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北京劳教调遣处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21日】我是山东省莱西市一位大法学员。自1999年7.20以来,我因到北京上访,中途被公安抓回当地非法行政拘留2次共30天,非法在收容所关押3个多月,罚款5000多元人民币。

2000年6月17日我再次到北京上访,听说北京信访局周围全是各地便衣公安,一听说是法轮功学员马上把你抓走,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我于19日上午到天安门城楼上打出了“真善忍”横幅,并喊“法轮大法好”。当时不知从哪儿冲出了三、四个便衣警察,对我拳打脚踢,其中一个警察一拳打在我的左眼上,致使左眼肿胀、疼痛不敢睁眼,视力模糊不清,随后将我拖下城楼,再拖上面包车带至天安门广场派出所。

派出所里非法关满了大法学员,其中有一位女大法学员正在受酷刑折磨,头发凌乱,被恶警用绳子将手脚反绑在一起,只能用头和双膝支撑整个身体,不知绑了多长时间,手脚发紫。这位女学员面部有挨打的痕迹,脸发青,嘴里堵着一条毛巾,其状惨不忍睹。我被强迫带至屋里录了像,然后被带至派出所一个朝阳面的院子里,里面也关满了大法学员,约150人左右。有一位男大法学员要求还大法、还我们师父清白,无罪释放我们,被冲上来的恶警打的鼻口流血,在我们共同制止下恶警才没有大打出手,灰溜溜的走了。

被太阳暴晒一天的我们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饭,下午约5点左右,陆陆续续被带走,说放我们回家,实际上是把我们分别送進了北京各大看守所。我被送進朝阳区看守所,这里非法关押的大部分是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我刚一進门就受到了侮辱人格的脱光衣服的搜身检查,我以上访无罪拒绝回答我的姓名和地址,并以绝食形式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绝食到第三天时,狱警带几个女犯把我强行拖到一间屋里,说给我灌食。然后由两名男犯将我摁倒在地,把住手、脚、头,由两个女犯拿着很粗的管子,强行从我的鼻孔往下插,憋得我喘不上气来,双眼直流泪。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面对这种场面非常震惊,人民政府怎能这样草菅人命,何况是一个无辜受冤的人?!叫那些根本不懂医学常识的犯人操作非常有生命危险的插管技术,怪不得有多位大法学员由于犯人不懂,误将胃管插入气管,然后再将食物打入气管而引起窒息死亡。据说朝阳区就有两位大法学员被这样迫害致死。

7月15日,一位警察把我从监狱叫出来说:“关于你反映的法轮功问题我们已经向上级领导汇报了,你说出你的地址和姓名来,我们叫当地公安把你接回去。”就在我说出姓名地址的第二天,接到了劳教判决书,我被北京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非法劳教一年,警察再次欺骗了我。

7月18日上午10点左右,我被送到北京劳动教养调遣处(别名“严管处”)。刚進大门就听见一声吼叫:蹲下低头!而后就听到嗞嗞的声音,我才知道他们用电棍电我头和后颈部,叫我不要抬头,要低头走路,眼睛不能到处看,否则就用电棍电。然后,再次接受侮辱人格的脱光衣服搜身检查,蹲在烈日下暴晒1-2小时,有的人经不起折磨而晕倒在地。这里劳教的96%以上是法轮功学员,一个屋里只有两、三名吸毒、卖淫、抢劫等其它类女犯,她们成了变相的“警察人员”,成了警察的眼睛、耳朵和打手。警察吩咐她们看管我们,警察任命她们为班长,这样就更助长了她们的劣行,经常到警察那里打小报告,撒谎,陷害我们。

有一个叫常玉芬的女犯,为了减刑提前释放,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大部分法轮功学员都挨过她的打骂和体罚,警察给她撑腰。调遣处还给我们法轮功学员制定了一系列非法政策,不许炼功,不许说话,脑子里不准背法轮功的书,不许闭着眼睛,让我们长期坐在小凳子上不能动,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及读诬蔑法轮功的报纸。

有三名北京法轮功学员:张丽芳、肖雪、雷英,因用绝食方式抗议这种非法精神摧残,被恶警叫到禁闭室用电棍电的脖子,面颊部起了很多水泡。西安法轮功学员伊海兰,因坚持要炼功,被女犯常玉芬和恶警绑在硬板床上,手脚用铐子铐着约20天,头顶部叫女犯常玉芬打的留下一个大疤痕,很明显,身体被她们摧残的极度虚弱,有时上厕所还得两人搀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都是由调遣处的沙队长负责直接指挥,甚至学员的眼光和她的相触,都会招来打骂或体罚。

我在调遣处整整呆了100天。为了强迫我们放弃信仰,恶警强行洗脑,每天睡很少的觉。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非常多,调遣处的床铺不够用,晚上就在地上放些铺板叫学员睡觉,白天再搬走,很多学员热的身上起了痱子,有的因长期不洗澡身上长疥疮。为了迎接上面领导检查和参观,介绍她们迫害我们的邪恶经验,叫我们穿着厚厚的劳教服;等领导走了,马上叫我们脱掉劳教服,只准穿文胸和内裤,为了不让我们高温中暑。炎热的夏天还限制我们喝水,每天只许我们喝两、三次水。我们屋18人总共才给4小铁碗水约5斤,还得先让这几个女犯喝,到了我们这里每人只能喝几口。警察知道我们渴得厉害,上厕所或洗漱怕我们喝生水,就自己或叫女犯在窗外看着,却假惺惺的说怕我们喝生水拉肚子生病。我们屋里有三位学员因缺水、炎热出现虚脱现象。其中北京密云的王秀华,在当地被公安人员折磨的身体非常虚弱,再加上缺水,一天中午晕倒在地,警察才叫人去倒了一碗水。王秀华不忍心自己喝下一碗水,还剩了些给几个年老体衰的学员,那还得偷偷的不能让警察和女犯看见。之后警察叫我拿脸盆接点自来水给王秀华洗洗脸,就这样的水学员还都偷偷的喝了。

整整一百天我被折磨得全身起了痱子,奇痒,加上热得晚上1点多钟才能睡点觉,因不能洗澡,身体脏得自己都能闻到酸臭无比,身体由原来的140斤瘦到不足110斤;因精神高度紧张,内分泌功能紊乱,4个多月没有月经,头发脱落很多;由于长期低头坐小凳,腰部和颈部僵直,酸痛难忍。北京有位学员65岁,她和两个女儿都有先天性心脏病,通过修炼大法痊愈,她和两个女儿因为师父为大法上访,都被非法劳教,因长期坐小凳,她的下肢浮肿肿胀的穿不上鞋。因我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我的家人千里迢迢到调遣处去看我,恶警不让见。由于我的衣服没捎到,10月底,我只有一件单衣服,冻得嗦嗦发抖。

10月28日我被送到了北京新安劳教所,到了这里才知道这更是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真是一个比一个邪恶。管教轮番找你谈话,软硬兼施,为的就是让我们放弃修炼。这哪象人民警察,人民警察维护的是正义而不是权力,可这种正义在权力和个人利益面前变得那么脆弱。然后由两个吸毒犯包夹,24小时看管,不让睡觉,再由犹大做思想工作。

在江氏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五年当中,越来越多的世人通过法轮功学员讲真象,认清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本质,江氏操控下的媒体报道的所有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一切皆是谎言。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犯下的罪行滔天,罪责难逃。江泽民与其追随者已在多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被起诉。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希望还在追随江氏集团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之徒赶快醒悟,停止迫害,将功补过,否则下场同江××一样可悲。

写出我受迫害的亲身经历,来揭露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以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