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公安县小学教师多次被强行送精神病院遭药物摧残


【明慧网2004年8月15日】湖北省公安县斗湖堤小学教师张烈菊,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610”、警察及原单位不法人员联合迫害得生命垂危,多次被强行送精神病院注入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被毒害成了一个废人,邪恶之徒还说给她治了病!

湖北省公安县“610办公室”是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恐怖组织,以廖学胜为首的恶警几年来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行恶,造成一人死亡、六人判刑、十几人劳教、数人被送精神病院迫害。企图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以酷刑折磨转化成它们政治流氓的牺牲品。陈雪良、杨政法、胡诗杨等人徇私枉法,充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骨干,积极支持“610办公室”的违法行为。

由恶警廖学胜亲自指挥,周良清等恶警亲自抓人,办了三次有组织的所谓洗脑“转化班”。有大法弟子半夜睡觉时被抓;有的在家做饭时被抓;有的在街上摆摊做小生意时被抓……,一去就是七、八个人,把大法弟子的钱收去归为己有。不法人员动用武警对大法弟子行恶,绑架坐师尊法像、强迫看造谣的电视片,如:“天安门自焚案”、“傅怡彬杀人案”等等诽谤大法和师尊。看守所以陈刚、袁昌杰为首的一伙管教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干,整天对大法弟子胡搅蛮缠、歪理邪说、黑白颠倒。

“610”恐怖组织为了保官、保职、拿高奖金,昧了良心干缺德事,对不逆来顺受的就用酷刑,对死刑犯用的手铐、脚镣用在大法弟子身上就象家常便饭,还拳打脚踢、上门板铐、野蛮灌食、送精神病院迫害,注入破坏中枢神经药物。

张烈菊遭受了非常严重的迫害。因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沙洋农场未收,又非法关押看守所一年多,到期不放。张烈菊绝食抗议又被强行送精神病院迫害,在人民医院精神科,一群恶警指使医务人员伍卫、李本玉一伙强行把她绑架在病床上,手脚不能动,注入破坏中枢神经药物,份量比重精神病患者多出好几倍。张烈菊每天被捆绑在病床上5-6小时,大小便不能自理、精神恍惚、心情焦虑不安、浑身像蚂蚁在肉皮里蠕动、看见食物就恶心,出现了这些严重的中毒症状。

有时邪恶用钳子撬张烈菊的嘴灌食,一群恶人向她扑来,掐住身体、嘴被撬破、牙出血,无论白天黑夜,张烈菊被反锁在病房,生不如死,二十四小时不能入睡,比度日如年还要难煎熬。

“610”恶警还经常到医院去恐吓张烈菊,一次恶警陈玉德到医院所谓探视,听说她不吃药,指使恶医用电疗,“疗死了不找医院负责”,邪恶之徒在迫害中没有人性,多次致使张烈菊生命垂危。张烈菊一次在看守所三天吐毒药,消瘦的皮包骨,生活都不能自理,两手臂痛的僵硬。还有一次睡眠中从口里流了一大摊血,把同号室人吓的不敢和她住在一起。

张烈菊一个走路生风的小学教师被不法人员毒害成了一个废人,邪恶之徒还说给她治了病,多邪呀!一次,张烈菊七十岁的老母白发苍苍了,听说她生命垂危,要求见她一面,可“610”恶警们见钱眼开、不择手段,找老人勒索了500元钱,好不容易把在农村帮捡棉花的工钱凑齐了才见上一面,真是昧了良心!几年来不法人员还说张烈菊上访了,找单位勒索了人民币将近两万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了每个公民上访、言论自由、信仰自由、集会自由的权利,法轮功修“真、善、忍”被诬陷、栽赃。不法人员不许人说公道话反映情况,剥夺法轮功的信仰人权,这本身就是知法犯法、践踏人权!

张烈菊在北京上访遭到恶警劈头盖脸、拳打脚踢、关铁笼子、上反吊铐、不许睡觉、电棍电击、警棍抽打、伪善欺骗、没收财产,非法押回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后又被严重迫害。十四天绝食绝水请愿后,炎热的夏天胃如火烧,消瘦如柴,整天用自来水浸泡,才好过一会儿,她已快奄奄一息,又被送精神病院迫害。

由于多次送精神病院迫害,残酷折磨,为了逃命,张烈菊跑出医院,不法人员还栽赃说她拒捕、潜逃,派大批人追捕,使她流离失所到监利。可是跳出了狼窝又進了虎口,张烈菊在监利又被恶人举报再一次被捕。

“610”邪恶之徒徇私枉法,打着法律的幌子,践踏人权,用金钱收买人心,号召群众举报一群只为做好人的修炼人,当败坏人类道德的教唆犯。哪还有什么法律尊严!坏人有什么权力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谁是“邪教组织”?不正是江氏一伙政治流氓吗?!全国迫害死了一千多名大法弟子,“打死了算自杀”,真是罪大恶极、血债累累、天理不容。江氏还有什么权益代表中国政府、中国人民?!

