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对廖元华的非人折磨


【明慧网2004年8月19日】廖元华,一个坚持真理廉洁自律的人民好干部,一个不畏强暴慈悲为怀的大法弟子,可是仅仅因为進京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就被开除党籍,蹲四年大狱,并施加近三十种毒辣残忍的酷刑折磨:火砖炮烙、架飞机、拖把棍戳、用毛巾蘸屎封嘴、四肢吊铐推“荡秋千”、辣椒糊涂眼睛、注射不明药物、将药瓶塞進肛门踩出来、用蚊香贴近熏烤面部等。

廖元华是湖北省武穴市人,47岁,原在武穴市农业局任纪检书记。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7-20后被开除党籍,2000年因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看守所里关押一年后于2001年6月1日被送往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

在范家台入监大队,由于廖元华不配合邪恶的恶警安排,六个“包夹”犯人(协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人)夜以继日的对廖元华轮番折磨:身体要保持站立,动了就拳打脚踢;夜晚不准睡觉,一睡觉就将廖元华头往墙上撞。为了迫使廖元华与犯人一道走队列,恶警史和平指使犯人把廖元华反铐着“架飞机”。廖元华想: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炼者,决不与其他刑事犯人一道走队列、喊口号,他们要廖元华背《罪犯改造行为规范》,廖元华看都不看一眼,他们要廖元华唱罪犯歌曲,廖元华根本不予理睬。

一次,一李姓当班恶警授意包夹犯人在储藏室对廖元华行凶近三个小时:用拖把棍戳,用铁衣架往廖元华头上抽打,还一边打一边问:“你还说法轮功好吗?”廖元华回答:“法轮功就是好!”廖元华不停的回答,犯人不停的抽打。

还有一次,恶警把廖元华送到重管大队,一张姓队长使劲抽廖元华的耳光,用电棍电廖元华,另一杜姓教导员在上面喊:“用手铐把他挂起来!”廖元华毫无惧色,他们也就不了了之。

2001年七月下旬,监狱政委潘建生利用在入监大队二楼会议室召开干部会的时间找廖元华作了一次简短的谈话。潘讲:“你修炼法轮大法在你们地区和范家台监狱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考虑你原是一位党员干部,我今天有必要与你谈一次话,也是给你一次机会。你记得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中要求做的五种人吗?”廖元华回答:“我以真、善、忍为标准,力争成为一个比常人中好人更好的人有什么错?我修炼法轮功后对自己要求更加严格,身心受益,到北京实事求是反映情况有什么罪?”潘讲:“现在国家已经取缔了法轮功,你就不能坚持,你就必须转化,你马上写一份转化材料,我在这里等着,希望你把握这次机会。”语气中带着威胁。廖元华觉得这是他向潘证实大法讲真象的一个机会,于是廖元华坦然的通过书面形式介绍了自己通过修炼对大法的真正认识,告诉他法轮大法是正法而决不是什么×教。

几天后,也就是2001年8月3日,恶警史和平手上提着手铐,带着重新组织的五个包夹犯人(它们是王海锋、陈月明、付祥、杜生科、黄鹤明),对廖元华讲:“你今天转入劳动改造阶段,他们五个人是专门监督你的,现在就跟我走!”廖元华被带到八队(砖瓦厂)劳动现场,它们叫出窑的犯人把砖拖到一个僻静处,要廖元华一块块捡下来码好,然而砖非常烫,廖元华一试根本不能沾手,后来廖元华才知道这种劳动叫分级,任何人做这种事手上必须带皮垫子,否则手必然要烫伤,他们不给廖元华皮垫子是根本不行的。这时廖元华刚好要解大便,史和平不但不允许廖元华解大便,竟不由分说的将手铐甩过来,叫犯人把廖元华反铐起来推進了窑洞。

