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调遣处和北京女子劳教所见证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北京大兴调遣处和北京女子劳教所两大魔窟,是摧残人的意志、残害人的肉体的集中营。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只因为做好人,对社会负责,对他人负责,为了向民众讲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象,而被非法关押在那里。

一进调遣处就会被一群穿黑警服的“恶狼”扑来,按倒在地踩着,他们全副武装,掂着警棍、电棍站在两旁,怒吼着,辱骂着,逼我们抱着头(两手指交叉,低头抱着后脑勺)。抱高了不行,抱低了也不行,一定要抱着后脑勺,否则啪啪的电棍就在头上响了。两脚尖叉开,脚跟相并不能离地,两肘还要夹在两腿间,很难受。稍有不如恶警之意,或承受不住的姿势出现,拳打脚踢、电棍、橡皮棍就来了。这是人人都要过的第一关,善良的老太太们还是第一次见识,何况十八九岁的孩子们,全身哆嗦,神情恍惚,不敢见人,哭着要妈妈、要回家。

调遣处的房间既是卧室,又是学习会议室,又是工作间,十二个人的铺位,住着十四五个人,最多十七人。十二个人睡上下床,地上睡四人,还有一人值班看管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常常因为熟睡不自觉弓腿而被值班人打醒,说是在“炼功”。劳动强度极大,每天包“消毒”筷子十七八个小时,还有数额限制。完不成任务,睡觉更少了。还要承受恶警无端的辱骂和其他罪犯的任意欺辱。

例如:吸毒者命令有高职称的受人尊敬的老师、医生爬到床下擦地,还踢她们的臀部取乐。吸毒者栾莉是“班长”,在集体房间里拉屎拉尿,叫近六十岁有高度近视的郭淑敏给她擦地上的屎和尿。

寒冷的十二月,阴风呼啸着,四、五点钟集合操练,有的外地人不能与家人联系,没有棉衣毛衣,穿着单衣服接受训练,六、七十岁的老奶奶家住农村山区,从来都没有操练过,动作很不协调,是恶警耻笑谩骂的对象。谁要互相帮助、出现关爱的眼神都要被恶警和其他犯人们骂的狗血喷头。整天低头抱手,走直角不能正眼看人,不能环视左右,不能站门口,不能站窗台,不能说话,不能这,不能那,比机器人还僵直。

大兴县的法轮功学员马秀云三十四岁,因不写保证,坚持修炼,被关在调遣处女子大队二楼一个没有暖气的仓库里,开着窗户、赤着脚捆在床上或吊在床上,不给吃喝,不许大小便,还打的死去活来。听着惨叫就使人心碎。为了不让她死,恶徒们象征性喂她口干馒头;为了让她“转化”,逼她把大小便都积存在自己的裤裆里。吸毒者说:“这是清醒她,臭她,承受不住自然能转化。”一周后,才把她放到水房,扒光衣服冲洗。手脚肿的发亮,不能行动。还要给他们干活。大家偷偷给她御寒的衣服、新毛线袜子被吸毒者占为己有。法轮功学员带的牙膏、肥皂、洗头水、卫生纸、卫生巾等日用品被警察和犯人没收或霸占。

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孙力三十多岁,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经过法轮功修炼以后,再障好了。孙力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拘押在调遣处,大队长王超(女恶警)无端的关她禁闭一天,拳打脚踢她,不给吃喝,罚她“蹲”,罚她在禁闭室“飞”,还性骚扰,无耻的在她身上乱摸,触敏感部位。

北京法轮功学员马子英,五十多岁,身高一米七,能歌善舞,说话很幽默。一天在二楼大厅干活,排队上厕所,在众目睽睽下,恶警国林娜突然给她几个大耳光,说马子英走路不低头,看着她。

北京海淀的熊伟(后来在新安劳教所四大队)被恶警强词夺理,罚“报告,到,是”蹲起500个。

在女子劳教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因为晚间睡觉,床头放一小手绢也被四队大队长李继荣、刘秦珍惩罚,大会点名批评和扣十分。正常脸盆摆放,不合恶警张淑贤之意,强行逼迫她写检查道歉,在全大队集会上“检讨认错”。

法轮功学员刘桂平三十多岁,北京人。在超负荷的体力劳动迫害下心力衰竭,送医务室急救,马上做了五遍心电图检查和其它检查,并服药观察两小时,第三天再求诊复查。每次服药7-8种,一大把,都是降压药和保护心脏的。当天晚上狱医巡诊,说:“你没有病,没事。”(怕病人紧张,宽慰病人的语气和语调)值班的警察李子平(她是管班队长)就说:“大夫说你没有病,你是装病,给我写检查。”事隔一天去医务室复查,又做三遍心电图对照,照常吃着一大把7-8种药,还要参加劳动,还要写吃药没有病的“检查”。

是凡五十岁往上、在调遣处和女子劳教所的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便秘,一因喝水少,十几个人两盆水,七八个法轮功学员只喝一小盆水。每人1-2口就没了。二是吃蔬菜少。三是没时间大便,排着队等候上厕所,往往还没上完,警察就催着出来。主要是紧张内分泌紊乱造成便秘、落发(斑秃)、高血压等。

仅女子劳教所四大队每次服药的就有二十七八人,多者三十多人。说梦话、在梦中喊报告、答到、哭的、骂人的、训人的、惊吓的、梦游等现象天天有发生。

被关押在女所四队五班的法轮功学员赵晓华,三十多岁,北京崇文区人,经常被夜间毒打,惨叫声全层楼都能听到。六班的法轮功学员刘秀平三十多岁,大学生,甘肃兰州人,曾被李继荣在队部毒打。恶徒张小杰辱骂大法师父,辱骂刘秀平很难听,班长陈丽丽突然精神质似的骑在刘秀平身上殴打她,打的她脸颊红肿,全身青紫。

女子劳教所集训队更加阴狠。坚持信仰大法的杜荣芬,三十多岁,河北景县人,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柴国为首的护卫队数名男恶警在集训队小院一起电击,惨叫声使听者呕吐、尿失禁、发抖。然后关禁闭十多天,不让法轮功学员接触。

这样的实例太多了,举不胜举,回想起来,伤心难受。揭露出点滴,以痛斥江××黑手和死心塌地被它利用的毫无良知的打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