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证法之行


【明慧网2004年8月13日】2004年8月9日这个星期,第二批多伦多学员到了纽约,我们十几个人组成了一个小分队,在纽约的街头做巡回酷刑展。酷刑展前四天,一切進行的很顺利,只是人手少些,做酷刑表演的学员每天需要坚持5-6个小时,没有轮换,但是学员们都坚持下来了,我们发现真正在法上时,没有累的感觉。酷刑展的效果非常好,发生了很多感人的事情,明白真象的人们说,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去给电视台打电话,让他们来人;也有的人给我们提供媒体的信息,说让电台的人来看看,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展览的对面是一些小商贩,由于我们的存在,吸引了行人的注意,从而对他们的生意造成了一些影响,但通过学员的讲真象,以及目睹学员的表现,他们都很理解。其实这些小商贩私下里也很苦恼,因为暂时没有生意,但他们没有表示对我们的任何不满,相反有人还帮我们发资料。在我们最后离开那里的时候,其中一个商贩和我们每个人握手,并对我们说:你们在唤醒世人,这个世界太麻木了,你们做的很好,这个世界需要有人去唤醒!我们对他说:对不起,这几天打搅您了,可能影响了你们的生意。他说没关系,我理解你们。

到第四天下午,各地学员来了很多,但随之警察也来了,说这是私人领地,物主有意见。开始警察来了6、7个,骑着摩托把我们围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一部分学员上去讲真象,另一部分发正念,很快警察就缓和下来,他们说:我们知道了,你们是非常平和的人群,你们可以在这里呆到结束,我们守在这里,于是留下两个警察,其他人都走了。

第五天,我们到了一个据说是有许可证的地方做酷刑展,但是刚摆上展览,就有物主来说,这是私人领地,你们没有许可。通过讲真象,虽然他们本人对这种发生在中国的迫害表示出同情,但仍然以某种理由,甚至是以为我们安全考虑的理由(如此地就要施工了,地面不安全),拒绝了我们。当我们搬到另一个据说是有许可的地方,同样的问题又发生了,向他们讲真象时,在与他们交谈中,感觉到对大公司、大企业深入讲真象的必要,泛泛的讲,只能引起他们人这面的些许同情;当和他们的利益发生冲突时,他们还是不能摆正自己与大法的位置。

终于我们在路边上找到了可以做酷刑展的地方,此地挨近华尔街,人潮如流,很多人看到酷刑展都不由停下来问为什么,平时不会说英文的学员也不停的去讲真象。

下午突然乌云密布,天色立刻黑下来,眼看着黑云穿梭于密布的摩天大楼之间,豆大的雨点来的突然而密集,同时伴有尖锐的隆隆的雷声,而地面上四周好像霎时静了下来,人们都躲在建筑物里避雨,只有大法弟子屹立在雨中,发正念。一个十几岁的小弟子,把自己的雨衣盖在资料上,一些同修自己站在雨中,为那些做酷刑展表演的学员打着伞,场面庄严肃穆。在人的这一面是那么的静,而在另外空间正发生着惊天动地的正邪大战。雷声更响了,一个接一个,大法弟子仍旧排列整齐,在雨中发着正念,尤其是几个十几岁的小弟子,冒雨站在那里,表情严肃,巍然不动,这时好像整个宇宙都在注视着这个场面,天上的动和地面的静形成鲜明的对比。终于雨停了,天亮了,也正好是下班的时间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走过我们的展板前,此时能看到的是穿黄衫的大法弟子在人流中,对着人们讲啊讲啊,会英语的,不会英语的,大家都在讲,人们在听、在看、在签名。

通过这几天的经历,大家体会到,在这次证实大法的行动中,多种角度,多个组配合同时讲真象是当务之急。目前坚守在纽约的大部分学员还只是发资料和简单的介绍。很多必要的沟通、协调都要尽快建立,如固定炼功点的建立,很多人在明白真象后都要问,在哪能学到法轮功,还有很多人反馈说,通过和我们的网站上的联系信息,和给的材料的电话,都无法和我们联系上;再如,申请各种许可证也需要协调好。

纽约当地的学员压力已经很大,付出很多,需要全球海外弟子的帮助,同时发正念的重要性一定不能只限于口头上,要从更深处理解此次正邪大战的严肃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