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四月天

【明慧网2004年8月1日】四月是一个生机盎然的季节,阳光明媚,佳木葱茏。特别是那遍野的黄花,前两天还是稀稀疏疏的,近日却已密密匝匝,头挨着头脸贴着脸,金光灿灿,好像要把积蓄了一冬的阳光都释放出来。

碧云天,黄花地,群雁高飞,锦书难寄……我胡乱涂鸦,想起了我的几位同修。

认识宁新是在这个黄花灿灿的四月。

那时我刚接触法轮功。听说来了师父的新书和经文,我听人介绍找到了宁新。但他那儿已没有了书和经文了,他热情的说帮我找站长去。当时是早上七点左右,我们都没有过早。

“先吃点什么吧?”我建议说,因为我赶了那么远的路,实在是饿了。

找人办事不能太寒碜,那时的我心性还是个普通人,我说来两盘鸡蛋炒面吧,宁新却说喜欢清淡的,只端了碗简单的汤面。吃完了,我去付帐,可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偷偷的付了。我不好意思。

我要叫车,他摆摆手,推出自己的一辆半旧的载重自行车。他对我憨厚的笑笑,“还是骑自行车吧,方便,保你坐着平稳”,当然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听他安排了。

他用车载着我自由的在大街上穿行,向上看,白云朵朵,天空幽蓝;向下看,大街上,洒水车均匀的喷洒出一片洁净与清凉。我心澄目洁,心空一片蔚蓝。

我和宁新的第二次见面是在九八年的四月,在一次二百人的“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上”,那天宁新上去发了言,在那次交流会上我才知道他是大学文化,现在市财政局工作。他举了一个修心性的例子。每逢过年过节,一些有求于他们财局的单位就给他们送去一些优惠购物券,财局也分了他一份。可他是大法弟子呀,不能占人家的小便宜,可是却之又不恭。他只好把这些票券都锁進自己的抽屉里。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我们大法弟子修心性不就是先从不起眼的小事做起然后做好吗?

以后我再也没有见着宁新了,二000年四月,我多方从朋友那打听他的消息,朋友听人说,他是法轮功的“痴迷者”了,他不听政府转化,炼功走火了,着“迷”了。是呀,当今学雷锋也成了傻子,对法轮功学员来说,在那个谎言满天飞、脏水满身泼的日子,宁新不“迷”才怪呢!

又是一个四月天,我没有看到这漫山遍野金灿灿的黄花,我被关進了看守所失去了自由,和那些偷盗的、抢劫的、流氓的、诈骗的、吸毒的关在了一起,过上了度日如年的生活。他们中最高的也只是初中文化,多数连初中都没有读完。个别人还横七竖八蛮不讲道理。但奇怪的是,他们没有一个认为我是“痴迷者”,连他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多了,江泽民就容不得别人了,所以就打击法轮功。他们中有的过去和其它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过,知道法轮功是信仰真善忍,不欺人不打人不骂人。是啊,我们的同修,在关在看守所,在最艰难的时候,还在告诉人们真象。也有的犯人说,你是政治犯,是有知识的人, 我们不欺负你,你们将来会平反。也是在这里,听到了令我最感动一件事。

在我被关二十多天的时候,这里進来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年犯人,他是外地转过来的。他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就给我讲了他在外地看守所经历的一件事。在他原来看守所,关着两个法轮功女学员,都是三十上下的年龄,其中年长一点的是当地教育局的一位年轻有为的干部(可能是副局长)。她们每天坚持打坐炼功,向看守所的犯人讲真象,后触怒了管教干部,管教干部用木板将她们的手平伸着固定在墙上。人都是血肉之躯呀,她们因难受而哭过,喊过,但是从来没有屈服过。老犯人无不佩服的说:

“多整齐的两个姑娘呀,那里的管教干部对她们说,只要你们在保证书上签个字,以后再不炼法轮功,就立即放人,可是她们拒绝了。她们在看守所关了一年半,半月前被送去劳教了。”

听老犯人讲的时候,我的心一直在流泪,多坚强的同修啊!从此两位坚强的同修的身影一直在我眼前浮动,伴我走过那段艰难的日子。在看守所,我一直坚持发正念,向犯人们说真象。是啊,是师父的教诲和同修的鼓励,使我一直坚定信念不动摇。

又是四月天,漫山遍野的黄花灿烂如昔,我似乎听到她们铿锵生长的节奏。咫尺天涯,可我却见不到我的同修,其实在我的心中,又何尝忘记过他们,他们才是我真正的挚友,真正的亲人。没有师父,没有他们,我生命的黄花就会凋谢。多想和同修们聚在一起谈生活,谈工作,谈学习。更重要的是谈修炼,发现自己身上的不足,然后共同精進!

于是,我将《西厢记》中的名句继续進行改写——

碧云天,黄花地,群雁高飞,锦书难寄!坚修大法不畏难,说明真象救世人,总有相逢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