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遭受的酷刑迫害:电针摧残


【明慧网2004年8月25日】看到明慧网上为了酷刑演示收集关于邪恶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我把自己在武汉市精神病管制医院遭受电针摧残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供大家参考。

2002年3月我因发放大法真象资料,先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看守所,后又被非法转押到武汉市公安局下属的精神病管制医院(位居武昌区南胡边)大约半年的时间。在此期间,遭受到非人折磨――电针摧残。

当时邪恶之徒的具体迫害情况和我的感受如下:

由6个人一起强行把我抬到一张特制的床上,然后把我的双脚及双肩紧绑在床上,然后有5个人分别把我的头、手、脚死死按住。其中一姓陈的主任开始问话:“还炼不炼?还绝不绝食?”我答:“炼,绝(食)到底。”邪恶之徒就开始电击,它们把两只电针分别插進大脑两侧太阳穴处,电针插進表皮约4-5cm深,并把电流、电压调至最大级,前后约一个小时。过后邪恶之徒还说:“要经常做试验,要日日做、夜夜做。”

在电击过程中我的感受是,好象整个身体都被电流刺激,即使是被五个邪恶之徒按着,整个身体往上弹,大脑如万把尖刀挖割一般疼痛,生不如死、痛不欲生。被电之后大脑失去知觉,无法正常思维。让人永远感觉生活在地狱中、生活在白色恐惧中,无法自拔。当时我的门牙被电流震松脱,几天后掉落;左手手臂麻胀,不能活动,直到现在手臂还经常麻胀。

过后,其医院有正义感的护士听后,气愤的说,对一个正常人施以电针摧残,太不人道了,还说电针摧残比电棍杀伤力更大,电针摧残完全是破坏神经系统的,被电之人完全是内伤。

由于我始终坚信师父和大法,在这一个小时电针摧残过程中,最后我喊师父救我,师父给予我强大能量反过来将邪恶的电针打坏,使邪恶之徒停止了对我的作恶。最后,我通过绝食抵制邪恶迫害,终于闯出精神病管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