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摔倒了,你就爬起来”之所想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我也有过摔倒的时候。在摔倒时,我曾痛悔莫及,甚至于不能自拔。但是,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与宽容的感召下,我及时的归正心态,面对错误,从新做起,又站了起来。

2003年的11月份,本地区的邪恶势力又一次疯狂的办洗脑班,干扰正法,到处抓捕大法弟子。尽管如此,也无法阻止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步伐。可是我却在那时摔了一跤。

那是在一天晚上,吃完饭洗漱完毕,正准备看书学法。突然,有人敲我家门。我问“谁呀?”门外回答:“是我。”我听出是一个熟悉的声音,马上开门,一阵热情的问候。这位同修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跟我说:“我还有事,不進去了。这些资料,是揭露邪恶阴谋的,你明天尽快发出去,把邪恶曝光。”突然,好象在我四周到处都是眼睛盯着我,气氛显得异常紧张,我伸出的手又赶紧缩回来了。我说:“我还有呢。”我的声音很轻很轻。那位同修从容、和善的说:“好,没关系。”说完,转身就走了。就在这位同修转身的瞬间,我一下明白了:“我错了!”是怕心使我浑身无力。我在怕心带动下的表现让同修受到冷落。我还是个证实法的大法弟子吗?不行,我得去追同修!我推开门,就往外面跑,也没穿外衣。漆黑的街道,同修早就没了踪影,只有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凉嗖嗖的使我更加清醒了。

回到屋里,我几乎失声痛哭,真的很伤心。心里默默的请同修谅解,请师父谅解。大法是严肃的,在关键时刻,我不能挺身而出,不是修炼人所为。我认定几年的风雨历程将付之流水,总之,越想越伤心,书也看不下去了,坐也不是,躺也不是,到点发正念也发不了了,后悔和自责搅得我不能自制。

大约晚上10点以后,我的情绪稍有稳定,我开始回想整个事情的细节以及我的表现。突然,脑海出现师父常常教诲过的:“根本执著没放下……”。“根本执著”是什么?怕心?怕心,不就是私心吗?对呀,我怕被抓,怕危险。遇事先考虑自己的安危,这不就是为私为我吗?师父叫我们达到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叫我们做事都要先考虑别人,那么,在当前的这种邪恶的形势下,同修不害怕吗?让同修去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是多么差的心性表现。师父说过:“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还说过:“……所以在做事上协调好,每个大法弟子的事都是大家的事。”(《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可是,我在这件事情上,没能按照师父的教诲去做,使我这个“粒子”,在整体运作时,没发挥应起的作用,这样,其他的大法弟子们就要分担我应尽的责任。追其原因,没修去的私心,主宰了我的人的一面,我给了那些另外空间不好的生命可乘之机。

平日里,我也觉得做得挺好的,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了今天。可是,大多数时间,我静下心来学法的程度不深。看书时,想别的事情时多,真正入静时少。这样在碰到问题时,就摆不正,也就是不能百分之百的正念正行。师父说过:“因为思想是指导人行动的嘛,你正念足的时候你行为肯定是端正的,说正念不足呢行为就不是端正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师父说的话好象直指我的心。再回想同修敲门的时候,我的思想中,只有想休息,没有正念。没有想到天上人间,邪恶的生命还在行恶,它可不管黑天白天,没有法,没有正念,它就钻你放任的空子。我就是根本的执著不去,它钻了我的空子。

可是,师父对于我这样的弟子,没有批评和失望,而是洪大的慈悲和宽容,和善的告诫:“……也是由于认识上的或者自己心性上有执著造成的。这些事情虽小,但也容易被空间中乱七八糟不好的生命钻空子,这些方面大家要注意!”(《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师父讲:“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感谢师父洪大的宽容和慈悲。我摔倒了,爬起来了!当我重新站起的刹那间,我并没有掩盖缺点,而是向别的同修去讲我的怕心。他们没有指责,而是关心倍至,帮我重新做好。碰巧,这天有位同修到我家来小坐,我向她谈及这件事,她鼓励我重新做好。之后,她从兜里掏出一卷资料,和昨天一样的资料。我高兴的接了过来,并在当天下午很轻松做完。

“温故而知新”,让我们再重学师尊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讲的:“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认识到了,你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来,继续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让我们在师尊洪大的宽容下,精進,做好三件事,修出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