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领馆前的修炼经历:在证实法的路上


【明慧网2004年6月21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大家好!

我代表多伦多领馆前和平请愿的同修,向大家汇报一下几年来修炼的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自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开始进行疯狂镇压以来,多伦多同修在领馆前展开了各种助师正法活动,从静坐,绝食请愿到新闻发布会,从昼夜集体发正念到烛光悼念,从公审江泽民到酷刑演示, 在另外空间都是一场场的正邪大战,在人这里表现的也是轰轰烈烈。在这其中不被人注意的,却有许许多多同修共同参与的,从开始到现在一分一秒都没有停止过的就是在领馆的和平请愿。这件事做起来很简单,简单的好象只是在领馆前站一站,发发资料,不需要英文怎么好,更不用什么技术,简单得我们自己都叫他是“领馆值班”。

2001年7月,江氏集团加紧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手段越来越残忍,他们的暴行激怒了多伦多的同修们,一位西人女同修率先到领馆静坐请愿,接着一老一小华人同修,和其他同修也先后加入进来,继而是绝食请愿。同修们悟到,在领馆门前应该时时刻刻有我们站在那里,窒息邪恶,铲除邪恶,救度众生,邪恶的镇压一天不停止,我们一天也不停止在领馆前的和平请愿。

从2001年9月到现在,多伦多的同修们先后参加这项活动的有80余人,总共达到一万余人次。年龄最小的是中学生,最大的有75岁,老年同修所占比例要大一些, 就这样不分昼夜,不管严寒和酷暑,大家坚持在领馆前洪法、讲真象、揭露邪恶,迄今快三个年头了。

领馆,有人把它比做北京的天安门,是另外空间邪恶在海外集中的地方,只要我们站在领馆前,就是在窒息邪恶,铲除邪恶,这是邪恶最害怕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坚持不懈的原因。

我们体会在领馆前的和平请愿,就是铲除邪恶的过程,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过程,是个人修炼不断去掉执着,端正心态的过程,是不断的在总结经验和教训中锤炼自己的过程,是弟子证实法的过程。

一、端正心态 纯净自己

以什么样心态站在领馆前?为什么要站在领馆前?只有我们站在法上提高认识,不断端正心态,排除干扰,纯净自己,才能把洪法,讲真象做好。

几年来,同修们磕磕碰碰,一路走了过来。开始的时候,有的同修有各种顾虑,对邪恶的残暴罪行,不敢大声讲,也不好多讲,怕对方听了心烦;若对方稍有不愿听的表示,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缺乏智慧;有同修在发资料时,手都在发抖,不好意思,有怕心;看到对方态度冷漠,或者有意躲开我们绕道而行的,有的同修就认为这种人不可度;有的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方法显得简单生硬,认为我们为救度你们来的,用这种心态对待常人,表现急躁,认为资料发的越多越好,发的资料对方就应该要,强迫人家接受。

在实践中同修们不断的修正着自己,通过不断的学法,以及同修之间的交流,去掉执著,加强正念,这次没做好,下次做好,大家体会到,当我们的心态纯净的时候,心中充满慈悲的时候,讲真象的效果就会好。

当一个小伙子对一个站在雪中的老大妈没好气儿的说:“你站在这干什么?”“我就在等你啊!”大妈只是发自内心的一句话,就融化掉了一切,小伙子一句话没说,接受了大妈手里的资料。

到领馆来办事的人,什么样的都有。不了解真象的人,对我们有冷嘲热讽的,有当面谩骂的,在这种时候你的心态还纯不纯,正不正,其实都是对我们的心性考验。有人以为我们是被雇来的,为了赚钱而发资料,一次一位中年人直接了当的问我们同修,你们站在这不累吗?美国每天给你们多少美元,是三十还是五十?同修回答:“我们是修真、善、忍的,一要做好人,二不说假话,没有收过任何人一分钱,都是自愿来的。自己掏钱买车票,印资料,是为大陆同修申冤,揭露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同修平静的回答了对方的疑问,这位中年人听完解释后,默默的走了。

师父在《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我跟大家已经讲过了,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

二、灵活多样 讲清真象

师父讲:“我一再提出:在常人社会中修炼的要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修炼与工作》)如何唤醒常人,让他们从在迷中被麻木着的状态清醒过来。首先我们的言行,要让常人能够理解,用对方能接受的方式启发他们的良知和善念,认清江氏邪恶集团的造谣欺骗;常人是最容易被情打动,那么我们就利用这个情,去关心他们感化他们,用聊天的方式向他们讲真象;常人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是很敏感的,他们有的受骗太深,有的即使想了解我们,但又怕失掉眼前的利益,而不敢接触我们。那么我们就不能生硬,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

