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彭县大法弟子自述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13日】我是一个农民,家住四川省彭县三界镇。我以前有病,基本不能劳动,求医问药无效,经济上也负担不起,当时家中没有其他劳动力,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炼起了法轮功。经过一段时间的炼功,身体得到了净化,身体好了,无病一身轻,能劳动、能生活、能种好自己的包产田,能养活家人,能给国家完成任务。心灵也得到了净化,能尊重别人,家庭和睦,处处为别人着想,搞好邻里关系。遇事找自己的原因,不争不斗,没有坏思想,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这一切都是学法轮功得来的。

法轮功教“真、善、忍”,法轮功不治病,是修炼,要想好病必须做个好人,必须按照“真、善、忍”去做,这样一来他能使人民道德回升,能使社会安定太平,所以我说法轮功为人类做了极大的好事,有百利而无一害。

这样好的功法,对人民这么大的好处,我国的宣传机器却批判、诬陷,不让炼功。为了说句公道话,为了向政府说明情况,炼功人去上访,跟政府沟通,可是去一个抓一个,去多少抓多少,这哪还有跟政府沟通的地方?!

我去彭县炼功,可还没炼就被彭县公安抓了,强行搜身,我的一个法轮章被他们强行拿去,还打了我几拳。被拉回九尺派出所后,派出所警察黄光跃、罗兴华又打我,还抄了我的家。关3天小间后送彭县拘留所关15天,15天后又接回派出所,关了4天小间。黄光跃还不放人,要我放弃法轮功,我没同意,他又打又骂,又体罚,后来经当地政府保出。

回家后,不法警察经常到我家骚扰,拿走我的大法书籍,有一次拿了书,我要他们还我,他们不但不还,又把我抓到派出所关了30个小时,黄光跃说这是上面的指示。我家田里的菜没人管。放人时还要我签字,我不承认他们这种迫害

怎么办,上访要抓,炼功要抓,没有说话的地方,我就发传单、讲真象,这是不法人员们逼我的,他们陷害好人。就这样他们把我抓去劳教1年半,还抄了我的家。

我没有犯罪,他们为什么这样对我不公。劳教所用犯人作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一至二个包夹,多的有4-6个包夹,这些人在警察的指使下,整天围着法轮功学员灌输诬陷大法的东西,强行洗脑。

由于犯人的教期都跟迫害法轮功学员挂了勾,如果说一句真话马上被他们围攻,如果说一句法轮功好,他们警察马上把人拉去整:电棍电、不让睡觉、罚蹲罚站,7、8月份在太阳下曝晒、强行灌药、加期、长时间罚坐军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强行转化,警察说他们这里就是强制机关,我不知道要把这些好人转到哪去,一个公民有他自己的自由权,有他自己的信仰权。

我虽然是个农民,文化不高,但是我知道做人的道理,在这里我要说一声,迫害善良的人哪,你的道德和良知到哪儿去了。

我被非法劳教回来后,三界镇治安室的刘汉玉等人又来我家,拿走了我的大法书和讲法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