8月份窑洞里温度特高,虽然穿了胶鞋一会儿就觉得烫脚,犯人竟脱去廖元华的胶鞋,让廖元华光着脚站在窑洞里,两只脚烫得一上一下的直跳,而包夹犯人杜生科等两人一边一个踩住廖元华的双脚,使廖元华身体不由自主的蹲了下去,他们就从火头上拿那烧得通红的砖往廖元华臀部下垫(臀部现在还留下烫伤的伤疤),当廖元华支持不住的时候就把廖元华拖出去,在外面负责指挥的恶警史和平问廖元华:“怎么样?答不答应转化?”廖元华回答:“不可能!”廖元华转向在场的犯人讲:“你们作为见证人,看看我是怎么样被迫害致死的!”恶警史和平叫嚣:“不准他讲话,推進去!”就这样的推進去,拉出来不知多少次,直到廖元华昏死在窑洞里。到现在廖元华双脚、臀部、右肩都留下了当时烫伤的伤疤。

据悉,廖元华昏死时体温高达41度,他们往廖元华身上浇冷水,廖元华全然不知,廖元华被送進了监狱医院。当廖元华刚刚清醒,包夹犯人杜生科对廖元华谎说:“转化材料你非写不可,你昏死前已经答应了转化,史和平队长叫我和付祥两人做证,否则不会送你到医院来的,我们必须按干部说的做。”廖元华当即拔掉了输液管拒绝打针。他们叫来了四、五个特警队员并带来了脚镣手铐,廖元华向他们揭露说:“我仅仅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到北京上访被判刑,现在你们又对我進行肉体摧残,强迫我转化,更无耻的是公然当面造谣说我昏死前答应了转化才送我上医院的,你们这样做有良心吗?”特警队人员说:“谁说你答应了转化才送你上医院的?”廖元华指着杜生科说:“是他讲的,史和平队长还要求他和付祥两人做伪证。”特警队员说:“不是这样,我们是实行人道主义。”下面就看看它们在医院是怎么对廖元华人道的吧!

廖元华臀部烤伤后只能趴在床上,由于身体多处烧伤,只能光着身子,不法人员把廖元华双手铐在床头的两边,将廖元华受伤的双脚戴上脚镣也铐在床上。白天把电视机放在廖元华床边不到一尺远处整天强迫廖元华看所谓“转化”录音录像,一到夜晚就开始肉体折磨:他们有时以要廖元华擦澡为名把廖元华抬到走廊坐着,严重烧伤的臀部不得不吊在后面,靠大腿撑着身体,让廖元华整晚戴着脚镣悬空吊着,烫伤的脚掌流着脓血,第二天脚都吊肿了;他们有时以换药为借口,整个人野蛮的站在廖元华被铐在床上的脚镣的铐子上将廖元华脚别住,使劲的在廖元华烫伤的两只脚掌上刮,你越喊痛,它刮得越重;它们还用打苍蝇的棕条扇叶(前面象一根根针)反复往廖元华两只脚掌的创面上扎,如同万箭穿心;你喊叫,它就把毛巾拿到厕所蘸上大便,然后撬开嘴塞進去,让你喊不出声;它们有时把药瓶塞進肛门,然后在身体上踩直到把瓶子挤出来;你修炼人不喝酒,它就将廖元华擦伤口的医用酒精往你嘴里灌,你嘴不张开不要紧他们就从鼻孔里往里灌;热天将小板凳翻过来挂在廖元华的颈上然后放上点着的蚊香烤廖元华的面部;两脚还未痊愈就要他长期站立,冷天不准睡觉,瞌睡了就一盆冷水让你全身湿透;它们还用手铐将廖元华双手双脚两头挂起来,使整个人身体悬空然后用劲推“荡秋千”;手脚被铐子吊得鲜血直流,手腕到现在还留有疤痕为证。但是这次监狱医院里四个月的折磨没有达到使廖元华“转化”的目地。

