行,这是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结果,简直无法无天啊!这怎么能行呢?”

他:“你在国外怎么知道这是真的?国外净报道不好的消息。”

我:“我打电话给朋友、同学核实了,我的同学就曾被劳教、挨毒打。北京工商大学的教师赵昕在公园炼功被海淀分局的警察抓去打断颈椎骨,高位截瘫,在海淀医院躺了半年后去世了。您就在北京,不信您可以去打听打听。江泽民因为迫害法轮功已经在全世界被告上法庭了,还成立了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

3)警察

我:“她是香港同胞,警察这样乱抓人造成的国际影响很坏,你们应该考虑一下。”
对方:“她触犯了中国的法律才被抓的,任何人违法都要受到制裁。”

我:“她炼法轮功、讲真象没有错,也没有违法。宪法规定了: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他们只想炼功锻炼身体,没有妨碍任何人,却被抓進监狱。你们是人民警察,应该保护人民,抓的应该是坏人,而不是好人。我觉得你也是个有良心的人,希望你不要抓好人,要善待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在全世界都非常受欢迎…”

对方:“法轮功在中国已经被取缔了,练功就犯法,我们必须依法办事。”

我:“其实真正犯法是江泽民一伙,它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它这种‘群体灭绝’的罪行已经在全世界被告上法庭了。江泽民才是最大的违法犯罪分子!如果你真要依法办事,就应该去把江泽民抓起来,绳之以法!

在中国,现在是造谣诬陷无罪,讲真象反而有罪;杀人犯逍遥法外,做好人反而受迫害。古今中外哪有这样的法律?!这样下去,中国一定会从地球上消失的…”

打电话有时也会碰到邪悟的或转化的,常会问:“为什么修炼?不是为了圆满吗?那圆满又是为什么?”这也是我在心里问过自己无数遍的问题,在集体学法时同修间也经常展开热烈讨论,要仔细说起来可是千言万语。我只能简单的答道:

“为什么圆满?不为什么。人都是从高层空间美好的地方掉下来的,掉到地球这个宇宙的垃圾站,就是应该返回去。人当人不是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就像一个人掉進粪坑,他唯一所想的就是赶紧从里面爬出来。难道你还去问他为什么要爬出来?难道在粪坑里呆着很舒服吗?”

在讲真象过程中确实真真切切感受到大法的威力。许多常人的问题刚一看简直不知如何下手,但在学法、炼功、发正念过程中,却不断有好主意冒出来,有时真象《转法轮》中写的那样,想得脑袋疼,在屋里转圈,也不行,最后不想了,坐下歇会儿,这时灵感反而来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有许多好的想法是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得到启发而来的,那是大法弟子集体的智慧。

虽然我在上面写了一些经验,其实那都是事后诸葛亮,后来回忆总结出来的,讲真象时哪有时间去琢磨,都是一口气说出来的,而且当时感觉脑子特别好用,常常对方话才说了一半我就知道如何回答了。这不是说谁比谁聪明,大法是我们所有智慧的源泉。珍惜吧,珍惜现在的一切,失去了就永远找不回来了,更加勇猛精進吧,千万不能辜负师父为我们所做的巨大付出啊!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