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法赋予大法弟子的才华来证实法


【明慧网2004年7月28日】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在正法工作中取得了不小的進步。开始我去中国领馆,向朋友们发大法传单。后来我开始在大使馆前定期值班,向所有与我交谈过的人发传单,还负责每星期六的炼功点。我甚至还帮助其他同修做很多大法工作。然而,这个标准对我来说并不高,我最后意识到现在的每一刻都是非常宝贵的,我们当然应该在日常生活中把救渡众生当作头等大事。

我开始意识到几乎每一位我遇到的人都是在等待着我告诉他们大法,从而使他们得到师父的救度。在我心灵的深处,我知道唯一的能完成我史前大愿的办法就是法给予我的救度众生的才智。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必须想出自己的办法来。”

最近,我彻底地改变了我的内心,决定尽我最大努力精進。我想分享几个我修炼中的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我协调一个模拟审江表演。我面临着很多思想业力强加给我的一观念如自卑,缺乏自我尊重,但我知道我能够突破它。于是我将所有怕心放在一边,开始准备在一所大学找一个演出场地。当我过了这一关之后,我明白了,在完成这个项目的过程中,将不会有任何困难可以阻挡我了。有勇气来协调这个项目对我来说是一个突破,我们从师父关于主意识要强的讲法中可以悟到这一点: 

“还有一种强大的业力,对修炼者影响非常大,叫做思想业。”
“消业就是把业消灭、转化。当然业力就不干,人就会有难,有阻力。”
“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转法轮》

在准备过程中,我发现参与其中的同修乐此不疲的排练,准备送给教授和重要人物的成套材料,更令人高兴的是,其他的同修也毫不迟疑地赶来相助,甚至他们能自己完成一些很重要的工作。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很明显地体现了大法弟子在一起工作的整体风貌。我体会到,做为一个协调人并没有工作的负担,相反,却是一种将学员组织在一起共同救度众生消除邪恶的伟大殊荣。

有几个例子:一位同修为这个活动申请地方,布置所需的道具,还在大学的报纸上登了广告。没有他的努力,我必须请假来做,我内心非常感动。另一件事是两位同室的人帮我准备几百份邀请材料包。我回家的时候很累,面对繁重的工作有些失望,但大家一起干就节约三分之二的时间。

最后我最想感谢的是那位劝我来协调这个项目的同修。她简短的话语在我内心深处产生了共鸣,激励着我一次又一次的真正的承担起更多的责任。多谢大家对我的帮助。我在这个集体活动中获得了宝贵的经验,在表演中充分发挥了我的艺术才能和社交技巧。

所有参与其中的同修都克服了几种困难,使得这个模拟审判得以成功。每当我遇到障碍或与同修有不同意见时,就会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中的法:

“你们知道吗?你们站长间的矛盾是我安排你在提高哪,”
“为了叫你提高上来,不触及到你的心同样不行,大法的工作也是提高你心性的好机会呀!”(《负责人也是修炼人》)

下面我要讲一下模拟审判那一天的故事。总体来说,進展很好,表演不错,有一些表演真能吸引观众。我们还有几个新学员参加,他们都做得很好。

我们是在校园中心的表演的,表演场地象走廊一样,两面有墙还有高高的顶棚,当我们的声音在空中回荡时,几百名学生看到了我们的横幅,展板,真象材料,我最高兴的是没有中国人显出负面的反应。我觉得我们必须重视这一点,因为与几年前相比,人们的头脑越来越清醒了,我看到许多路人观看我们的演出,在明信片和征签表上签名,接受我们的传单。

大约有二十名学员参加了这次活动,大多数都在那儿呆了几个小时,尽管那天天气很冷。有几个学生在那儿呆了几分钟,人们被这个演出所感染,包括一名中国基督徒,一名来自英国哥伦比亚技术学院的记者。尽管这位中国人已停止了炼法轮功,但他被感动了,一直看到表演结束。这位记者非常耐心、友好,还问了我个人修炼法轮功的一些经验。在演出的头一天,另一位来自Trinity大学的学生,要我在学生广播电台上接受采访。

修炼之前我是一个内向的人,不愿在大众场合出头露面,但我很幸运地得到了救度众生的机缘,仅仅这一点就足以克服我的怕心,以同化真善忍。类似第一次负责一个大的活动的事情,有许多困难克服起来也不容易。不管怎样,它能帮助我坚定自己的意志去冲破一些障碍,如自私,因为要与其他同修合作协调好,这一点是极其重要的。我记住了一点就是所有我做的事都是与我无关的,而是为了大法。