2001年11月又将廖元华送回入监大队,继续施行罚站,不准睡觉,限制上厕所等办法折磨。入监大队大队长、恶警肖天波与包夹犯人潘光付交代:“没有我的同意,不准他上厕所。”廖元华问肖天波:“你打算一天允许我上几次厕所?”肖天波回答:“我什么时候来了,就什么时间安排。”一次廖元华要求上厕所,他们不同意,廖元华大声质问它们:“法轮功修炼者有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要迫害我们?”这时五、六个包夹犯人围上来将廖元华按倒在地,一阵疯狂的拳打脚踢,犯人潘光付拿起小板凳往廖元华背上砸,凳子都被砸破了。

2002年3月底,恶警肖天波以廖元华“不认罪服法”为由又将廖元华送進了禁闭室授意包夹犯人邹雄、潘光付進行肉体折磨。它们的手段是整天罚站,不准睡觉、少给或不给饭吃,用辣椒糊涂眼睛,用鞋底打面部,把头按住往墙上撞,拳打脚踢。有一天重管队一个姓祖的恶警透过窗子劝廖元华转化,见无效果就对包夹犯人讲:“不转化就效(黑道上的话:意思是打)!”这样它们又对廖元华发淫威,脱掉廖元华的裤子,两个人轮换着用鞋底抽打廖元华的臀部。那段时间其它禁闭室同时也关了几位法轮功同修(陈培胜等),包夹犯人之间隔着墙壁喊话:“怎么没有听见声音?”于是那边很快传来同修被打的喊叫声,那边喊:“你们那边为何未听到声音?”这边犯人就对廖元华一阵毒打,禁闭室完全变成了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隐蔽所。廖元华耳朵就是在这里被打变形的。虽然做了手术,仍然不能恢复原状。

2002年四月,监狱将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个监区,每个法轮功学员安排两个包夹犯人。它们的任务就是24小时监视,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不准法轮功学员学法炼功;不准法轮功学员有任何自由,连上厕所都必须经包夹犯人同意并监视。特别是对大法学员监区采取了一段时间的所谓的分类管理,有的要求他们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体力劳动从九月份到春节,他们是赵询、张爱民、孟祥龙和廖元华)。后来有的实行个别隔离(他们是方龙超、宴宇涛、熊纪伟)。2003年7月,当廖元华知道有同修隔离后被毒打的消息,廖元华当即绝食,要求恶警停止对同修的隔离迫害,同时廖元华意识到参加劳动就是在配合邪恶,于是廖元华拒绝参加它们强加的“劳动改造”(此时做的是串彩灯)。

2003年8月1日廖元华被正式隔离,受到3个包夹犯人24小时的监视。虽然近两个月时间没安排廖元华做任何事情,但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怎么能默认邪恶不准学法炼功呢?

2003年9月26日,廖元华再次绝食,要求归还炼功学法的权利。恶警先是把廖元华隔离在早已搬迁的监狱医院空房中,把廖元华脚手铐在床上,通过强行插胃管野蛮的灌食折磨。廖元华绝食33天后,不法人员只答应廖元华炼功,却不让廖元华看书学法,廖元华不答应,廖元华要求的是全盘否定对廖元华及所有大法弟子和大法的迫害。廖元华又继续绝食,10月28日,它们又将廖元华转移到沙洋监狱总医院,继续强行插胃管,脚手铐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监狱恶警肖天波到医院告诉廖元华说,它们到省里参加了两个月的培训班,并且带回了很多所谓的“新经文”,其实是毒害法轮功学员的假经文。廖元华一听就知道恶警们所谓培训只不过是学回了欺骗法轮功学员的招术,它们不敢给廖元华看那些骗人的东西,害怕廖元华识破它们欺骗的阴谋。

在后八个月时间里,廖元华一直没有放弃炼功学法的要求。直到2004年6月9日当地“610”把廖元华从医院接回家。本来要把廖元华送省洗脑班继续迫害的计划也彻底破产了。

