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而来——记周末纽约行(图)


【明慧网2004年8月18日】周六

带着两个孩子去纽约讲真象。去前的一晚上,就给两个孩子讲了去纽约的意义。一路很顺利,穿越纽约市区时,几乎没有遇到红灯。两个孩子问:“妈妈,怎么这么好啊!没有遇到红灯。”我说:“因为,我们今天是为纽约人来了。来救他们来了。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了。所以,红灯为我们让路。”

高精度图片
了解了真象的女大学生
高精度图片
行人在看真象资料
高精度图片
流泪的杰森

很轻松的就找到了一个停车车位。走了四个街口,找到了新泽西学员的反酷刑展处。一走到那里,还没有看见酷刑展现场,眼泪就涌了出来。

决定与两个孩子一起到下一个街口去发资料。拿了一些资料一个真象展板,和两个孩子一起走到42街和第七大道街口。两个孩子乖乖的站在那里拉着真象展板,我站在那里发资料。

两个孩子拿着的真象展板是“讲真象的代价”。上面讲的是大法弟子吴玲霞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含冤而死的故事;以及为了将她的这张照片送出来,引起后来的五位大法弟子或被判刑、或被折磨死、或被致残、或被逼迫四处流浪的故事。

我们带了小蜜蜂,放上了《普度》《济世》的音乐,音乐声引来了匆忙走过的纽约人驻足。若行人匆忙,我就只递上资料,有机会就说几句,没机会就微笑着说一声谢谢。停留时间长的,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讲法轮功在中国所受的迫害。有人看了真象展板,听了我的讲述,就主动要求在请愿的表上签名,还有人问我要不要捐款,我说我们不接受捐款,就是想告诉你们真象。

一位悟性很好的女士问我:“你们这种功法是不是能教你与宇宙交流?我听你放的音乐就有这种感觉。”我说:“是的是的。”我给她讲了我五年来修炼的体会,也告诉她我们免费教功。

站在那里发资料,我一直想着:“亲爱的纽约人,我是为你们而来的,请来拿资料吧,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好的礼物。”对那种接了资料的,目送着他们远去,我也会在心里说:“好好珍惜吧,莫错过机缘。”面对冷漠的或无暇驻足的,我都在心里对他们送上良好的祝愿。

我相信与他们无声的交流会直达他们的心底、直达他们的意识深处。今日纽约街头的匆匆一瞥,也许将促成他们日后修炼的机缘呢。无论怎样,他们闻到了大法,听到了大法音乐。

一整天,都似乎要下雨,但一直没有下下来,直到我们在领馆跟前发完正念才开始了微雨,傍晚我们到家了雨才下来。

周日

又去纽约,今天就自己去,搭一位同修的车。一路上与同修聊天,她聊起加拿大、DC、波士顿的弟子现在如何每个周末开车过来支援纽约的讲真象活动,听得我十分惭愧。我住得这么近了,还在抱怨远,还在抱怨去一趟纽约不容易。住在大纽约地区的弟子是多么大的福气啊!住在离师尊这么近的地方,而又有幸肩负正法最后阶段这么重要的历史使命。

下起雨来。快進荷兰隧道时,雨开始下大。我们并不在乎雨的,其实我是喜欢微雨的天气的,在这样的清芬中,觉得天人合一,心里充满了宁静祥和。我们就怕雨下大了,行人少了,那我们此行的目地就意义小了。然而,一过了隧道却是另一片天,纽约市区几乎不见雨。

我们今天做机动人员,哪里需要就去支援哪里。与同修一起打了几个电话,知道新泽西的点不缺人。听说DC的点缺人,然而,到了DC的点却发现已经有不少弟子在那里了,有另外的同修告知今天纽约的一个街头集市缺人,于是就去了那里。

那里已经有三位弟子了,两个弟子在炼功,一位在看着摊位。

我又开始发资料,我总是喜欢与行人直接的交流,喜欢亲自将资料送到他们手上。今天的摊位前有两条横幅,上面一条是英文的“法轮大法好”,这一条尽显修炼的祥和与美好,上面有许多弟子端坐打坐炼功的照片。下面一条是讲迫害,种种酷刑折磨下弟子不成人形的照片十分令人震惊。计算机上也正在放着酷刑展,不要说行人,有好几次我都忍不住泪水盈眶。

遇见了两位大学女学生,她们在我们的摊位前停留很久,她们一边看一边不停的在笔记本上写着,我就与她们交谈。原来她们正在写毕业论文,在收集资料,她们对我们的展出很感兴趣。我问她们可不可以给她们拍照?她们很大方的站好让我拍照,并说会去看我们的网站以了解更多。

也不知道发了多少资料,说了多少遍法轮功的故事。其间,有时候雨也下大一些。快到傍晚时,遇见了一位很有缘的人。

我刚炼完四套功法起来,就看见了一位英俊的年轻黑人站在我们的摊位上很专注的看,一边看一边不停的抹眼泪。同修叫我快去和他谈,说他已经来过两次了,走了又回来。

我就走上前与他交谈。

他的名字叫杰森,他说他是无家可归的人,这两天为一个报纸Big News做义工,这家报纸是为无家可归的人说话的。他对我说:“我们这种无家可归的人所经历的痛苦,与你们所经历的根本没有法比,你们好了不起。”当他听说我们做的这一切洪法活动都是自己掏钱、自己出力时,他向计算机上播出的受酷刑的学员一拜再拜,鞠了好几个躬。

我问他怎么变成无家可归的人的?有读过书吗?他说他生长在马萨诸塞州,他有一个四岁的女儿,但是现在被前妻带走了,找不到了,他有一个相当于高中毕业的文凭。我说,“那你可以工作的?比如麦当劳。”他解释说他刚来纽约才七天,正在找工作,之前他在加州,也是无家可归的人。

他说他精神有问题,他有医生证明,说他有精神残疾。我问他:“怎么精神有问题了?我看你说话挺正常的呀。”他说他的思维比说话快。我觉得他的话很有意思,再问他:怎么讲?他说他能看见许多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比如,当一个人走过来时,他不止看见一个人,还可以看见那个人背后的人。他还能看见魔和许多灵体。

我说:“你没有精神不正常,你看到的东西是真的,你只是一个有特殊能力的人。……”

他急切的向我打听在哪里可以学功,我向纽约的学员要来了电话给了他。临别,他握住我的手说,他一定会去炼功点学功的。

还来了好些有缘人,就不一一说了,比如一位妇女看见学员炼功,就对她妈妈说立刻要学。

到傍晚六点,集市结束,我们才离开纽约。

我觉得今天杰森的出现很有意思。其实,当今的世界上有多少人不是无家可归的?杰森不是身体上的无家可归,而是心灵上的无家可归。他身强力壮,要找一个自食其力的工作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选择流浪,这是精神上的流浪。

我希望,未来的日子里他能找到他精神上的归属。

今天的纽约,还是大多数人不知道法轮功,不知道法轮功的故事,面对我们,大多数人还是冷漠的面孔。我相信,不久的将来,这里的多数人都会知道法轮功和法轮功为世人所做的无私的奉献的,到那时,他们一定会从心灵深处感谢法轮功带给人类的美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