做这类工作使我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我对这些经验如此感动,以至于我决定下次用大法给予我的办法和才华去协调,去救度众生。我被赋予的音乐才能最近就派上了用场。

下面我将和大家分享我在温哥华合唱团里工作的一些体会。我帮助协调一个音乐团,法轮大法日那天,在合唱队伍中唱出了美妙的歌声。音乐确实是大法给予我的一个最大的才华。我高兴地告诉大家在我修炼了几年之后的今天,我终于鼓起了勇气将它派上了用场。合唱团演唱了《得度》,《为你而来》和《法轮大法好》。

组织合唱团一点都不难。发出一个电子邮件之后,收到了很多答复,热心的同修们已经准备好要一起唱歌了。我们刚刚在4.25的活动上唱过,没有人抱怨法轮大法日的演出时间紧迫。我们只有二周的时间,责任重大。大家没有对别人要求太多,但都努力使这个集体成为一个宏音合唱团。

我们的炼功点在一个小而安静的公园。在那里可以对证实法产生很大的效应,因为过路的人都能听到我们优美的歌声,包括好心的RCMP官员,他曾呆在公园里听了我们一个歌。我们也有许多磨难,如讨论谁来指挥,每个人立即说了起来,这一说就跑了题。我们也要克服一些执著心如害羞或欢喜心。总之,我们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相互了解之后,渐渐达到了清晰的头脑,整体协调和配合也相当棒了。

我们非常幸运地拥有一些具有专业声音的歌手与我们一起训练,还有一个新的指挥,但他非常坚定而有热情,这一切都将协助我们创造出好的音调,音量以及使这个崭新而富有挑战性的集体更加和谐。我相信我们大家都将利用这次机会训练自己的嗓音。

在与专业歌唱演员讨论合唱团的進展时,我很快发现我们与其他地区表演的差别,象纽约晚会的表演。有一点我知道我不能过滤那些合唱团中的人,也就是说这些演员都被选中了,因为在演出之前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而且我们只是一个小合唱团。因此我们决定不能表演得太僵硬,但我们将来一定要成立一个专业级的合唱团。 这样一来,那些热心于合唱团的人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将他们的水平提高一大截,从而我们可以将慈悲的音乐传入众生的内心深处。我知道,这需要很多时间和练习。不管怎么样,我认为这样做是值得的,因为法给予了我们音乐的才华,将修炼与救人熔合在一起。

总起来说,除了一点小问题外,最后的演出取得了很大成功。我们在露天舞台上演了二次,位置就在温哥华艺术馆前面。第一次表演不错,只是在一个二重唱时麦克风出了点麻烦。我可以看到当人们听到来救度他们的天音时,脸上浮现出的敬慕之情。男女老少,各种各样的人都停下来听我们歌唱。当我和同修们在二重唱中重复唱出“得度”二个字时, 我可以感到自己的声音在正着这个环境,也在正着自己在这个小组里走过的这段路程是我生命中迄今为止最大的殊荣。我学到许多宝贵的经验。我意识到自己浪费掉的搞音乐的时间,意识到了我离开音乐圈的几个原因:一个是怕,怕人不喜欢,怕失败,最重要的是怕失去自我,尽管它对别人有很大的益处。

另一个原因就是我缺乏责任感。我曾经编了无数个不用音乐去救度众生的理由,其中包括我必须帮助其他同修完成他们的工作,做那些别人不愿做的工作,甚至想搞音乐是自私和浪费时间。通过在合唱团里工作,洗清了这些观念,并带我進入了正法進程中证实法的最好途径。平静的头脑和心境代替了怕心,因此我在别人面前唱歌的自尊和自信油然而生。我衷心地感谢温哥华合唱团给予我的所有帮助和善意。我将音乐从我所做大法工作的最后一项移到了第一项。

除了这一切,几位同修还抱着很大的热情继续做音乐工作。我希望自己在这条路上用更多的时间,还想哪一天组织一个大型的音乐晚会。不管在今后的道路上遇到什么障碍,我都将不断提高自己的艺术才能,提高心性,救度世人。

通过组织模拟审判,特别是合唱团,我学到了珍贵的一课:用法赋予我们的智慧来助法。我们每天都可以为大法做很多事。但当我有了这些经验之后,我明白了,用自己的智慧来证实大法其实是每位修炼者都能做到的,不客气地说,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我深深地从内心里认识到这一点。

谢谢大家。

(2004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