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折磨三年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4月20日】我只是一名普通职员。修炼前做了左肾切除手术,肾脏尚未恢复好,又得了结核性胸膜炎,抗结核药严重地刺激了肝、肾,导致肝脏疼痛,肾脏指标不正常,住了一个月院也没有明显好转,上楼吃力,家务活也干不动了,大把大把吃药、打针,偏方用了好几个,根本不起作用,苦不堪言。后来,听人说,有很多疑难绝症病人通过炼法轮功,病都好了,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捧起了《转法轮》,我被书中那深奥的法理所折服,于是决定炼功。不久,身体那些病症不翼而飞,从此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精力充沛,也能干活了,生活得充实愉快。

轻松的日子仅过了一年,江泽民对法轮功便开始了血腥镇压。为了证实大法是清白的,2000年我决定进京上访,在被抓回来的火车上,我身上的2000多元钱都被长春警察勒索去了(不给就打),后来又被非法押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在那里,有一次因炼功,我被恶警王小会、袁影、封小春、于波连打带电。它们逼我脱光上身,把电棍放在胳膊处不动,当时就电出了个大紫结,心脏被电棍刺激得难受了好几天。2000年7、8月份上级下令100%转化,恶人几乎天天找我认罪、决裂,隔一天电一次,不仅是身体上的承受,还给我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只要一听到电棍声,我的心及肌肉就开始突突,每一天都在痛苦中煎熬着……后来它们又把我送到了最严的六大队,强迫我读揭批材料,踩老师法像,不读就电,我咬牙坚持仍不决裂。它们一看不好使,又把我送回四大队,张贵梅大队长仍不放过我,指着我说:“你不决裂,我就得不到奖金,你给我呀?”一次,它把我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我脖子,脖子肿的几乎跟脸一样平了, 腋窝处也电出了几个大泡,半个多月才好,伤疤至今尚在。它们还不罢休,又把我关进小号,一宿没让睡觉。

我没罪反而被非法劳教一年,又被非法超期关押了几个月,有一天,我忽然悟到不能默认邪恶的迫害,于是我不戴犯人名签,它们竟将我关了一个月小号,正是夏季,没有阳光,几乎不透气,呼吸困难。前两天还不给被褥,我坐了两天两宿,手被手铐卡肿了,手疼得几乎睡不着觉。

一味地加期,向上反映要求释放也没人管,只好绝食抗议。恶警不但不放我,反而利用灌食折磨人。一次,郭小娟大夫气急败坏地把开口器插进我嘴里并开到最大限度,我几乎喘不上来气,郭又将很粗的胃管快速使劲插,我感到恶心,心难受,灌不进去,郭就疯狂地喊,“不咽往嘴里倒水”,我几乎被窒息,用尽全身力气奋力挣扎,五六个人都按不住了,人都快憋死了,恶管教王晶还大叫按住,真是人性全无。我前后共绝食两次才释放,超期关押差几天就到一年了。

刚出来不到两个月,在家中又被恶警无理绑架,送到劳教所,我让管教向上反映要求释放,得到的答复是:上面下令说,死也得死在这里。我绝食抗议,这次恶警竟然灌浓盐水,有一次我晕了过去。恶徒又把我送到卫生所折磨,将我的双手铐上,所长郭旭叫嚣着:“不吃就天天折磨你,不信劳教所治不了你!”将开口器开到最大,我的牙齿被弄得咯咯响,牙都被弄松动了,疼得我使劲喊,因为楼下有民工,郭怕他们听到,赶紧把窗户关上。它们将鼻管插进又拔出,挫得食道、心脏都疼,恶警还往我嘴里倒水,让我上不来气,直到鼻子出血才不动鼻管。我就躺在血与水混合的水泥地上,当时是2002年9月。王晶一边弄开口器一边说:“把你牙都弄掉。”第三天,张贵梅拿着木板和六七个大夫把我已瘦得皮包骨的脸打得肿起老高,拽着头发摔来摔去,头发被拽掉了许多,人都被打得变形了,连续折磨了三天,每天长达4—5小时,下牙(门牙)几乎要掉了,牙床也肿了,几乎不敢闭嘴。

由于多种原因,我吃饭了,身体还没恢复好,就被迫跟着干活,每天长达十六、七个小时,累得我呼吸困难,逐渐吃不下多少东西,脚肿得不能正常走路,恶警还逼着我每天三次下六楼,上一节楼就要大喘一阵,一天比一天严重,后来就不能走了。那时脸色青白,好象快不行了,劳教所怕死在里面,就让家人接回。家人一看我那个样也觉得没啥希望了,好端端的人被折磨得不能走路才放,家人们都感到非常痛心。

我在那里被迫害了三年多,彻底认清了江氏之流的邪恶本质:“春风化雨”的表面掩藏不住“腥风血雨”的本质。善良的人们,赶快认清邪恶伪善的本质,识破它们造谣媒体的谎言,站到正义一边,让我们共同抵制这场邪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