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对我最大的迫害是什么?


【明慧网2004年8月7日】五年来,邪恶对我最大的迫害是什么?是剥夺我的自由把我非法关進监狱吗?是把电棍插入我的口中酷刑折磨吗?是对我巨额罚款的经济迫害吗?是逼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吗?……在这些迫害中,究竟哪一项最严重呢?

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觉得哪一项也严重,但是,就在昨天,我和一位台湾的同修真正的交流了以后,我才发现邪恶对我最大的迫害是什么,那就是:除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名誉诽谤之外,还让我失去了我应有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正常环境。

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师父留给我们修炼提高的形式,这个形式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在这个环境中我会很精進,相反,失去这个环境就严重地影响到我的学法和心性的提高。

刚一开始和她交流,我的心胸好象马上舒坦了,因为我在大陆这个环境中时间长了,已经就体会不到自己是在一个受压抑的环境中,就象一个人,如果每天被人打,就不知道是被打了,已经习惯了,恰恰在一天偶尔没被打,才体会到自己是一直在被打。

她的语气、态度、和思路,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了1999年以前,我们这里的情况,我突然发现台湾现在的情况和我们五年前没被迫害的时候是一样的,所以,我就不由得想起那个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环境,同时也深刻体会到了那个环境对我的重要性,让我想起了我那时候看问题的角度、思考方法和现在都是大相径庭的。

在现在这个环境中,我们不能和同修及时交流心得,上网、印刷,甚至出门去买菜,做什么事情都要防着坏人,都要注意着安全,和台湾相比,我们这里的环境处于一种强大的受压抑的气氛中,炼功时还要把音乐声放的小一些,学法要靠自律,没有“比学比修”的那个环境,三番五次的被迫害,做什么事情都很谨慎,我们把心还必须用在这些方面上,不能像原来那样大家共同学法,一起切磋,互相促進,尤其是学法,明显就没有那个时候好,这就严重的影响心性的提高。

回想起我五年前,遇到问题的思路、堂堂正正对待一切的态度、对法的理解,和现在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产生这个区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环境被邪恶破坏,这是它们对我最大的迫害,因为这对我心性的提高和同化大法影响太大了,这种邪恶的环境甚至可以使得一个本来不错的修炼者失去机缘。

而在这个充满压力的环境下,不能集体学法和共同切磋交流,导致了信息不畅通,有问题和苦难不能及时悟出来,长时间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内心还经常找师父的法为自己的停滞不前找借口。这样就是本来很精進的学员也感到提高很慢。

和刘姐交流后,我感觉就象一个长时间徘徊在一个层次中、停滞不前的修炼者,一下子精進起来了!我又好象在打坐或者是发正念的时候,困了,头发昏了,要睡觉了,但突然被刘姐一提醒,好象一下子精神起来了,有正念了!

所以,我希望现在在和平环境下的海外大法弟子有条件的可以通过电话等各种形式,和大陆走错路的同修交流切磋,肯定是有很大帮助的,可以这么说,即使你没说出什么道理,你的语气,对法的正信,思考问题的想法都会给现在大陆的同修产生很大的变化的,因为这个可以改变他们对当前中国环境和魔难的思路和有一个正念的认识,你们说的话都带有能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