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与纽约正邪大战中我们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2004年8月26日】

感受到曼哈顿在变化

在去纽约之前的交流中,对去纽约的重要性上嘴上知道重要可是心态不到位,对于曼哈顿人表现的麻木与冷漠,也感到不知道怎样做更好……

而在曼哈顿的客观情况是,周末我们去的学员比较多,而到周一和周五相对学员就少了许多。感受很深的是,在这个主战场上人少的情况下,大家心态上越来越能不等、不靠,不指望别的同修的安排,不抱怨配合上的不足。几天下来,随着正念的越来越强,大法弟子在这宇宙大决战中的使命,及如何面对这个特殊社会中人们表现出的麻木与冷漠心中有了底。

在纽约曼哈顿街头,真正感受到这个集金融与经济中心的大都市在影响世界经济中举足轻重的作用。通往华尔街路口的人川流不息,许多过往的人根本无暇顾及周围发生的一切,只是行色匆匆,表情凝重。

同修们每天到达指定的酷刑展地点后,打横幅,演酷刑,发正念,炼功……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协调作战。一些学员看到酷刑展不需要人了就会在中午发正念后,拿着真象资料分散走上各个街口讲真象。

同修们在交流中有个体会,我们的一言一行对人们都是负责任的,比如说发资料也不是简单机械的发给人家就完了,一定要讲出来,要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中国发生了什么,往往简短的几句话会使人心发生变化;我们发现,无论是传单还是酷刑展,如果不顺势提供讲解,很多人不一定看得懂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对他们来说,事情来得太突然、太大,如果只有一次机会遇到我们,可能他们的不解和疑问部分还需要存在心里很长时间。随着前面一批批同修和后来同修的讲真象,我们开始感受到曼哈顿一天天在变。许多故事我们在明慧网上都看到了。

能当面讲很重要

明慧网前几天有一篇题为“更好的向西方人讲真象”的文章,很中肯、实用,西方人普遍会存疑的问题都提到了。如果能再举些如何对西方人讲大法好的例子,就更好了。我自己往往把这部分放在92年大法在中国被介绍给公众讲,七年来了那么多人学,因为哪些方面对人对社会带来好处了,如何如何,可是七年后当时政府中最有权势的人突然要镇压,五年来迫害的程度和广度。这样大致过一遍,给对方提供了全面的信息,也给对方留下继续提问的机会,双方思路都是活跃的、主动而有分寸的。

西方人也是形形色色的,但的确都有他们的特点。比如我在曼哈顿街头碰到一位颇有教养的白人职业妇女,已经在酷刑展的地方拿了我们的传单,放在包里。走到不远处的路口来打手机时遇到我发传单,我顺便笑着打了个招呼,问:你也知道我们的故事了吗?对方礼貌的笑答:我已经有(传单)了,谢谢。我也一笑:好啊,如果有问题请随时问。过了一会,她打完电话要走了,就在人行横道绿灯亮的一瞬间,她突然转身问我:你们想让美国人也学(这个功)吗?我看着她的眼睛,明白她问这个问题不一定那么简单,但没给我足够的时间思考和解答,所以快速答道:这些年已经有一些美国人在学了,酷刑展那边就有,欧洲也有。她听了感到很意外,但明显很高兴,带职业习惯的笑容变得天真开朗了,拿出包里的传单扬了扬:我回去一定会好好读的。汇入人流,走远了。

还有很多看到酷刑展的西方人是明白的,对我们表扬有加,说做的好,如何好,但也有不少人都问同一个问题:你们这样做是我们需要做什么呢?上面提到的那位白人妇女,我理解其实她问的也是:你们到底想让我们西方人如何。

许多人还根本没听过法轮功和真象,有的听说过,也只是只言片语,当面讲他们都愿意听。

另外,有的西方人在听过当面讲之后告诉我们,原来他们看不懂酷刑展旁边那些打坐的人在干什么,以为他们在祈祷什么,如果其中一半的人站起来来给大家发传单和讲解,就会让更多人知道……

还碰到一个小插曲。四个说西班牙话的人,聚在我发传单的路口不远处站着讨论什么,开始我以为他们在聊天就没打扰。过了一会突然听到“Falun Gong”这个字,那个说话的人语气有些急迫,好像在埋怨同伴反应慢。我就转过身去拿出一张传单问:你们拿到这个传单了吗?四个人围上来,其中一个说:怎么回事?我刚讲了没几句,他说,我们想学,怎么学?我手里有三种材料,两种英文传单,一种中文小册子。他们见了就伸手要,并且两种都要,两个人各要了两份,一个人比较害羞,拿了一份,四个人着急的走了,边指点着传单上的网址恢复了他们自己的讨论,好像是急着回去看电脑的样子。

还碰到在这边做事的一些中国人,他们往往不拿传单,也不看你,比较冷漠的样子。后来我觉得应该更主动,就走过去把小册子递过去,小声用礼貌的中文请对方看,他们往往会拿走,有的边走或边等车等绿灯就边看起来。有的年轻人,中国面孔但其实不会读中文,有的洋人其实太太是中国人,但他们都会接受中文材料,说带回家给家人看。

抓紧学法的重要

在曼哈顿讲真象,每天的时间都是比较紧张的,早晨8、9点钟出发,晚上8点多才能回到住地,集体生活中也不像在家里这样有规律,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学法的时间和质量上不能够保证。

开始几天感觉学法时心中较散,精力不能够集中。后来想了个主意,每天来往中在地铁上时间较长可以利用起来,于是开始在地铁上看书。一次在地铁上学法时突然感受到强烈的困倦,这是好久没有的了。我想那就不看书了,开始在地铁上打起盹来,这时天目中突然看到另外空间一双黑手距离我的头部不远的地方做出双手搂抱的姿势在拦着我,(此时心中一下明白这是在挡着学法)……睁开眼后意识到,我们的一思一念在这宇宙的正邪大战中是如此的重要,在人表面的空间发生的好像是很自然,而在另外的空间最后的邪恶在死死阻拦大法弟子正念参与正邪大战。我们不能松懈,我们必须要学好法,这是我们能够全力以赴参与助师正法的根本保证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