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经历和见闻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5日】我叫徐秀辉,是吉林省榆树市五棵树人,是个快到60岁的老太太。2001年3月1日或是2日非法绑架,11日被判劳教,被劫持到拘留所,于2001年4月4日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以下是我的亲身经历及我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亲眼所见的和亲耳所听到的20例迫害真象。

2001年3月1日或是2日晚10多点钟接到五棵树公安局刘××的电话问我在家吗,并说在家里好好炼吧。可第三天晚上刘××带6-7个公安来我家强行绑架我,当时家里有俩个5岁的孩子,她们的父母都出差没在家,孩子们吓得哭啊喊啊,眼巴巴的看着奶奶被坏人带走。于4月4日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我被关在黑嘴子2大队1小队。大队长刘莲英逼迫我写“决裂”,用电棍将我电得昏死过去2个多小时。第二天一小队管教魏丹又将我拖到管教室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我,我再次被电得一次昏死过去,于是她们把我拖到走廊,过了两、三个小时我才苏醒。第三天恶徒们又将我拖到管教室,小队管教郭宇新用电棍把我手背电出了大水泡,把我的脸电肿,眼打得直冒金花,乌眼青。

这还不够,第四天是星期日,管教魏丹安排流氓地痞五人将我拖到无人的黑屋子,把我的衣服扒光,只剩下三角裤衩。这五个流氓(吸毒卖淫的王东玲;卖淫的王静华;偷盗犯鹿鸣春;吸毒卖淫的陈学春;何唤平)说,是大队长、管教让收拾我的,好快点减期回家。恶徒们在我的内衣和外衣上写诬蔑法轮功的字,并对我拳打脚踢,用鞋底打得我站不住,头昏眼花。她们咽下两口痰后还不停的骂下流话,直到把我迫害得拖着两腿不能走路,半个身子不能动,前后胸、乳房肿得厉害,昏倒在厕所为止。

后来我多次抽过去了,而且心脏出现病态现象,被逼无奈我绝食抗议。恶警们更加加重了对我的迫害,说是为了保我的命给我灌食,因我不配合,将我捆到死人床上上大挂,不让家属接见,每天还有流氓鹿鸣春、王静华上屋里打我、掐我。她们根本不用互包随便走动,被当作迫害好人的工具利用。这期间大队长刘莲英用假善劝我吃饭,以此掩盖罪名。

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很邪恶,大队长刘莲英利用名利心将虚荣的魏丹充当打手,魏丹又拿出在监狱压制犯人的黑手党式的管理手段压制迫害法轮功学员,她利用流氓打好人,自己更是充当打人工具。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周淑芝是松原市前郭县人,50岁左右,坚强不屈,决不配合,被恶警刘大队等用电棍电、打。她被流氓王东玲、鹿鸣春、何唤平等把衣服扒个精光,用针扎奶头、小便处。小便处被踢得青紫,浑身被打得是伤,肿胀,每次都发出痛苦的呼救声,真是撕心裂肺。周淑芝被打出心脏不好。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杨桂平是大安市人,不到50岁,是个心地善良、思想高尚的人。被管教魏丹拳打脚踢,电棍电,当时把两根肋骨打折,两个月内大便一直便血,后来脸色发白,贫血,一年后才恢复。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安美子是和龙市人,45岁。由于坚持真善忍,继续修炼,每天白天干活,晚上被强迫罚站,一站站到半夜,被迫站了两个月,由犹大专管。犹大说她身上有种物质,刘莲英、魏丹俩恶警用电棍电了她2-3个小时,脸都肿了。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赵翠玲,36岁。2003年4月份恶警魏丹用电棍电了她2-3个小时,把脖子、淋巴电肿,不能吃饭,肉都焦了,整个人瘦成了木棍,电出了心脏不好,恶警骂她是江姐。