在四年酷刑折磨中,廖元华坚强的活过来了,他经历了一系列常人所承受不了的苦难:火砖炮烙、架飞机、拖把棍戳、铁衣架打头、用毛巾蘸屎封嘴、四肢吊铐推“荡秋千”、鞋底打面部抽耳光、辣椒糊涂眼睛、将头撞墙、从鼻子、嘴灌医用酒精、关禁闭、站在脚铐折磨、用针状棕条猛砸烧伤的脚掌,不许上厕所、不让睡觉、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用小板凳砸背部、整天站立,将药瓶塞進肛门踩出来、用蚊香贴近熏烤面部等。

一个坚持真理廉洁自律的人民好干部,一个不畏强暴慈悲为怀的大法弟子,可是仅仅因为進京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就被开除党籍,蹲四年大狱,并施加近三十种毒辣残忍的酷刑折磨,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知人们看了这篇材料有何感想?现在又听说武穴市纪委、武穴市检察局准备开除廖元华的工作籍,把廖元华这样的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心向善的好人送出去受迫害已经错了,那么把好人与杀人放火真正危害社会的刑事犯不加区别的对待,还要开除他的工作籍岂不是迫害的延续吗?能否分清正邪,维护道德,保护善良,请善心尚存的为官者三思!善与恶的表现都充分体现着你们将要得到的结果!请珍惜自己的每一个慎重选择!

附湖北武穴市有关领导的姓名和电话号码:
(一:市委部门)
武穴市市委书记 陈楚珍 电话:0713-6221888(宅),手机:13907256488
武穴市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 周秋英 电话:0713-6230001(宅),
手机:13907256359
武穴市市委副书记 冯汉武 手机:13907256789 电话:0713-6223369
武穴市市委副书记 黄强胤 手机:13907256369 宅:0713-6229198
武穴市市委常委、办公室主任 周海胜 手机:13807250998
宅:0713-6223659
武穴市市委宣传部长 吴昌发 手机:13971718886 宅:0713-6229646
武穴市市委人武部长 叶鲁信 手机:13971717989宅:0713-6217088
武穴市市委组织部长 吴晓文 手机:13871969996
(二:政府部门)
武穴市市委副书记、市长 张社教 手机:13339958276
武穴市市委常务副市长 潘积华 手机:13907256218 宅:0713-6223918
武穴市副市长 王斌 手机:13807250525,宅:0713-6228578
武穴市副市长 吴智国 手机:13807250218 宅:0713-6237398
武穴市副市长 郭西侯 手机:13971722889 宅:0713-6228232
武穴市政府助理调研员 何小平 办公室电话:0713-6230622
武穴市政府助理调研员 杨胜清 手机:13907256145 ;
宅:0713-6222966
武穴市正县级调研员  吕中强 13907254019 宅:0713-6223183
武穴市副县级助理调研员 董全盛 13907256752 宅:0713-6223920
武穴市市长助理 陈平 13807250236 宅:0713-6222669
(三:政协委员会)
武穴市政协主席 李至平 电话0713-6223475;
手机:13907256368
武穴市统战部长  何松涛 13907256099 宅:0713-6235999
武穴市政协副主席 柴迎超 13707254033 宅:0713-6220751;0713-8962693
武穴市政协副主席 吴正春 13807250115 宅:0713-8961175
武穴市政协副主席 田文艺 13508651688 宅:0713-6222698
(四:人大常委会)
武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张斌 手机:13907256366 宅:0713-6223438
武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雷少华 13907256078 宅:0713-6223723
武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喻卫国 13907256230 宅:0713-6223540
武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张在全 13707253673 宅:0713-6230719
武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宋怀远 13971718969 宅:0713-6224553
武穴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胡启江 13807250789;宅:0713-6222623;
0713-8965169
武穴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 王少斋 手机:13971722008
武穴市公安局政委 朱晓春 手机:13971722998
武穴市广播电视局局长 刘堂纪 手机:13907256309
原武穴报社社长 朱灿和 电话:0713-6224576
原武穴报社总编 王红光 电话:0713-6221983
武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程乐荣 手机:13907256636
武穴市司法局局长 兰雄彪 手机:13807250185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