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小弟子99年7月的一则日记


【明慧网2004年9月11日】此时为多事之秋,妈妈不知去向,爸爸又被人监控,这就是XX党的所谓“安定”,全国11亿人口被搅得不得安宁。我只知道旧社会才有冤屈,没想到现在的冤屈更不少。给善良的人硬加上所谓的 “邪教”、“非法组织”的罪名而肆意抓人,那些罪犯你怎么不抓,偏抓这些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呢?

孤独的日子开始:早上4点,我在朦胧中醒来,听到几个人的声音,最后是一阵车声,妈妈走了,一直盼到晚上,睡觉时还没来。今天又过去了还没有消息。没有妈妈的日子没有了欢乐,没有妈妈的日子没有了温暖,没有妈妈的日子多了些牵挂,没有妈妈的日子多了些孤独。吃饭时看着空着的位置少了胃口,洗澡时自己搓背,记起了妈妈给我搓背的情景……

妈妈坚持,我相信你一定能度过这一关的,我在家里等着你!

这几天爸爸也变得少言寡语、寝食难安,今晚他也不回来了,盼你们早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