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根本上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

写给在病业磨难中的同修


【明慧网2004年8月14日】近来在同修的切磋文章中,一直有在旧势力邪恶黑手的干扰迫害下,同修出现严重病业,并失去生命的文章,感到很痛心。我们地区也有不少这样的事例,我本人和我们资料点的同修前不久就被干扰得非常严重。但坚定的正念正行,冲破了黑手的干扰。我把我们的情况说一下,希望给走不出病业的同修一个提示,共同切磋,有不当之处请指正。

我们资料点上人手少,工作量大,但我们坚持每天学法、发正念、做大法的工作,各自都安排得井然有序。所以两年来我们一直做得比较顺利。虽然有时也有些干扰和摩擦,但都能找到不足,重新归正。

可是在上个月(7月)初,忽然我们点上的每个人几乎都受到了病业的干扰,而且来势凶猛。有一个同修牙疼得脸肿得老高,另一位重感冒一样,浑身疼,鼻涕眼泪直流。还有一位上吐下泻,肚子痛的直不起腰来。这对我们资料点整体的迫害来的很突然,我嘱咐大家再难受也一定要坚持学法,并坚持多发正念。并找找我们最近有什么漏被邪恶钻了空子。

通过交流我们找到了不足,发现我们最近在一起学法少,切磋也少,致使有的同修对某件事有不同意见时,不能及时讲出来,闷在心里,别的同修又有些误会造成一些隔阂,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大家又各自向内找,找出自己的执著,身体很快恢复。可没过两天,对我身体的干扰又上来了。

一天晚上,我正在上网,忽然就感到一股阴森森的凉气缠住了我的身体,我开始浑身发冷。我坚持把工作做完,每到正点都发正念。发正念时好一些,可过一会儿又冷得浑身发抖,头疼,嗓子疼,浑身难受。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被黑手控制,坚决战胜它。早晨照常起来炼功,尽管没一点力气,也坚持炼。照常正点发正念,照常学法,照常工作。

第二天下午开始好些了,我以为过去了。没想到刚过一天又开始了,这次比上次还厉害,嘴苦的饭一口也不能吃,浑身疼,一会儿热,一会儿冷。脑子昏昏沉沉。尽管我还坚持正点发正念,可太难受了,觉得正念也没那么强。

过了一天又稍好些,我想总算闯过来了。哪成想,晚上又开始了。我就这样好好歹歹十多天,一次比一次厉害,到后来头疼的象要裂开,浑身难受的躺也不是坐也坐不住,满嘴都起的大泡,牙也疼得受不了,咳嗽、吐血,整晚上难受得不能睡觉。虽然我还在发正念,可正念不强,已起不到很好的作用。我当时想,哎呀,实在受不了了,干脆死了算了。这念头一出,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劲,我是大法弟子啊,有多少众生需要我们去救度,那是我们的历史使命啊!师父为了救度我们替我们承受了多少苦难,我就这么一点点的难就过不去了?多么自私啊。

这样我开始冷静下来考虑这一切,平时遇到工作或身体上的干扰我觉得自己正念很强,有时往网站发东西邪恶会想着法的干扰,让你不是这里出现故障就是那里出现毛病,发正念后都能顺利解决。身体上虽有些干扰,正念中也会很快过去。可这次这么厉害几年来还是第一次。我意识到一定是自己有什么漏洞,自己做得不好才被邪恶钻的空子,我的漏在哪儿呢?

那天我坚持着起来学法,翻开师父最近《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静静的看。师父的一段话吸引了我,我反复看了几遍。师父说:“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得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看了师父的这段讲法我的心情豁然开朗,师父让我们连旧势力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都不承认,可我在迫害中一直想着要战胜它,要铲除它对我的干扰迫害。我这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了吗?这无形中不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吗?既然存在它就能迫害你,能干扰你。因为你承认了它。

悟到这儿我就开始发正念,我说:我坚决不承认旧势力黑手及不法神对我的一切迫害,无论历史上签过什么约,我都不承认。我是大法弟子,你们不配考验我,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发完正念后,我感到了多少天来从没有过的轻松感,牙很快也不疼了。

接着我开始找自己,我发现我还存在着很多的执著心,工作中武断、自负,什么事都自己说了算,我就是师父讲的那种听不得别人的意见,别人一说就发火的那种人。学习了师父的讲法后,知道要改掉这种在人中养成的最坏的毛病。也和同修们切磋,可真正遇到事时只是从表面上克制自己,其实心里并不服气,没有从心里真正把这执著放掉,没有修炼人的祥和慈悲的心态。还自己给自己找借口,觉得已经很不错了。这怎么能行呢。师父都讲明了自己还做不好,这是多大的漏啊。由于自己的心态不好,使整个点上都协调不好,造成了旧势力黑手迫害的最大借口。我深刻地认识到,这次对我们资料点人员的迫害,最大的根源在我这儿,尽管每个人都有漏,可如果我的执著不那么强,和大家共同协调好,学好法、发正念,遇事都能祥和的共同解决,就不会造成这么大的漏洞。

认识到后,我的身体当天就不难受了,第二天嘴里的泡全消了,饭也能吃了,很快恢复了正常。别的同修经过向内找也都好了,我们资料点一切恢复了正常。现在我们每个人都在尽最大的努力,把三件事做得更好。

我讲出来这些是要告诉那些还在病业磨难中的同修,关键时刻我们的一思一念很重要,就是磨难再大也要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们要按师父讲的去做,连旧势力垂死挣扎的表现都不承认。

现在正法的洪势将进入尾声了,让我们共同携手,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一起迎接辉煌的明天。

与同修以师父《洪吟》中的诗共勉:


去 执

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