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妈信仰“真、善、忍”有什么错?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今天我又想起了妈妈,不由得泪水直流。我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感情至深。自99年法轮功被迫害以来,5年了我只见过我的妈妈两次面。因为她是法轮功弟子,为了说句真话就反复被抓,被关押、抄家、劳教,现在又流离失所他乡。流离失所两年来,我都不敢想象妈妈在残酷的迫害中是怎么样承受过来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分开了,我那时还不懂事,只隐约记得爸爸老喝酒,后来妈妈就带我离开了家,从此我们母子相依为命。妈妈是个很要强的人,由于生活的磨难,她的身体很差,患有好几种疾病。可她从来不愿让外人看出她的痛苦。她上着班,还带着我上幼儿园、学前班、小学、中学,总是让我穿得干干净净。时常教育我,做人一定要正直,善良,遇到困难要坚强。可我知道妈妈她心里很苦,有时她病重的时候,无法照顾我,我只好到姥姥家住一段时间。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懂事了。我看到妈妈总是大把的吃药,身体不但不见好转,而且越来越弱,真感到很心痛。

95年8月份,妈妈到北京的三姨家去,回来时带回一本书《法轮功》。从那时起妈妈就老是看那本书。不久,三姨又给妈妈寄来了《转法轮》这本书。妈妈早晨去炼功,晚上看书。妈妈单位不景气,都下岗了,她就自己做生意抚养我。妈妈的身体真的好了,再也不用吃药了,脸上也多了笑容。她又要忙生意,还要照顾我,早晨很早就去炼功,晚上睡的很晚,却总是精神饱满,看到妈妈的变化我真高兴。当时妈妈给我说:“儿子,你也炼法轮功吧,这功法太好了。”我说:“我现在学习太紧,等以后再炼。”

在98年底我当兵了。那时我还不够岁数,姨夫在部队,是他托的人。用妈妈的话讲:没有偶然的事情,一切都是有安排的。

99年7月,对法轮功的疯狂镇压开始了。当时我在部队新兵连训练,训练非常苦,可训练完还得让我们一遍一遍的看镇压法轮功的电视。我当时想,我妈妈炼功后身体好了,和她在一起炼功的人都那么好,为什么忽然就不让炼了呢?我那时很不理解,同时也替妈妈担心。

后来我知道,妈妈99年7-20去北京上访,被抓回本市,在派出所关押了一个多星期。单位出面担保才放回家。一个月后妈妈又去了北京,到北京信访办等处上访。可那时整个国家从上到下已没有法轮功学员说话的地方。9月10日,妈妈又被抓回,关押在了本市拘留所达一个半月。后来我小姨托人,还被罚了1000多元钱,另外还有800多元,说是到北京接人的钱。现在的公安真是毫不讲理,一个好人,为了说句真话却无辜被抓,还要你自己拿车钱,这是哪家的规定。

这些事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那时我当兵不到一年,部队很紧,不让往家里打电话。我又时常接不到妈妈的来信,一直感到心里不安。2000年春节,我们被允许往家里打电话。当时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一人只让打一次,真怕妈妈不在,可就白打了。

我不安的拨通了姥姥家的电话,我当兵后妈妈和姥姥老爷一起住,以便照顾他们。接电话的是妈妈,我高兴极了。妈妈嘱咐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跟战友们闹意见。妈妈不在家时就不要老打电话找,说妈妈没事,让我不要担心。妈妈自己会照顾自己的。我告诉妈妈一定要多给我来信。

电话打完了,可我心里一直不安,总觉得妈妈好像在瞒着我什么事。不过妈妈接了电话,她在家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谁想到,从打完电话几个月的时间我都没有接到妈妈的来信。我几次往家里去信也没有回音。有一次我被批准往家里打个电话,姥姥却说妈妈出差了。我想,妈妈肯定是出事了,家里人怕我担心不告诉我。我一直心神不定的等待着妈妈的消息。

2000年7月初,姨夫来部队找到领导给请了假,把我接到三姨家,在那儿我见到了妈妈。她比以前憔悴了一些,不过精神还好。这时我才知道了妈妈的情况。春节时妈妈给我通完电话没几天就去了北京,在天安门打横幅炼功,又被警察抓了,这次被关押在看守所四个月,出来时还被罚了2000元。

母子短暂的见面,我说:“妈,您以后在家炼吧,不要再出去,您知道让我多担心。”妈妈却平静的说:“做人不能没有原则,师父救了我的命,大法遭到这样的诽谤,我都不去说句真话,那还叫人吗?妈妈走的是最正的路,也知道该怎么样走下去。儿子,你就放心吧。你主要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但一定要记住大法好啊。”

妈妈只是告诉我要照顾自己,却只字不提她自己受了多少罪。我知道我劝不了妈妈,可又为她担心,同时也为妈妈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还如此坚定自己的信仰而感到自豪,在目前物欲横流的社会里,除了大法学员,还有谁会为了追求信仰和真理为其舍命而不足惜呢。

2000年的国庆节,妈妈又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遭警察的毒打。被拖上警车。警察把她辗转几处,最后又送回本市,在市看守所关押。据说春节前全市开大会,要判妈妈和几个大法弟子。他们在大会上高喊“法轮大法好!”使他们的会也没开好,乱作一团。

2001年春节过后,妈妈被送入了劳教所,在那里因妈妈不放弃修炼,连信都不许写。另外我知道妈妈为了不牵连我,尽量不跟我联系。所以我一直没有妈妈的消息。

2002年6月,三姨告诉我妈妈回家了,我请假赶回家看望她。我问妈妈是不是受了很多罪,挨打了吗?妈妈只简单的说:“在那里还能不受罪吗?可是比起那些为大法失去生命的,妈妈还算幸运了。现在我出来了,就得快救那些不明真象的人。”这时我才看到妈妈屋里柜上有很多大法的资料,就说:“妈,您儿子知道大法好,不阻拦您炼。可您知道我为您担了多少心吗?我有一天看到一位大法学员贴传单被坏人抓住,被打得头破血流。我马上就想到了您,现在的人都没有人性,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妈说:“现在的人被江泽民的谎言毒害的太深了,你知道大法好,一定要告诉你身边的人,能扭转他们的态度就是帮助了他们。”

我走后不久,大概是8月份,我妈妈她们几个人又被绑架了,妈妈抗议绝食好几天。后来跑出了关押她的地方。从此她漂流在外,杳无音信。公安局和610组织了专案组,亲戚、朋友、同事、熟人家到处找她,没有找到。

我庆幸妈妈没落入他们的魔掌,可也很担心,妈妈,您跑出来时身上没有钱,在外面你是怎么生活的。

事隔两年了,警察还不放松对妈妈的查找,有时半夜就去敲姥姥家的门,到家每个屋都看,确认妈妈没在家后才离开。这种骚扰使两位老人屡遭惊吓,老爷本来就半身麻木,惊吓的血压升高,于去年带着对女儿的思念去世了,临死都没能见女儿一面。老爷火化的那天,警察又去了很多人。多亏我妈妈不知道消息没回来,才没被绑架。

江泽民一手制造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害了多少家庭,使多少人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大法弟子们只是炼功做好人有什么错?我的妈妈信仰真、善、忍有什么错?却要遭受5年的迫害。

我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正义之士都能伸出援手,帮助立即停止这场发生在中国对无数善良好人的迫害,使我们有大法弟子的家庭都能有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还我们的基本人权。

妈妈,无论您在哪儿,您都要多多保重!我看到很多资料上都说江泽民已在多国被告了,那给大法平反的一天也不会太远了。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由于种种原因我不能报出自己的真实姓名,请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