公安县斗湖堤小学恶人陈华民(原系小学校长)积极配合公安局、“610”恶警,唆使她亲友毁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栽赃张烈菊在教室炼,什么走火入魔了,还蒙骗恐吓张烈菊亲友说:“如果弄到精神病专科医院,医生证明就免判刑。”陈华民的伪善使不知情况的亲友把她骗到沙市区精神病院迫害:捆绑、灌毒药,身心受到极大摧残。陈华民还背着张烈菊搞来一份假精神病患者病历,交给了公安县“610”恶警邀功请赏,成为它们迫害善良无辜的借口,还到处造谣生事说我炼功走偏、精神不正常。张烈菊给陈华民将真象,要重德行善,炼法轮功是做好人,陈却说:“我不是炼法轮功的,讲什么德呀。”陈华民又在工作中故意找借口,把张烈菊炒下岗,停发工资,基本生活费都不给,几次逼她写“保证书”。信仰“真、善、忍”有何罪?!

“610”邪恶组织还指使现学校校长胡玲、洪云、马铭等人为监控张烈菊的责任人,他们也多次配合“610”恶警,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骨干,经常跟踪、几次举报,有的一天早晚向“610办公室”汇报两次张烈菊的情况。一次张烈菊回娘家都被洪云等人跟踪举报恶警抓她,有时由于生活没有着落,她在农村帮工捡棉花,也被派人到处寻找。2002年她一次在学校要求上班,还反被恶人胡玲举报,再一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遭迫害,将近两个月的非法关押,瘦得皮包骨,進食就呕吐,人快咽气,“610”办公室怕担责任才要亲属把她接回来,看守所管教说张烈菊是个废人了。大过年,腊月十九她回到学校找胡玲领工资,可一分钱也没有要到。

2003年一年一直监控她,干缺德事,大门口探视,严重侵犯她的人权。恶徒几次张贴诽谤大法及师父的漫画,被明白真象的人撕毁了,学校恶人洪云又举报,学校宁可把大把的钱交给“610”邪恶组织迫害她,却扣发她的工资,还欺上瞒下,说工资未拨到学校,剥夺她的基本劳动,生活权益。2004年正月十六,大过年的,被它们举报后,以向小阳、张左银为首的一伙恶警,还有学校胡玲派的大批人“紧密配合”,挑开张烈菊大门,闯入家中,夺走师父的法像,绑架她到洗脑班,那里是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黑窝,真是人间地狱。

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用金钱收买人心,洗脑班邪恶之徒用伪善加欺骗、胡搅蛮缠、歪理邪说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是为私为己、邪恶至极!不配人这个称呼了!为了它们拿双倍工资、高奖金,真话不许说,假话编成书,你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武警就用毛巾堵你的嘴,还诬陷是精神病,不法人员把歪曲大法的电视、电影强加给大法弟子看,不服从就捆绑,采用各种假、恶、斗、残的手段迫害,妄想洗掉大法弟子思想中的真、善、忍大法。只有邪恶之徒才怕真、善、忍,只有做尽了坏事的缺德鬼才整日惶恐不安。

一群包夹恶人不许你睡觉,还要跟你胡搅蛮缠,使人头昏,一次又一次给张烈菊输入破坏中枢神经毒药,使她浑身浮肿、嘴抽筋似的歪了,说不好话了。恶警队长田明还栽赃说:“张烈菊,你炼法轮功炼成这样了,别死在这里害我。”多邪恶呀!

张烈菊多次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如果她不是炼功人,早就被迫害致死了。

“610办公室”邪恶组织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它们自己邪恶本质的暴露,是对信仰自由,人权的践踏,构成诬陷、诽谤、栽赃酷刑罪、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追查国际组织现出版追查报告,对迫害法轮功的恶人要查个水落石出,上恶人榜,公布于全世界。奉劝恶人清醒,立即停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和对善良民众的欺骗!法轮大法是正法,谁迫害谁遭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