42岁的赵丽娟是辽源市律师,丈夫在辽源劳教所当管教,司法部门以及劳教上属厅级部门逼迫其丈夫离婚,丈夫没有同意,黑嘴子劳教所第一所长马所长唆使恶警魏丹折磨赵丽娟,用电棍电到半夜,电出了心脏不好,还罚她奴役干活到半夜。魏丹还指使班委和吸毒犯折磨她。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二小队的刘丽霞,长春市人,近50岁,被抓前在家还能开车。坚持信仰,被郭管教、于波管教,刘大队长用电棍电,迫害得不能走路,后来走路也不灵便。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二小队的李英,长春市人,35岁左右,因坚持信仰,被超期关押不放人,她遭受到过电棍电、不让睡觉、罚站,绝食抗议被灌食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周丽芹,长春市人,35岁左右,被打得腿肿,有内伤,身体状况极差。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小队的罗西玲,集安人,45岁左右,因坚定修炼,被电棍电、打得只会说“我是大法弟子”。恶警吩咐流氓、大队学委陈洪春、于俊英、鹿鸣春、王东玲用缝衣服的针扎罗西玲的手、脚、脸,狠掐大腿逼她写“五书”,被打得不会走路,两腿直直的。看管罗西玲的恶警是郎翠萍。

李秀珍,辽源人,48岁。99年7.20以前看过一遍“转法轮”觉得十分好,要修炼返本归真,就上北京上访说句公道话,因此被劳教两年,被刘莲英打得脸肿,脚不会走路只能扶墙走,多次被电棍电。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小队的李玉玲,45岁左右,长春市人,被用手镣子扣住双手,用电棍电,被迫跪着低头等酷刑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五小队的杨永兰是位教师,是长春人,45岁。因为本人正直、不配合考试作弊,被刘莲英电棍电、打。(注:劳教人员考试都是打小抄、作弊)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小队的尹君,22岁,抚松县人。因不配合邪恶,被打得腿不能走路,电棍电得心脏不好。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小队的郑雅文,35岁。在一次被迫看污蔑大法片时背经文,遭刘莲英、马天舒、魏丹,特别是刘莲英狠踢两腿及胯,不能走路,由人扶下楼吃饭。有一次4.25,郑雅文在饭堂喊“法轮大法好”“还李洪志师父清白”“大法千古奇冤”吓坏了邪恶,被连拖带拉的将她带到楼上办公室,先是刘莲英和偷盗犯鹿鸣春拳打脚踢,逼迫承认错误,郑雅文说:没有错,宣扬大法好是大法弟子的本分。那次郑雅文被打得整口牙全部松动,特别是两门牙只剩一根线,流了很多血,头顶的头发被拽的几乎没了。恶徒们还对外编造说要撞头自杀。恶徒看这一招还是不行就用电棍电,把衣服掀开滚在了地上,电到后背时没电了。郑雅文的眼睛被打得乌青。刘莲英为了挑起是非,在坚定的大法弟子面前说:郑雅文疯了,乱撞,把眼睛撞青了,谎说为了救人薅她的头发才救住。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郑东辉,35岁,长春市人。保外就医后再次被抓,魏丹对她大打出手,在管教室整整被打了一宿,电棍电、打、踢。郑东辉绝食90多天,遭灌食、打针,被折磨得头发竖立,瘦成皮包骨。法院还多次来吓唬:死了白死,劳教所有死亡名额,你不吃饭死了活该。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李宗玲,48岁,延吉市人,无中生有被邪恶的延吉市610判两年劳教。在劳教期间她身体极度虚弱,没有劳动能力,本应保外就医。她脖子上的大包很大,后来都扩大到全身,走路都不敢走,饭吃得很少。劳教所都想把她当作反面例子,让她病死在那儿,就不放人,好以此做张扬,但后来不得不让她回到了家。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李永杰,37岁,通化市人,因坚定信仰,恶警不准其睡觉,用电棍电,流氓打,在被迫观看邪恶污蔑画展时她喊“法轮大法好”,被管教魏丹用电棍电得肉都焦了,解教时被折磨得浑身无力。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三小队的王永红,35岁,延吉人,遭受了手铐扣住双手的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小队的郭亚玲是吉林省永吉县人(47岁)她没炼功之前卧床15年,从得大法后觉得一身轻松,病全好了。第一次劳教是在2000年5月份,写决裂不炼了,可浑身的病又都犯了,她还是认为大法好,师父好,又开始修炼,病又都感觉好了,不吃药、打针了,可第二次又被强送劳教所,检查身体有心脏病、胆囊炎、血压高、眼睛突出、没有劳动能力。后来郭亚玲死于劳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