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井研县农妇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8月6日】我叫程淑桃,今年57岁,家住四川乐山市井研县千佛镇楼房村一组。我96年10月份有幸得大法。在没炼功前我多种疾病缠身,炼功不到一个月全都好了,同时我还懂得了如何真正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师父洪传大法对人民、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我也要坚修大法。

99年7月20日恐怖大王从天而降,邪恶的江泽民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我们当地的公安叫我交出大法书,镇长程洪又迫使我说出练功点上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叫我写决心书,又把我叫到政府办,从县里派来几个局长说着电视里的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话。把村长、支书和我的丈夫一起找来做我的工作,叫我放弃修炼大法。还威胁说不答应就马上拉出去枪毙。我坚定信念,坚决不放弃修炼,邪恶没招了。他们怕我進京上访,就强迫我隔一天到乡政府报到。我家住后山,路又远,不管刮风下雨、农忙农闲都不能缺席,如果一天不去,乡政府人员就找上门来。这样的日子我走过了半年。

我再也不能容忍江泽民集团造谣污蔑大法、污蔑师父。2000年11月份,我决定進京上访,履行宪法赋予我的权利。我上访的目地是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要问个清楚为什么要迫害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法轮功学员?可我刚到天安门就被恶警抓了,他们把我拉到北京公安局审问,我把上访的目地告诉他们,他们就填在表上。后来办事处公安又把我带走,在北京关了一个星期,然后由当地公安带回当地看守所,关我的小监。我绝食抗议,被关了一个星期后释放回家。恶警向我丈夫要钱,公安局长张建森还叫我丈夫交了800多元不知名的钱。

2000年12月15号,我发真象传单又被宝五乡的邪恶之徒抓了。当时我被劫持到县公安局。当晚又转到区派出所。第二天到了乐山市看守所关了一个月的监狱,然后判我劳教一年。家中留下百岁的婆婆和三岁的小孙女没人照顾。后来他们把我送到资中劳教所里派包夹看管。劳教所里凡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就被罚站军姿、用电棍电,不准上厕所,不准刷牙,不准和别人说话,我绝食抗议。

刑满释放后,我继续学法、炼功、发真象传单,公安局又多次上门骚扰。2002年11月份抄我的家,迫使我出卖同修。白天晚上都派人监视我。每天公安、政府不知巡过多少遍。

在这几年的迫害中,我更加认清了邪恶的本质。我发动我的儿女们和我六岁的小孙女都出去散发真象资料。有时我一个人到很远的山沟里去发真象资料,脚上打起血泡、打破皮,指甲壳全部重新换过,甚至有几次走远了迷失了方向……

我知道师父下人间度人的良苦用心,知道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知道这个大法有多么珍贵,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邪恶逞凶一天,就蒙蔽众生一天,我就要坚持救度世人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