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恶警雷昌文恶行录(补充)

【明慧网2004年8月31日】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恶警雷昌文2003年初接替二大队副队长职务以来,一直负责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二大队2003年以来所报道出来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都和它有直接关系,都有它的直接指使与参与。尽管它口口声声地用各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掩盖迫害行为,但是从它的言行中,无不反映出它邪恶的本性与灭绝人性的本质。这一点是它无论用任何借口与想任何办法也掩盖不了的。

1、有一次当雷昌文与一个大法弟子谈话时,当谈到抽烟、喝酒问题时,旁边的其它人员就补充说他们是修炼人,不抽烟,不喝酒。说着,雷昌文对着这位大法弟子说:“我就是希望你抽烟,我就是希望你喝酒,我就是希望你做坏人……”,本来它还希望再说下去的,可是意识到说出了自己的本意时,它就不再说下去了。

2、2003年一位叫王劲松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到何湾非法劳教,在雷昌文和恶警明建华的授意下,它们指使其它犯人不许王劲松睡觉,把犯人分成几班,前后一共持续了七天七夜(以前曾经有过报道),这期间他还指使这几个犯人“要狠狠地整,你们唱黑脸,我来唱红脸,整出了事我来处理,要不怎么体现出共产党的伟大。”

3、由于大法弟子的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还能保持善良、慈悲、纯正、大忍的心态,使很多其他的犯人深为折服,很愿意和大法弟子交朋友,很愿意和大法弟子交流。雷昌文只要一听说哪一个犯人和大法弟子多说了两句话,就把他叫去,并恐吓他们说:“你知道有多少人就是因为和他们多说了几句话就挨我们的整、挨我们的打,还有加期的,我要再听说你和他们说话,你就小心一点。”

4、有一次明建华在他的办公室打了一位大法弟子。中国劳教所已经有明文规定,在任何情况下,他们是绝对不能打人的。当大法弟子就这事一起找到队长办公室找它们讨说法时,明建华当时就厚颜无耻地说:“我不是在打人,我是在抗暴!”而该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动手,只在本能地用手护住自己,何暴之有?而雷昌文就更无耻,他先想以恐吓的办法不让大法弟子说话,就是:“你们这是在干扰我们正常工作,我们打人是在正常管理,有的人就是需要这样才能解决问题……”后来它们问大法弟子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时,一位大法弟子回答:“我们要求你们给我们一个说法,要么按规定惩办打人凶手,要么就象你刚才说的,你们打人是在正常管理范围之内,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也行,我们马上走人。”雷昌文当即就改了口,“我没有这样说呀,你别造谣。”

5、雷昌文经常利用手中的权力发泄私愤。甚至于在正常生活方面都不放过。2003年冬天,二大队每个人交五元钱洗热水澡,大法弟子们也都交了钱,它却不让洗,甚至于到年三十那天下午的那一次洗澡,它也不让,这在中国这个传统下,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不仅如此,在这期间,它还授意其它的犯人说:“生活用品也不准他们买,连报纸都不让他们买,让他们用报纸上厕所。”还有一次,他在召集的一些犯人开的会议中,说:“你们不能让法轮功学员那么舒服了,要压抑他们,比如说你看那个×××,他长得那么胖,我看他是过得太舒服了,你要让他们舒服了,我就让你们不舒服。”其实他提到的那个大法弟子,只是体态稍胖,而且由于它们的迫害,相比已经消瘦很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