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师父就在身边慈悲的呵护着我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我是锁着修的弟子,看不见任何景象,可是我能深深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近一段时间由于忙于家事,在学法、讲真象、发正念三件事上做得少了,看见同修的体会自己也很想写出来,可迟迟拿不起笔,总是一拖再拖。我知道这是旧势力、黑手、烂鬼的干扰,不让我提笔去揭露它们,同时还出现身体的不适(象病业一样)。

几天前,我姐来电话说要到她女儿这儿来,因我在她家带孩子。姐姐也是大法弟子,我俩一见面她就说你回家“改字”去吧,“首届大陆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把你受迫害的事情写出来,是在法正人间之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整体提高的一件大事。

我突然一惊,她怎么知道我的心事呢?马上我就明白了这是师父在借她的口在叮嘱我要马上写稿不能再拖了。当时热泪盈眶,连声说:“我写!我写!……”。她还说没来之前她心里很烦,有非要出门的想法,感觉到我身体很累,需要休息、学法。确实是这样,正好她就来了。大法弟子是个整体,我又一次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就在我身边。

记得2001年元月份到北京去上访,刚走到广场边,便衣、警察就围上来要看身份证,问法轮大法好不好!我千里迢迢去北京就是要证实大法好!师父好!当时马上回答说:“法轮大法好啊!”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往车上带,到了车上就受到拳脚相加遭遇,凶神恶煞的警察嘴里一个劲的叫北京的警察好欺侮,你们都上这儿来……。后来在非法审问的时候听它们自己说已经有几个月没休息了,把怨气都发到大法弟子身上,却不去质问邪恶之首江泽民,其受毒害之深就可知了。

车开到天安门公安局,叫大家下了车,然后一个一个叫到房间,问从什么地方来的,说出地址的马上就被驻京的地方警察带走,没有说地址的就被转到地下室一个铁栏栅关起来,那就是地狱的感觉。我被关進去时里边有很多同修,大家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清白的!”每来一个同修大家就掌声鼓励。铁栏周围也挂上了同修带去的横幅,同时齐声背诵《洪吟》,有一种气壮山河,威震天地,捣毁一切邪恶的气势。两种同时在眼前发生的感觉,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是首都北京。

我少年时代正遇上文化大革命,到北京是串联,到处是大字报,打倒走资派。三十几年后我又到北京,是为了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和更好的人,被关入北京公安局,一个公民信访自由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还有宪法和法律吗?

为了信仰自由,为了公民自由权,我抗议它们的暴行。我就绝食,不配合它们任何的审问,为不给以后的生活带来麻烦,当时牢记师父说过这样的话:“我要就不说,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问到敏感的问题,我就说:“我不能说,我不能告诉你”等。两天两夜的不吃不睡还要斗智,神经弦拉得紧,到了晚上,不法人员把我的手铐在沙发上怕我跑了。当时我想,我又不是犯人,凭啥铐我,手铐真的就不起作用了,手可以自由出入。守夜的警察看见了也当没看见似的,因为我在对他讲真象、洪法。他很受感动把地址留给我了,要我出来以后给他通信,当时这个环境能这样,说明这个警察是可救度的,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报平安,寄去真象资料。

不法人员们轮番的审问我。在拷打时我要求上厕所,他们都不准,小便只好拉在裤子里,当时是零下2度到零下8度,这就是人民警察对人民。不法人员吃饱了喝足了就对我大打出手,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逼在墙角上左右打脸,最后打累了要我跪下,我就是不跪。

打我的警察,就象土匪一样,没有人性,穿的是皮靴,对我双脚猛踢,抓着头发按着脖子硬是把我拽下来。快50岁的人,只想做个修炼人,就遭这样的毒打,它们是犯罪呀!可怜它们没有头脑为江××卖命。我眼泪刷刷往下流,止也止不住。有个警察说后悔了吧,早说地址免遭这份罪,我说我流泪是可怜你们这样做,你们是犯罪,我没有错,你们打人是犯法的。48小时的审问没有结果,不法人员只好把我转到房山拘留所。

在高墙铁丝网的拘留所,一个只能容七八个人的牢房关了四十几人,夜里睡觉侧着身子,一个贴一个,还有几个人睡不下只能坐着轮流睡。每个牢房都是这样,除男牢房宽松一点,听说北京的监狱、拘留所人暴满,还有许多送到外地关押。不法人员们利用犯人管我们大法弟子,真是好坏不分,黑白颠倒。

大法弟子们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还在洪法讲真象,真是撼天地、泣鬼神。可那个邪恶之首还说“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没有人性。

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弟子越来越多,每天灌食的医生、警察叫骂声、惨痛的呻吟声充满了整个拘留所,就像地狱一样。插破鼻子、气管、食管的时常发生,那个滋味是很难受的,血和盐水反吐出来,反抗的人就几个医生、警察压着强行灌。我呆的牢房里有个弟子就是因为反抗,戴上了脚镣手铐,几十斤重,每天只能坐着,这是给死刑犯用的刑具都用在大法弟子身上。

在正念正行中的大法弟子不畏强暴,坚持到底。拘留所怕出人命陆续开始放人,最先放的是戴脚镣手铐的弟子和几个绝食的弟子。第一次放人后隔了一天,整个拘留所出现一个现象,绝食的弟子都出现不好的症状,白天把她们送到医院检查,到了夜里又有人昏死过去,送医院挽救,医生说再来晚几分钟就有生命危险。整个晚上拘留所没有安静一下,刚下班的警察又叫回来了疲于奔忙在各个牢房、诊室、医院。天还没大亮,整个拘留所又闹开了,楼上楼下男女牢房都报告说厕所堵塞,不能方便。各种因素促使它们放人。我也是被放出其中的一个,当时我绝食6天,被灌食3次。每次灌食我就默念师父,请师父加持,不要这些脏东西,要堂堂正正的出去,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并主动出击。我告诉管我们的犯人说,如果我死了请把我尸体丢到渤海去,让我的海外亲人能看到我,去控告它们,至于家里人我留了条子,十天不回家就去告状,说北京迫害死了我。说完后那个犯人马上就去报告了,不一会儿她就回来说:王教员要找我讲话。这是我预料中的事。

我心里很沉着,在这个犯人的扶撑下,去见了王教员,她例行公事的问了些问题,最后说你为什么到北京来。我拼足了劲说:“中华魂之地悟道得道。”当说这话时那声音象是从天边传来,洪大震耳,心里空荡荡的,就像兑现了誓约一样坦荡清心。同时也看到那个王教员态度反常,没有开始时那么嚣张了。我也感受到马上我就能回家,这就是我深深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我怎样在交考卷一样。

第二天果真放了我。在放人点名时,第一次没有我,我也不动心,只在心里说,师父,不管我能不能出去,我都要坚持到底,堂堂正正回家。就是到最后还有一点考验。第二次点名照相就走人了,才有我的代名。在照相时,我发出一念,照不出来,当时还不知道用功能,只想着师父在管我,啥也不怕,就这样正念正行闯出魔窟,回到正法的洪流中。

九天时间我就回家了。写到这里,我想给关在狱中的同修说句心里话,不要消极承受迫害,这是师父不承认的,只要心里坚定,信师信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个人体悟,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