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前不灰心丧气 顺利时不沾沾自喜

曼哈顿讲真象体会点滴


【明慧网2004年9月1日】由于在江氏镇压法轮功初期中国媒体的造谣诬蔑,使美国媒体也受到邪恶的污染迫害,对法轮功有不同程度的误解,所以,媒体也是我们需要讲清真象的一部份。

2004年8月28、29日两天,由于共和党大会即将召开,曼哈顿到处可以看见脖子上挂着各种集会通行证、或是携带照相机或摄像机的记者。

星期六晚上,在中城哥伦布中心的华纳兄弟(Warner Brother)公司中心大楼举行了招待全美记者的晚会,我们近三十名来自各地的弟子在哥伦布圆环处炼功发资料,分散在华纳兄弟中心出口处的每个街口向媒体成员发资料。那些脖子上挂着晚会通行证的媒体人员匆匆赴会,多数人不愿接我们的传单。一些人说他们已经有我们的资料了,言外之意就是不愿报道。也有人说,我知道你们,不过我现在是赴会。

第二天是星期天,在中城一带讲真象。那里警察多得成堆,时常这里封一下那里拦一会儿,记者也到处可见。情况和前一天晚上差不多,大部份媒体人员不接传单,当然也有主动要传单的。有一段时间,我在25街8大道CNN临时的竞选报道总部外发传单,CNN的人進進出出,尽管有少数人接了传单,但是基本上对传单视而不见。

两天里当然也有媒体人员愿意接传单的。一名西装革履的赴会男子一开始不接,我只说了一句话“已经五年了,一千多人被迫害死亡。”他立刻表示愿意看资料并且将报纸放入西装内的口袋中。有不少人告诉我们说,他们知道我们,并且一直在跟踪事态的发展。一名美国之音的记者说,我知道你们的事,我写了许多关于你们的报导。还有一名年轻的女记者接了传单兴奋的说“我知道你们,你们在时代广场的(酷刑)展令人印象非常深刻,我决定(报道)赞扬(compliment)你们。”还有一名女子要了好几份材料说“放心,我一定会告诉许多人的。”

相比之下,这两天里普通行人十分乐意接传单。我一般平伸着胳膊将传单中大法弟子在天安门举横幅的一面朝向路人,行人一般都会看一眼传单。好几次,有的人走过去了又回过头来仔细看一眼,然后向前走几步后又转身回来仔细看看,最后伸手拿了一张传单。有许多人对我们说:我们已经拿了传单了,或者说我已经知道了。也常常可以听见路人在交谈中提到“法轮功”或“法轮大法”几个字。也有一名男子特地走过来对我说“法轮功”,然后翘起大拇指,又接着说“继续努力!”也有一名带欧洲口音的男子对我说他已经上网看了书和许多报导,他希望学功。我告诉他可以和网上的电话联系或直接去酷刑展向学员学炼功。还用警察也主动索要传单,一名警官看了传单后又来讨报纸看。当我走远时,看见他拿着报纸和几名路人聊了好一阵子。

总结一下近来一个月来在曼哈顿讲真象的体会,感到在任何时候都要走正才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在讲真象时,如果头脑中没有杂念时,接真象材料的人就多,而小小的一个走神,比如感觉太热,累了、口渴心烦等等,都会马上影响周围环境。我们讲真象就是救度众生,心要放正。对任何过路人都一视同仁。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时,在谈到有些学员对某些中国政府领导人产生了许多常人心时说“一个人这样想,两个人这样想,不是问题。如果大法弟子都这样想就是问题……。如果你们都这样想,那么,旧势力看见了:怎么都有这样的心呢?这心得去呀,那我们就让那个总理变坏。宁可让他变坏,也得去你们的常人之心。是不是这样啊?”(《北美巡回讲法》)那么,面对被邪恶毒害了的媒体,只有以纯正的心态,才能讲清真象。

星期天在发传单时,突然发现自己面对路人的拒绝,竟没有了被拒绝后的丝毫不快。这才体会到,发传单的心态也是体现了作为弟子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正念。另外,有时学员喜欢在酷刑展附近发资料,因为那里的路人比较愿意接资料。而离开远一些的地方相比之下就比较难。当行人对你递过去的传单说“不”的时候,从救度众生和个人修炼的角度来说,你是把自尊、脸面放在第一,还是为这个路人失去这次了解真象的机会而感到惋惜,深挖下去就是正信的问题。就象已经有学员描述的那样,一个月下来向曼哈顿下城讲真象,发生了从一天只能发十几张传单到几千张的巨大变化。那么,反思自己的心态,在几个星期前曼哈顿人的冷漠下,是否有灰心丧气?在几个星期形势巨变后,是否沾沾自喜?如果对师父、对大法有着坚定的正信正念,那么灰心丧气和沾沾自喜都不该出现,而是应该象有的大法弟子说的那样,这次曼哈顿正法必定成功。当面对困难和顺利时都不为所动时,才是正信正念的体现。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