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 人生至福(图)


【明慧网2004年7月31日】我是一位美发工作者,拥有一个舒适的工作室,上班时间虽长但是却很有弹性,几年来自己乐在其中。

平时我很注重身体的保养,虽然自己还年轻没有什么病痛,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谁也无法预知将来的情况。为了能保有健康的身体,所以就陆陆续续接触过一些有益身心的运动,然而没有一项能持久,总感觉好像缺少什么似的,花了不少钱却依然空无所有。

1998年,经由客户那儿我有缘接触到了可以祛病健身、而且是义务教功的法轮功,那是我的生命开始重新被塑造的一年。

自从拜读了法轮功的经书《转法轮》之后,我惊喜的发现这是一套性命双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从书中慢慢的,我理解到生命是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来在这人世间,人为什么会生病,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有矛盾产生,生命又往哪儿去,还有……,很多我以前疑惑很久的问题这本书都一一帮我解答了。

《转法轮》越读越让我感受到他真是一本宝书!他不仅改变了我的世界观,也触动了我想要返本归真的心,我已经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光明大道。从此我每天到公园晨炼,参加各地的学法组,《转法轮》更是随身携带,有空就读,我已经放不下这部天书了。

记得刚开始时还不知道如何修炼,所以我就告诉自己只要读书就会明白。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矛盾是在工作场所与客户发生争执,当时我告诉自己是炼功人要忍,可是嘴巴就是不饶人给顶了回去,还说:“我不帮你服务了!”并请人家走。

话刚一出口我就知道做错事了,被自己打败了,我没有守住心性,没有按照师父教导我们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把法学到哪儿去了?明知道在过心性关,为什么还过不去呢?其实就是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凡事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自我督促。

虽然没做好但却是一个很好的内省机会,也体悟到修炼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不是凭空想象就能修炼上去,而是要在一点一滴的实践中去磨炼自己才能达到的。

师父明示给我们“失与得的关系”,让我在工作中更能认识到付出多少、得到多少,从而在其中修炼自己。美发工作是属于服务行业,一般我们总是希望客户量能多一些,能够作多项服务以达到好的业绩。

自从学了大法之后,我的观念改变了。心想:我是社会的一员,应该要为社会贡献一己之力,不能完全站在为谋取私利的基点上来从事工作。我开始懂得关怀客户,替客户着想,希望他们能在我的巧手之下,能变得美美的又不用花费太多钱,我不再汲汲营营以业绩为工作目标了。

台湾的美发业有一个习俗,就是过旧历年时客户会给予小费及过年红包。在《转法轮》中,师父告诉了我们“不失不得”的道理,自从明白了这个法理后我就不再得不该得的东西。

在台湾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就是旧历过年的前后几天收费是平时的双倍。打从修炼后的第一年我就破除这个行规不再这样做了。客户还真不习惯我这样的改变,说:“很不好意思!一年才这么一次。”我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师父教导我们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的道理,他们听后直说:“法轮功真好!真纯正!”

天生是个急性子的我,做什么事总是要求很高,以前在与工作伙伴有矛盾时总是用指责的口气说对方不对。炼功之后我就要求自己一点一滴的改,在这过程中过得很辛苦,时不时的就来那么一下,有时也知道要忍,有时干脆回避问题眼不见为净,可是问题还是存在,同样事情的矛盾一再出现。然而,当我真正做到炼功人的标准时,这方面的矛盾马上就化解了,我明明白白看到自己的心性提高了。

在工作中我常常与客户谈到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处,自己身心改变的真实体会及周围同修在透过真正实修后祛病健身的效果,还有小朋友知道了真、善、忍的道理之后比较容易约束自己的行为等点点滴滴。我真的希望更多的人们都能像我一样在大法中受益。

然而从1999年7月20日那天起我的修炼环境改变了!大陆的独裁者江泽民突然在一夕之间翻脸,开始下令镇压法轮功。他们动用国家机器全面造谣污蔑大法,抹黑师父,中国大陆各地炼功点的负责人很多被抓走了!残酷的迫害像暴虎般狂扑过来,身在台湾的我们被惊住了,我们流着泪在思考该如何来挽救正陷在水深火热中的法轮功学员。

为了呼吁人们共同来制止江氏流氓集团对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我开始与学员们走出来到各个地方去洪法讲真象,我们走遍大街小巷挨家挨户发真象传单,我们采用SOS步行方式走透全台湾向各地方政府官员诉说当前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也请求台湾律师界与立法委员签署支援全球诉江案,我们呼唤正义良知请求人们共伸援手。


中正纪念堂集体炼功

法国巴黎烛光纪念会

俄罗斯中领馆前集体炼功讲真象

为了让更多的善良人来了解法轮功,我们更走向海外,几年下来足迹遍布世界各大洲。数不清坐了多少趟飞机了,一趟出门有时5天、有时一个星期或10天,最多一次是14天。我们不辞辛劳的進進出出国门不知有多少回了,就是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近几年来,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更把国家恐怖主义输送到国外,企图使不了解法轮功的人们,误听了谎言以为法轮功不好,進而助纣为虐犯下伤天害理的事。虽然我不是生活在江氏独裁下的中国大陆,但是他们对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是罪证凿凿,我就是受迫害者之一。

法轮功在香港是合法的团体。2002年香港回归五周年时,我要到香港参加讲真象的活动,当时我持有香港签证竟然毫无理由被海关扣留一夜,隔天早上被强制遣送回台湾。就这样我要到香港的整个行程被强迫取消,不仅在精神上受到恐吓伤害,在金钱也损失了一万多元台币。追根究底就是江泽民害怕法轮功,他除了在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外,更是施压香港政府,并输出迫害至香港。

2003年2月,我又到香港参加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这次我持有香港政府核发的入境许可签证,但是要通关时却在不被告知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扣押,最后还是被强制遣送回台湾,我更清楚我已是江氏集团迫害下的黑名单了。江氏的恶行又添上一笔。

有道是:公理自在人心!尽管江泽民使尽手段残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然而几年来经过我们的努力,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了解法轮功真象,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世界上善良的人们也开始站出来谴责制止这场血腥迫害。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只剩残土风中扬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