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法弟子在迫害下坚持讲真相开辟修炼环境

【明慧网2003年4月23日】我是一名河北大法学员,自96年春得法后身心极大受益,几年来全家大小不用吃药打针,我的心胸变得开阔,婆媳之间邻里之间相处得很好,一家过着和乐安康的生活。可是99年7月份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功以后,我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样再也没有安稳的日子可过,不法官员不断地派人到村子里骚扰、搜查、强迫签名等。一些年岁大的老人以前因为炼功身体很健康,现在怕受到迫害不敢炼了,致使旧病复发,有的卧床不起,有的大病缠身,有的甚至失去生命,给家庭带来了极大的负担和痛苦。更多的大法弟子因为坚持真理、不放弃修炼,受到了非法镇压。他们没有了人身自由,家被抄、被拘留、重额罚款、被判劳教,有的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据我所知,周围村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仅某村就有十几名学员受到过不同程度的迫害,没有上访过的学员也要一次次签名,甚至被抓进洗脑班,然后强迫写“悔过书”交罚金。上访过的学员遭受迫害更严重。学员家属除缴纳罚款外,还要上下打点那些参与迫害的主要负责人,否则它们会找各种理由不放人,它们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每人敲诈1000-2000元,然后才肯办理放人手续。

2001年元旦后,县看守所关押了几十名大法弟子,为了加重迫害,它们将学员送到外县看守所受尽折磨,后经法轮功学员长期绝食抗议,被送回本县继续迫害。学员们为了在狱中争取合法炼功环境,遭到狱警的任意谩骂和体罚,稍不如意就拳打脚踢,有时罚学员在水泥地上跪上几小时不让动,有时让学员们饿着肚子在操场上跑好长时间不让停,就连60多岁的老人也不例外。还有一次下大雪,北风刺骨,狱警要求学员脱掉棉衣在雪地长跪,其中有两个体弱的学员当场晕倒在地,而那些穿着厚厚实实的管教们在一旁还恶意嘲笑讥讽。

狱警问两名学员还炼不炼。回答说:“炼!”随即“啪”“啪”两记耳光打在她们脸上,又用脚狠狠地踹。它们还把手铐脚镣任意给学员戴,长期不打开,变着花样折磨人,要么两个人合戴一副手铐,越戴越紧,最后陷在肉里手肿得很厚,还得照样参加劳动。狱警用警棍猛打戴手铐的学员鲍XX,鲜血顺着手臂流下来,可学员的双手依然做着抱轮的姿势没有放下来。管教将学员带到僻静处毒打其脚心,致使其双脚肿得穿不上鞋袜。两名学员被提审后回看守所,走路一瘸一拐的,问原因,她们哭诉说:“三个彪形大汉把她们关在一间小屋里,轮番打她们,用棍子打、用竹竿打,直到把人打昏过去,又用辣椒水灌醒……”她们二人的背部到大腿全部变成青紫色,又肿又硬,惨不忍睹。自那次毒打后,一位学员一直两眼呆滞,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恢复。它们为了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强迫她们看诬蔑大法的录像、骂大法师父、写“悔过书”“保证书”、上电视录像等。

不管它们用什么招数最终改变不了一个真正大法弟子的心。法轮功学员们在承受迫害的同时,利用一切有利时机向人们讲述着大法的美好,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众生莫大的付出和承受。学员们的无怨无恨、大善大忍感动了很多接触到我们的人,有些犯人也跟着学法、炼功,但是不敢让管教知道,怕延长刑期,表示出狱后参加修炼。法轮功学员们长期的不懈努力终于开创了一个能公开炼功的环境,管教的态度也渐渐变好,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

2001年7月1日前夕,县610办公室在司法局开办洗脑班,派其爪牙下乡村抓人,很多大法弟子得到消息后机智走脱,最后共抓到7人,其中两个于当晚跳墙走脱。恶人们原计划办班一个月,还说:“谁不转化就送看守所!这个班要一期接一期办下去直到全部转化为止!”面对邪恶的嚣张,5名女学员一方面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一方面向他们讲述大法真相,揭露邪恶,义正辞严抵制迫害,同时积极开创环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实大法的超常和美好。亲眼目睹了大法弟子风貌的人们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他们的态度变好了,愿意和学员们交谈了。看管人员中有个人还用自己的手机帮助学员和家人联系,因为家人还不知道人被抓到哪里关在什么地方,非常担心。他们向领导汇报:这几个人表现很好,早日放她们回家吧!在师父的慈悲加持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洗脑班二十多天草草结束,5名学员堂堂正正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