通过我们的行为打动他,当他从你身边经过时,我们微笑向他点点头,或者说声礼貌性问候,会有不同的效果。给他资料时就愿意接受,我们说的话也就能听下去。

我们同修中,有一对老夫妇为了给来领馆办事的人提供方便,对领馆周围环境做了了解,如地铁站、汽车站、照相馆、邮电局、公用电话、餐厅、咖啡店等都在什么地方。若有人来问,就耐心的告诉他。他们来之前还准备些零钱,见到那些来领馆办事,在路边存车又没带零钱的人,就主动过去帮助付上。并且提示停车的具体位置,免得被罚款。常人就会很受感动,无形中拉近了相互的距离,他们自然的就能认真听我们讲真象,也就自然的接受我们的资料了。

一些常人受谎言欺骗宣传的影响,对法轮功的认识模糊,他很想了解真实情况,但又被观念障碍着。这时候讲真象就要巧妙。有位中年男子站在画板前,指着因不放弃修炼而在北京被迫害致死的王丽萱母子俩的画像,问道:“这是真的吗?”在场同修回答:“是真的。”他摇摇头,不肯相信。同修继续说:“你愿意把你的爱人和儿子去做这样的酷刑表演吗?”他说:“不行,绝对不行。”就这一句话,就找到了切入点,他刚从大陆来,他没学法轮功,却也被洗过脑。当他认真听完法轮功被迫害镇压的情况后,连连点头,两眼含着泪水和我们握手说:“你们就在这展览,发资料吧,我姓曹,我信了。”

一位开垃圾车的华人司机经常经过领馆,常与同修聊天。他看到我们一言一行,了解我们都是好人,很受感动,经常给同修送热咖啡。逐渐的他知道了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就这样他学会了炼功,并且一直坚持下来。后来有好长时间见不到他了。有一天同修又见到了他,他告诉同修,在他身上出现了奇迹。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他工作的时候从车上突然掉下来,摔成颈椎骨折。医生讲:“即便是治好了,不是全身瘫痪,就是半身瘫痪。”可是没过多久他痊愈了,没有出现任何后遗症 。医生说这是个奇迹,他自己也感到是个奇迹。

还有一些受谎言与仇恨,欺骗宣传受害极深的常人,开始对我们的态度很不友好,见到我们气不打一处来,说一些骂人和难听的话。更有甚者,接过同修送的资料看都不看,当你的面扔掉,或者把资料撕碎扔掉。同修遇到这种情况,并没有被对方的情绪带动,而是不动声色,机智的转变话题,讲江泽民如何出卖国土,大陆的贪官污吏,失业下岗,强拆民房,人们道德水平下滑,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等。引起对方的共鸣,态度逐渐平和下来,觉得我们说得对,表示也有同感,同修就建议他多看看我们的资料,多了解一些情况。

通过讲真象我们看到很多常人在觉醒,但还有很多人受谎言毒害很深,我们深深感到我们的责任重大,我们必须正念正行,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三、揭露邪恶,铲除邪恶

近三年来我们一年四季一天24小时,坚持不懈的在领馆前讲真象揭露邪恶迫害,人们在看着,也在思考着。

一方面,我们的行为感动了许多到领馆签证或办事的人以及路过的行人。他们开始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赞成到支持,从陌生到朋友。从回避到主动上前打招呼,有的举手敬礼或者双手合十表示问候。附近社区居民或开车路过的陌生人,送上一束鲜花或一杯饮料。他们用这种方式表达同情和支持。

另一方面,领馆中的坏人看到越来越多的世人了解了法轮大法,支持我们的正义呼声,他们对此并不甘心。领馆实际上,早已成为江魔头和610办公室伸向海外的打手,他们不断制造事端,煽动仇恨,宣传谎言,编造谎言。他们派出便衣特务到议会、社区进行骚扰破坏,造谣挑拨我们和社区之间的关系,制造仇恨。

最初,领馆看到我们天天在门前,向来往的人们讲真相揭露邪恶,感到非常不舒服,就利用给花浇水的机会,明目张胆向同修身上浇水。还有我们在领馆前草坪边炼功,发资料,他们采取扩大草坪,竖起篱笆,把我们推到人行道边,来干扰破坏我们的活动,企图把我们赶走。同修坚定正念不为这种丑恶行为所动,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什么目的也没有达到,只不过是一场又一场恶作剧而已。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进,世人在觉醒,领馆里的人也在变化。曾经有工作人员走过坐在那里请愿同修的身边,同修向他们微笑时,他们也回以微笑,当同修对他们说你们好时,他们停下了脚步并连连笑着点头,觉得很开心。

一位同修在领馆前发资料,看到领馆里面一个工作人员正在给花浇水,同修马上要把画板拿走,这个人小声说:不要拿了,我不会浇上的,于是从里边出来,背对画板浇水,还向同修点点头,我们同修说:你真好。他微笑着,浇完花就走了。

