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私”让我们放弃了真正的美好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我所知道的被真正“转化”了的学员,不管是否被抓、是否被施以酷刑,大多数还是因意识到或还未意识到的“私”未去,掉进旧势力考验的陷阱,没能识破旧势力画的个人修炼的框框,用人的思想去面对迫害,从而顺应人的执著而在压力面前妥协。如果能真正认识到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使命,真正认识到自己是为法而来的生命,真正做到无求而将自己溶于法中,就一定能真正的坚如磐石、金刚不破。

2001年我被第三次送进唐山开平劳教所,从刚走进劳教所院子开始,就被队长策划指派的一批批已被转化人员围上,开始车轮战的攻坚,兜售伪善、假理,如:我们不是做好人吗,怎么修到这儿来了,还是我们自己做错了?可是即使在人这儿根源也是:我们做好人,可江泽民为什么不让?面对铺天盖地的诬陷,为什么我们不能讲我们亲身经历?以及电视在造假的宣传,本着对国家和百姓负责也不能闷头不说呀。坚持自己的信仰、说句真话,就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这不把《宪法》都当儿戏了吗?狼吃了羊,还要指责羊没找找自己哪不对、为什么被吃吗?当时没能站在法的基点、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看问题,没能识破操控被转化人员的背后的邪恶,丧失了警惕,不知不觉中认同了伪善假理,糊里糊涂的被洗脑。

洗脑后就给你分班,才开始让你睡觉,以后就是每天看电视的造假宣传、按照洗脑班制定的要点写所谓感想认识,还唱歌、跳舞、做操、下棋比赛、篝火晚会以巩固洗脑成果,安排给新进来的学员洗脑(并以做工作多少、洗脑是否彻底作为减期的条件)。后来我发现,一切都是一步步有序安排的,开始让你接触的是刚被洗脑的人,因为她们的言行还没有多大变化,使有些学法不入心的人觉得能接受、认可,一步一步接触洗脑彻底的人,引导你,以图一点点的让你的思维就在不注意中随着她们走。表面看起来很小的一件事,都是做了周密系统的安排。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变得时常言不由衷、似是而非,说话好像没大脑一样张口就来(其实是被观念、思想业力和另外空间的黑手之类控制了),虽然自己心里以为自己是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只是修炼形式不同(被假理欺骗后的荒唐想法),可是对自己的变化很是吃惊。冷静下来观察身边的人:一天在她们谈话中,我发现原来她们口口声声喊的各地劳教所学员100%转化是谎言,其中一人的丈夫在保定高阳劳教所不转化,她竟求别人写信劝丈夫。另一人,与她丈夫同姓名的学员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没有转化,被当面指出时,她们当时很惊讶:“哎呀,是呀,咱们以后可不能瞎说了。”然而之后还是如此。要将凭良心讲真话的人转化成说谎脸都不红的人,江泽民要的就是这样的转化成果吗?从修炼角度讲,邪恶的旧势力就是要毁掉你,因为它认为你没那么好。

一天,看过电视诬陷宣传后,让写感想,一人说电视中宣传的东西前后时间有矛盾,一人马上反对:“转化都到了今天你还说这话。”两人争论不休,反对的人喊着要告诉队长,那人一听,口中说着我能忍,竟下床双膝跪地、双手作揖:大奶奶饶命。此举震惊了我,难道这就是她们说的修的高层次?自卑、悔恨、自责一起袭来,使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从此,我以身体不适为由,躲在监室里摆牌消磨时光,度日如年。一天,一位做教师的学员(大学毕业)看望病重的父亲回来,说她三天没回答女儿的追问“妈妈,在里边他们打你吗?”(事实是:恶警们对不转化的学员,進行从肉体到精神的残酷折磨,有的学员被迫害致死。)而电视所宣传的都是“春风化雨”的转化,将这样与宣传截然相反的事实告诉孩子,孩子将以什么样的标准衡量她正在接受的教育和社会舆论?而就这位学员本人来讲怎么连真话都不敢说了?),问我怎么办,我心中一阵难过,无言以对。

