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办成打人办:“你们敢上这讲什么理,打你就是讲理”


【明慧网2004年8月11日】我是一名98年有幸得大法的修炼者。因为我用心学法炼功,做到是修,时刻用“真善忍”约束自己,不到几个月,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变了,我的脾气好了,有了事先想到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的心、能忍让的理性,总按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修正自己。不知不觉中我的病也不翼而飞了。有幸遇到这样的高德大法,我感动得直掉泪。

可在99年7月20日,电视里播出了镇压大法的消息,当时我想,这是哪个不修炼的坏人在造谣生事?怎么不了解情况就乱发言?我心里很难过,心想:早晚炼功又不影响工作,叫人学好,多好的功法啊!于是我就想去反映情况——大法是教人“真善忍”的,是好信仰,是让我们修善的,让我们作比好人还要好的好人,以至修到更高更好的境界,这是一部伟大的功法。

从小就听说北京有个信访局,是让老百姓诉冤讲理的地方。于是99年11月末,我抱着一颗真诚并充满希望的心,走出家门去了北京。我想一定要找到国家信访局,说明我这活生生的亲身例子,这样才配是一个为国家负责任的好公民。

到了北京,我问这个问那个才找到了天安门广场,可没走多远,就听后面有人喊:站住。我边走边问:这附近有信访局吗?没人答话,却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抓得还很凶,我一看,还有抓别人的。我便说,别抓我,我不是坏人。他们很凶的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笑着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谁知这一说,他们上手就打、抬腿就踢。也不容分说,过来几人就拖,还一边骂着,一边往警车里拽。等拽到警车门口,上边推,下边踹,推進车里还有便衣骂,并恶狠狠的说:老实给我呆着,你们知道吗,这是江主席呆的地方,你们敢上这讲什么理,打你就是讲理。不一会就抓了一车,于是我们被送到了一个地方,下来一个铐一个,象犯人一样把我们押到一个第三层的地下室。小屋只有6平米,却关了我们18个人。不许我们说话、不许喝水、不许吃饭、不许上厕所,只能站着。这时,有一个看守说话了:告诉你们,这就是信访局,现在改成监狱了,你们知道吗,抓一个,江主席给我们500元,跑了,这500元就没了。并骂骂咧咧的说:今天就抓了你们几个,能得几个钱!我们大法弟子互相看了看,全明白了:上访就抓,就不让讲理。

就这样,站到第二天的半夜,我被押回原地,不由分说就被关進了秦皇岛第一看守所。关我的监号长是个贩毒吸毒犯、还有三个吸毒犯、一个小偷,我们20几个大法弟子却睡在了水淋淋的水泥地上,一米宽得睡6个,三个头朝这边,三个头朝那边,还得侧身睡。我们炼功人就得炼功,于是一个姓程的管教就来打我们,她的手都打出了大血泡,就让吸毒犯打我们,她站在门外大叫着指挥,结果一个大法弟子被扒光了衣服,用湿毛巾拧成绳,打了一个多小时,全身都抽紫了;又有一个60多岁的大法弟子,嘴巴被抽打了50多下。就这样,大法弟子还被铐上了9个。当时我们悟到,这东西我们不带,说着就都拿出来了。最后,我被关了一个月才放出来。

还有一次,2000年末,我们被非法关押在秦皇岛二看,大家决定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多的达40多天,少的20几天,大法弟子的身体都瘦得厉害。就是这样,一个姓张的副所长(据说是从马三家调来的,此人非常凶狠,张嘴就骂脏话,举手就打人。)有一天把我们带到公安医院,说是给我们化验检查,结果用1寸粗、10多公分长的针管抽得满满的。有的被抽了两下子,原来邪恶是抽我们血卖钱了。再有,给大法弟子灌食,每次一小袋,却要20元。就是买一大袋才10几元。

总而言之,敲诈、体罚、酷刑、折磨是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惯用伎俩。最后,希望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员,多听听善良的呼声,不要再做江独裁的犯罪凶手,给自己留条后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