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8月15日】2003年入冬后,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采取灭绝人性的方式,多次在严寒中体罚各监区大法弟子。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冰天雪地中被迫害过的大法弟子多达上百人。春节后,一监区、五监区、七监区、九监区等在监区私设刑堂给大法弟子用酷刑,吊铐大法弟子上百人次,多次将大法弟子吊昏死过去,七监区的缪晓露、陈云霞、王法娟等大法弟子都被吊得昏死过去。7月10日晚饭后,一监区监区长崔红梅和邓干事指使刑事犯在监区内将陈伟君吊昏死过去。这个监区参与吊大法弟子的都是所谓的大犯人,监区干部授给她们特权,这些刑事犯不仅有权用手铐、绳子吊大法弟子,还有权搜大法弟子的身,这种行为严重违反《监狱法》。在给陈伟君施用酷刑时,监区长崔红梅不仅拒绝其他大法弟子找她谈话的请求,还在监舍办公室跟刑事犯打扑克。陈伟君被上大挂时手腕被铐得肿起来,裂开一道道伤口。这是第四次吊大法弟子,前三次吊大法弟子也是在监舍内。

女子监狱还在小号超期关押大法弟子。八监区刘丽萍、丁玉、张树哲3月中旬被关進小号,到七月仍在小号受折磨。九监区的蔡秘、一监区的于秀兰在二月份被关進小号长达四个月之久(目前详情不明,几人是死是活没有消息)。一天二十四小时戴械具,小号大法弟子长达四、五个月见不到阳光,身心倍受摧残。

女子监狱疯狂迫害大法弟子,连年迈体弱的大法弟子也不放过。一些县、市看守所、610给监狱管理局、女子监狱有关负责人行贿送礼,将一些不符合收监条件的大法弟子强行送入女监。例如,七监区的沈景娥修炼前乳腺癌转移成淋巴癌,一侧乳房切除,是炼法轮功捡了一条命。沈景娥送進监狱不符合收监条件,仍被非法收监。她因多次被铐、打,加上长期不许炼功,几次发病,全身抽。五常的兰红英(四监区)、王文丽(七监区)等3名大法弟子绝食一个月,第一天监狱不收,送她们的所长和干警威胁说:“不收,把大米要回来”(给监狱管理局有关负责人送大米),第二天,再次行贿才将三人送進来。齐齐哈尔、鹤岗610、看守所也走后门花钱送大法弟子入监。曲杰正在医院(保外就医)时硬被从病床抓走,几天后送入女监。在被迫害中不许炼功,她血压高、心脏不好,2003年12月1日被二监区干警拉到冰天雪地中体罚,第二天又逼大法弟子跑步,不跑就打。曲杰年近60,受此凌辱后身心倍受打击,不久就由二监区转入病号监区。

病号监区现在总共有大法弟子28名:于丽波、李洪艳、王芳、杜春香、王淑清、马凤兰、王爱芳、高井云、刘文军、宫兰、邹彩荣、肖淑芬、王丹、高淑云、高文霞、徐亚文、吕洪芳、刘桂华、吕淑芹、石玉霞、赵亚轮、王淑兰。刘亚芳、王淑芬、邵本艳、边淑芳、刘倩倩她们五个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自愿转化。

病号监区环境恶劣,而“花钱”進病号值勤的一些所谓大犯人辱骂年迈的大法弟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负责干警张晓颖多次恶狠狠地骂大法弟子:“你怎么还不死。”病号监区不许大法弟子走动、说话,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干警提前写好“四书”,拖按大法弟子摁手印,大法弟子不屈服就被迫害得身体虚弱。这些年迈的大法弟子被铐时,有的坐地上,冬天不许穿鞋、不许坐椅垫,故意冻她们。在经济上截断大法弟子,病号区干警张晓颖把大法弟子的钱卡收上两个多月不让大法弟子买东西。曲杰一死才把钱卡发给大法弟子。五月份迫害大法弟子时,恶警强迫曲杰(现被迫害死)去看电视四天,每天早8点看电视到晚8点才回来,曲杰当时血压到230。死前几天恶警又找她谈话,她说:死我也不会转化。曲杰在恶劣的环境中身体一天比一天糟,7月11日去厕所时倒下,再也没起来。她就这样离开了这个暗无天日的人间活地狱。

关押期间曲杰的女儿来看妈妈,恶警不让接见。整个病号大法弟子家来人基本都不让见。恶警强制转化许先萍,每天早6点到晚8点,不让回来吃饭。许先萍不转化,恶警把她用绳子吊在管子上站不住,一上午都蹲不下。在外面一天晚上不让睡觉,坐板凳到12点(那天是张晓颖的班),让死缓刑期犯蔡淑兰和无期犯何影杰、李洪波、王欣、徐珍反复加害,由上述人强行按着,按的手印。吕淑芹(60岁以上)来病号几天,张晓颖找她谈话,因不报告,被张晓颖用手铐子铐在铁门一天。第二天晚张晓颖把吕淑芹找到办公室,打了半个多小时。当时张晓颖姐姐在跟前,她姐拉都没有拉开。王丹,从5月30日到7月10日,转化她整整41天,每天早8点到晚8点,四个人轮流来看管她看电视,张晓颖还用冷言冷语的话刺激她,直到把她们四个人都看出病来了才放开她。于丽波被强迫在办公室内反复看攻击大法的光盘,从早上干部上班到晚6点,第二天中午也没有让回监舍吃饭,被张晓颖责骂,语言刺激,傍晚,在干事的指示下,三名服刑人员强行作用下,按了手印。王爱芳来病号那天(2月9日)就被张晓颖绑在暖气管子上,从早到晚7、8点钟。张晓颖打肖淑芬,王爱芳说“不许打人,打人犯罪。”恶警就给她绑上了。肖淑芬被绑在床上将近20来天,因她做功,恶警还给她插管灌食。刘文军被绑三次,第一次是因为不点名,被绑在铁门上;第二次被绑是因为不点名和不戴名签;第三次也是因为不点名被绑在床头20多个小时,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邹彩荣是因不点名被绑在床头,不让上厕所和睡觉28个小时。王淑兰因不点名被绑在铁门上两天。王景翠因为闭眼睛就被关進小号。这些是病号区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个案。

集训队采取“包夹”强行转化大法弟子。6月21日以后九监区采用不许睡觉、体罚等手段逼大法弟子放弃修炼。二监区是所谓“转化基地”。在转化的人中有三分之一是冒充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利用这些人破坏大法声誉,监狱以减刑为诱饵,组织这伙人歪曲事实演讲、演节目,毒害众生。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以上种种侵犯人权,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仅是暴露出的冰山一角,望看到此文的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旧势力的黑窝、黑手,加持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