伪善、假理比暴力来的更邪恶,更符合人的许多执著,更容易带动人的执著,从而顺水推舟的邪悟,即使自己有时也明白不对,可已被邪恶消磨掉意志。心中知道大法好且有亲身经历,可不但不能炼,还要挖空心思的找放弃修炼的理由,哪怕是断章取义,哪怕是自己理解不了的就一概否定,那种无奈、消沉与迷失真的伤及心脾,如果只凭人的什么东西是很难重树正信的。我想问很多压力下放弃修炼的人:你们现在快乐吗?当我们从大法中获得了真正的自在与快乐后再去感受世人的生存快乐,你还会觉得快乐吗?就象人间的庄严时刻,永远无法和佛法的威严与神圣相比一样。一个知道修炼意义的人,如果还把常人的假象当做一切,那怎么修炼?一个要慈悲无量众生的人,还只装着这世亲人的表面疾苦(实质是旧势力用亲情拉你下来,你不用法衡量,违背法的去妥协说谎才是真的在害他们)而识不破假象,那怎么修炼?很多时候,真的是一念之间。就象一位从未修炼过佛法的人告诉你不要修佛了,你说佛法好,要修。他又告诉你修就得失去很多东西,包括亲人、家庭,你说佛法好还要修,可是这个人很有权,他真的在强制你失去,在真的失去的时候你受不了了,赶快说还是亲人家庭好,佛法不好。其实你真的坚定要修下去,你也不一定就真的失去什么,因为他自己说了也不算,他还会因为迫害修佛法的人而偿还他做的一切。可是,你却不想未来、不要未来了,只愿意在他导演的这部戏中做个什么也不失去的“人”,当这部戏结束时,你再想找回真正的自己,还有机会吗?真实的新的一切是有标准的。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提前回到家中,回到主动同化大法的行列,在法中归正自己,重又树立了正信正念,成为堂堂正正的大法学员。慈悲的师尊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只要大法还在洪传,师尊就在给我们返回去的修炼机会,师尊不承认发生的这一切迫害,我们也不承认发生的这一切迫害.

昔日的同修啊,赶快回到大法中来,不要让与你有关的无量众生随着旧穹体的解体而被淘汰,你的人心不去,他们就生活在变异、腐败的物质之中,更别说有的还要帮助邪恶去参与迫害同修,助纣为虐,就不只是淘汰那么简单了。我们有幸做师尊的弟子,要在新旧穹体更替之际主动同化法并救度众生,我们的存在就是为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讲真象就是在救度众生,就是在驱除人们心中的谎言的毒害,使他们留下来。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们知道,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拦的,重要的是我们的心态,我们真的是为众生好吗?还是为了自己的提高或是证实自己的什么?“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佛性无漏》)

还有些人因怕心不敢修炼法轮大法,而在佛教中修,末法之后的佛教怎么可能让谁修成呢?师父在《精進要旨》的“佛法与佛教”一文中讲过:“其实释迦牟尼佛早已讲过末法时期的状态,现代佛教与后期的婆罗门教还相差多少?”人类历史上耶稣、释迦牟尼佛的存在使人明白什么是正信和修炼,这一切也是为了今天正法而用的。凭记忆记得师父在讲法中也讲过释迦牟尼佛的弟子都在转世修炼,这一次才能最后圆满。而在世上真修的也都是师父在管着。昔日的同修,我们不能放弃根本哪因为我们就是佛法造就的啊!,放弃法轮大法的正法修炼跟放弃自己的生命有什么区别,修炼就是难,摔了跟头不怕,我们赶快爬起来,接着修,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等待着我们,等我们和众生一起走向美好的新宇。

回头看看走弯路的最根本原因,一目了然,就是“私”,这是旧宇宙生命的致命弱点,也是旧宇宙走向“灭”的原因。在千百年骨子里形成的变异的人的理中,为我为私,第一念先想到自己,自我保护这些观念,已潜移默化的溶入很微观的生命中,在不知不觉中就会发挥其作用,使我们偏离自己存在的真正目地(大法弟子等着得法,世上的人都在等着法救度),反而使我们适得其反。

“私”在大法弟子同化大法和证实大法中起着很大的负面作用。师尊用“真善忍”造就全新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觉者,使未来的无量大穹恒古圆容不灭。我们必须全身心的投入、拿出我们最好的办法圆容正法所需和未来宇宙所需,把自己作为一颗大法粒子溶入正法整体,在正法中真正达到金刚不动、无执无漏,才不愧于“大法弟子”的称号。

让我们共同学习师尊《洪吟(二)》:

神路难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