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迫害给我和睦的家庭带来的巨大的苦难


【明慧网2004年8月22日】我出生在一个烈士家庭,是天津市市级优秀教师。我父亲是一位十三岁就参军的老革命。我和我的家人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大法不仅给我们全家人带来了身体的健康,更带来了家庭的和睦,精神的升华。

我修炼前患有严重的胃溃疡和神经官能症,这使我不能完成正常的教学任务。我看过许多医生,吃过许多药都无济于事。在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几个月后,各种疾病彻底痊愈。

我的母亲因为患冠心病、高血压等疾病,身体非常虚弱,严重时,有时一夜之间休克好几次。炼功一个月后,已经接近70岁的人又来了例假,她的身体完全康复了。

战争的岁月使我父亲患了多种疾病,特别是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犯病时不能行走。他的药费政府是百分之百报销的,每年他都要花国家大量的医药费。修炼法轮功以后,各种疾病都好了。

我的妹夫,以前嗜酒如命,家庭几近崩溃的边缘。自从炼了法轮功后,从此彻底戒了酒,家庭也变得和和睦睦。

可是,99年7月,江泽民掀起了这场对法轮功的非法镇压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我被警察限制人身自由,电话被监听,到我家里来访的客人也受到监视。只因我拒绝在所谓的“悔改书”上签字,便被免去了行政职务,并强行送去“洗脑班”洗脑。受到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受到开除党籍、取消教师资格等的威胁。

我的妹妹,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判两年劳教。在天津市蓟县拘留所关押期间,警察用拳头猛击我妹妹的脸和身体。鲜血流在了地上,妹妹被打得浑身是伤,手骨关节被打错位。她绝食抗议,警察就把她的四肢捆绑起来强行灌食,几乎窒息。在天津市建新劳教所关押期间,她被奴役做苦工,每天只允许睡觉4~5个小时,生产向韩国出口的汽车座垫和假发等产品。

我的弟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判处两年劳教,期满后,因不放弃修炼又被加刑半年。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里,警察用7根15万伏的电棍电击他,他被电得死去活来,全身皮肉被电焦糊。恶警大队长公然叫嚣:“我们是××党给的权力,这里打死个人算个啥?”

我的堂妹。只因为修炼法轮功,警察抄家时发现了有“法轮大法好”的纸条,便被非法判处两年劳教,她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在2004年7月劳教期满后又被加刑半年。目前,她仍被关押着。在劳教所里警察教唆犯人对她行凶,拿着高跟鞋对她狠狠的抽打。她被打得浑身淤肿,头上肿起大包,脸被打得变了形。警察把被打坏了的她架到其它分队示众,叫嚣“不转化就是这个下场”。 有一次她的脑壳被打漏,流血不止,被送进医院抢救,脸部瘀肿得变了形,以致去看望她的丈夫都认不出她了。

因为修炼法轮功全家遭受的迫害,使得我的老父亲抑郁而逝。

江泽民对于信仰真善忍原则的人们的镇压是违背天理的,也是违反中国的法律的。目前,这场迫害仍然在继续着。为了伸张正义,停止迫害,使善良的人们和平的生活,江泽民必须要受到审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