师父讲:“由于世人的觉醒,目前邪恶制造的这场迫害也就越来越难维持了,在世界上它们在失去邪恶能够行恶的环境,在中国它们也失去了他们行恶的环境。” 领馆里的人不是铁板一块,邪恶还是少数,多数是被谎言蒙蔽,或是为了自己的生存和利益,不得不为江氏集团卖命。我们只有做的更好,才能唤醒他们沉睡的心灵。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虽然旧势力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它们在三界内安排的东西还在发挥着作用。”

领馆内江泽民的帮凶们企图混淆视听,在馆内展出了大量,胡编乱造,仇恨污蔑谎言性的图片,内容十分恶毒,使不少人上当受骗。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我们讲真象的难度,这说明揭露邪恶的重要性,只有继续不断的揭露他们,人们才能看清邪恶的真面目。虽然邪恶已经很少了,但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丝毫不能放松。只有不断加强正念修正自己,时刻站在法的基点上,去掉执著心,防止黑手、邪恶钻空子,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才能彻底铲除邪恶救度众生。

四、正法与修炼

在将近三年的日日夜夜,同修们不管寒风刺骨还是烈日当头,不管大雪纷飞还是阴雨绵绵都坚守在领馆前,在铲除邪恶,救度众生中,用这种方式证实大法。修炼也自在其中。

有一对老夫妇,家住领馆较近,这样一来,除正常到领馆洪法、讲真象外,老俩口还承担了替同修值班的任务。有谁因事不能来,他们就来代替。常常是上午去过之后,下午还要替同修值班。

有时从领馆刚回到家,端起饭碗还没吃上两口,就接到电话,放下饭碗就立即动身去领馆。这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两位老人毫无怨言。一位60多岁老年同修从开始在领馆洪法、讲真象时起,直到今天,风雨无阻,每天在上午10点以前赶到领馆前炼功,发正念,自动担负放炼功录音带任务。接着12点前赶到中区唐人街,接画板,发资料,一直到下午三点才能回家。一路上带着大包小包,到家已经很晚了,天天如此。

上夜班的同修参加值班,比较辛苦,难度也大一些,尽管如此,他们都能按时到达。一位上班工作的年青同修,午夜十二点下班,不回家,直接到领馆门前,一直到早八点。几乎一夜不能睡觉,从来没有因此提出调整班次。有些年轻同修很辛苦,他们白天要上班、打工、上学甚至要照顾孩子,但是他们都能克服这些困难,利用上学或打工的间隙,坚持来领馆。

一位老年同修主动担当起安排值班的工作,而且是几年坚持下来,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如果有同修因为有事情无法去领馆, 她就要找别人代替,而她自己经常就是那个替别人的人。 在排班时,她考虑的因素很多,同修的年龄,有没有车,家住的远不远,地铁有没有开,天冷还是热。

几年中,我们天天在领馆门前活动,难免对周围邻居的生活带来一些影响。有个别人时不时的对我们有意见,经过解释和讲真相,态度有所转变。 为了与周围的邻居进一步搞好关系,更是为了让他们了解真象,有位同修发动大家做莲花,作为礼品,对他们的支持表示感谢。很多同修参加叠莲花,共做了400朵莲花。组织几位同修,分别到领馆周围居民家,送上真象资料和莲花,受到了居民的欢迎。

据一位同修的女儿讲,她的老师就住在领馆附近,一天在课堂上,老师拿着一朵莲花说:“这朵漂亮的莲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送给我的,他们几年来一直在领馆前进行和平请愿……,来,我来教你们做莲花。”一朵莲花让孩子们知道了法轮大法好,净化了小小的心灵。

西人同修加入洪法、讲真象的人数在逐渐增多,西人同修讲真象比较灵活,给讲真象带来了活力,由于他们加入,西人和会讲英语的华人愿意同西人同修沟通,没有语言障碍,也愿意接真象资料,讲真象的效果比较显著。

有很多同修在对待领馆门前和平请愿,发正念,炼功等问题的心态到位,他们在正法与修炼中不断的去掉自我,去掉执著。有的同修平时在修炼的过程中,表现很平和,很少讲话,他们也很少在会上发言表态,也讲不出什么大道理来,也没提出过什么困难和要求。凭着对师父的敬仰,对大法的坚强信念,在正法时期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情,走着他们自己的路。当然有时也有正念不足,执著的地方也被黑手钻过空子,被干扰过。但他们知道正确对待,用很强的正念铲除了黑手与邪恶的干扰和破坏。

正法已到最后了,黑手、邪恶还在疯狂的挣扎和暴露它残暴本性,铲除邪恶,救度众生的重任丝毫不能放松。我们的任务是很艰巨的,要不断加强正念修正自己,时刻站在法上,除掉心性的不足,防止黑手、邪恶钻空子。要心态到位,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

大法洪传已12年了,我们能与师父在一起正法,是我们的偏得,是我们的荣耀。师父领着我们,提醒着我们,归正着我们,我们才一步步走到今天。千万年都没有过的机缘啊,让我们认真做好三件事,铲除宇宙中一切邪恶与黑手,让所有众生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完成师父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

(发表于2004年加拿大法会,蒙特利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