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关怀 梦中的点悟


【明慧网2004年8月5日】处于一种消沉的状态已经挺长时间了。其实我也知道这种状态并不好,相当大的原因是来源于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从1999年7.20到现在,风风雨雨已经走过了五个年头,越到后来应该走的得越正啊,我决定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先好好学学法。

学法没几天,刚刚步入一个好的开端,邪恶就开始拼命干扰。突然接到电话,几个朋友约我吃饭。回来后,席间的不快令我在好几个星期内都非常气愤,根本无心学法炼功,第一次振作没几天就被这样搅黄了。

停顿了一段时间后,师父的经文《修改》发表了,大家都悟到正好借着改字的机会,静下心来认真学法。我有意放慢了速度,每段都大声朗读,然后找出字来修改。很快我发现用手无法将改正的字端正的贴在书上,而如果用小镊子(女士修眉毛的那种就非常好),就能很顺利的把带着胶水的字贴好。不等不靠,立即开始行动,我跑了几个批发点,以非常便宜的价格买了二百多把小镊子。送给功友的路上突然变天下雨,狂风卷得伞几乎翻盖,而且瞬间就转为冰雹。我不断默念着正法口诀,坚持把镊子立即送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当晚,我就连续做了三个梦。梦一停,立即就醒了过来,感到头脑非常清醒,发现天已经亮了。梦中的内容一点也不记得,但非常清楚的知道刚才连续做了三个梦,而且知道是师父在点化自己、鼓励自己,告诉我这件事情做的非常对。

99年后,自己多次做过这样的梦:到了总复习的时候,发下来复习题一看,这些题都学过,以前都会做,可现在长时间不看书了,全都不会了。每次心里都挺焦躁。醒来后,也知道是师父点化。自己在7.20后,每日虽然心都在法上,不断干着大法的事情,但一直不能认真放下心来学法,只能是常人做大法的事。那以前的题当然就忘了如何做了。开始认真改字学法没多久,又做了一个梦。还是总复习,还是发复习题,还是以前会现在不会,但自己已经开始补习了。记得梦中我还将补习后会做的题写上,然后标上题号,那天梦中我复习了四道题。

6月3日凌晨,梦中。

自己在宇宙中不断的飞冲,垂直向上快速的飞冲着。耳边呼呼净是风声,快速的向上冲击中使我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我想每个人都有过这种经历,当你坐在一辆敞开窗户高速急驰的车中时,强大的气流会灌得你根本喘不过气来,速度太快了,就是这种感觉。令我激动的是这次我不是像几年前一直在一层空间中向上冲击,而是真正的感到了层层空间的存在,它们是如此之密,大约一、两厘米就是一层空间,我感到自己微微一顶那层空间的顶部,然后便立即来到了上一层空间的最底部。而那原本庞大的根本冲不到头的空间现在却微缩得仅有一、两厘米高,根本没有停留,便又顶到了它的顶部,出现在第三层空间的底部。而98年时我多次在梦中出现的感觉是在一个空间中不断的向上飞升,但却总是冲不到头。

但现在我感到了那层层的空间,而且它们是如此之密,在顷刻之间,我都不知道自己过了多少层。但能感到自己在不断飞升,而且清楚的感到自己躺在床上的身体正在不断扩大。2001年,刚从狱中出来的功友给我讲过他在劳教所里梦中就是这种感觉。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只是觉得人家在里面承受了那么多无法忍受的苦,当然会有那么大的威德。可今日却真切的发生在我自己身上,令我心里非常感动。

邪恶跟得也很快。当日白天,强大的压力便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来自常人的干扰使我又变得非常愤怒,我试图努力克制着自己,但却感觉根本无济于事。我的身体也由于过度的气愤非常不适,心脏非常难受,胃肠就象被浇了硫酸似的。我一边不断告诫着自己不要和常人一样用恶的一面行事,一边又不断盘算着如何用常人的手段去争去斗。连续几天,我就是这样不断的矛盾着。6月6日星期日晚5点半,我来到功友家,向她讲述了自己的梦和目前正面临的邪恶的干扰。在功友家非常纯正的场中,我的心逐步静了下来。

5点55分,我和两位功友发出强大的正念,15分钟后我回到了家中,一切都烟消云散,我的心态非常宁静,连续多天干扰我的一切因素都不复存在。

我深深体会到了师父对我的慈悲的关怀,师父赋予我如此的荣耀仅仅是因为我最近开始逐步振作。回想自己从精神病院出来后,曾一度非常消沉。当这几个月我开始逐步强迫自己振作起来时,虽然面临的干扰是如此之大,每步是如此之艰辛,但只要能有一点点进步,师父都点化着我,慈悲的呵护着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